刘备所说,基本都是真话他确实是当初从熹平石经上联想到印刷术的

来源:米小虾话历史 2018-12-01 13:30:49

刘备所说,基本都是真话他确实是当初从熹平石经上联想到印刷术的。而且拓印就是从有了石经之后才出现的。 汉代以及汉代以后的士子,为了观摩石经,于是灵机一动,发明了拓印之法。然后数百年后,渐渐发展成为印刷术。成为华夏享誉世界的四大发明之一。 印刷术与拓印出现之前,化的传播、明的传承,主要是靠手抄的书籍。纸张没有出现之前,则是刻在木片和竹简之上。这样的方式,既费力费时,又容易有错漏。既阻碍了诸子百家的发展,也为化的传播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为什么儒家纷争多,流派多,还不是在各自学习的过程中,所看到、所学到的书籍版本不一样?错漏一字或数字,意义可能便会完全不同,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可以说,拓印熹平石经的举动,为印刷术直接指明了方向。刘备甚至怀疑,只怕早就有人比他先想到印刷术。

只是奈何人力物力之艰难罢了。当年刘备想到印刷术后,一直便想要把这门工艺给拿出来。因为他实在受不了他看书时,字迹或大或小,或整齐或凌乱,或美或丑……别扭得很。 不过,也确实如他所说,一直没有一个稳定安逸的环境,让他专心搞这个。其实有了印刷术这个想法,施行起来一点也不难。如今刘备有了地盘、有了人和钱粮,于是,改良数次后,直接越过雕版印刷,活字印刷横空出世。 在纸张出现数百年,经过蔡伦改革新的造纸法,然后又有人不断改良的情况下,印刷术的出世,代表着汉明的又一次飞跃。这次飞跃,因为刘备,而比原本历史上,要提前了数百年。 诸儒欣喜激动完后,齐齐向刘备一礼,长躬到地。刘备正自得意,却被诸人如此一来乱了手脚,连忙起身相扶,开玩笑,老师和岳父都在此列,这简直就是失礼。 郑玄固意道:“玄德,以汝印刷术之功德。

当得我之拜也。” 众人连声称是。卢植起身后,居于郑玄之侧,越看这个女婿,越是满意。心情激荡之下,高声道:“玄德,速速上酒来,老夫今日,欲与诸贤不醉不归!” 众人齐称善:“妙哉!不痛饮无以慰此心怀!” 众老头推杯换盏,大醉一场。 第二日,刘备率了荀彧等,陪同郑玄一行参观印刷工坊。工坊惯例安置在军营中。郑玄等人兴致勃勃的看着匠人们有条不紊的裁纸,排版,印刷,装订……转了一大圈下来,郑玄看着那印刷用纸,双目放光,道:“玄德,你这纸,似乎有些不同啊?” 众人闻言,齐齐围了过去,接过郑玄手中的纸张,在场诸人都是纸张的消耗大户,稍一上手,就感觉到了不同。此纸洁白如雪,柔软细腻,厚薄均匀,一看就质量上佳。比起之前市面上流行的纸张来,又有不小的进步。 众人齐刷刷的又看向刘备,想不到这位年纪青青的州牧。

不但捣腾出匪夷所思的印刷之术,还把纸张的质量也改进了,格物之术就如此厉害? 刘备见众人看向自己,不由笑道:“诸公,此纸却非我之功劳。功臣另有其人。”说完与荀彧低语一声,便见荀彧到了那繁忙的工匠间,唤了一人过来。 待到近前,众人望去,只见与荀彧前来那人,约莫五十余岁年纪,发须花白,其貎不扬,一身粗布短衣,发鬓散乱,前襟上点点滴滴,都是湿痕,来到众人近前,随意一拱手,道:“主公,唤老夫前来何事,老夫试验正在紧要间,等闲不得空。” 言下之意,有事快说,没事我就要走了。 众人瞧得有趣,区区一介工匠,竟然敢如此和青州之主讲话,真是奇怪。刘备也不恼,技术宅他又不是没见过,大抵都是这副德性。 于是刘备笑着向诸人介绍道:“诸公,此人乃是左伯左子邑,我青州东莱人士。其一生致力于改进纸张质量。

经过无数次的试验改造,终于研造出新纸。此纸洁白、柔软、光滑,书写不留墨,妍妙生光,乃上上之品。此纸我将定名为左伯纸,待工坊扩大,生产稳定之后,将投向市场,供给千万士子!” 左伯不但能造纸,一手隶书也是写得极为传神。虽然饱读诗书,却因醉心于改良纸张,而绝迹仕途。左伯刚把纸张改良的技术研究得七七八八,欣喜若狂的时候,辽东公孙度打过来了。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在家仆的护送下,带着妻儿老小逃命。于路途之中,为刘恪军所救。自此在青州安顿下来。 刘恪在与左伯家人交谈中,知道左伯之能,便向刘备禀报。刘备得报大喜,于是连忙着刘恪上门拜访,欲聘其为自己造纸工坊的首席技术官。结果左伯傲得很,自己好歹也是读书人,自己没事在家瞎玩可以,这叫。去工坊帮人干活那叫啥事?没得辱没了身份,不成不成!

刘恪正欲好好的劝一劝,结果左伯的夫人便出来了,对左伯又哭又骂。东莱的方言,刘备不太懂,左夫人语速又快。不过刘恪算上猜的,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大概是左伯在家几十年,专门搞技术,坐吃山空,然后又逃难到青州,老家的田地也没了。现在客居在青州,你不去干活,一大家子怎么活?难得有个做事的机会,还是州牧府的刘将军亲自上门相请,你不念着一家老小,也该想想救命之恩吧?真让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最后,左伯灰溜溜的跟着刘恪到了刘备那,一路上,刘恪脸涨得通红,真想笑,又怕左伯恼羞成怒。 左 左伯见了刘备,刘备见左伯脸色不好,倒也没多想,只是兴致勃勃的与左伯聊了聊纸张的发展,然后又聊了聊自己的印刷术。刘备具体制造工艺不知道,但毕竟见过那么多的东西。当场便把左伯给镇住了。醉心于技术的人,心思都比较单纯。

刘备只是简单的聊了聊纸质发展的工艺与方向,具体的用途细分等等,当下便坐不住了。嚷嚷着要立马去工坊。于是刘备心中一笑,命左伯为工曹掾,归邴原这个工曹从事管。然后派人带了左伯去军营中安顿…… 左伯醉心于技术,却不是傻子。刘备先是任命他为工曹掾,又另行安排宅院给自己一家人居住,送了钱粮无数。另外还提供了一份优渥的俸禄合同,缣帛上写得分明,日后造纸之收益,自己一人可得三成。如今又当着众多官员和大儒的面,直言将自己所造之纸命名为左伯纸……士大夫轻利重名,左伯没把那三成利益放心上,当然,他自己也可能不知道,这到底值多少钱。可这左伯纸三字一出,左伯心中便激动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左伯将随着他所造纸张的散播,名传四海诸州,从此天下人只要用他所造的纸,便知他左伯之名!这,这是何等的荣耀!

从此他左伯将会青史留芳,万载不朽! 左伯老脸涨红,双眼眯成一条缝,激动得连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来。连连向刘备拱手,想说什么却又讷讷:“主公,主公,这,这……”想拒绝这份荣誉,却又偏偏舍不得。 这这那那的,左伯也没说个一二三四来,刘备也知道左伯的性子,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却疏于交际。于是便一笑道:“子邑,休得多言,此份荣光,你完全当得起!” 郑玄在侧,看着刘备温润的笑声,平和的言语,不禁暗暗点头。这个弟子,谦和中正,又重视人才,自己真没收错啊。 大家逛了一圈,刘备恐郑玄年岁太高撑不住,于是在大营中稍歇。不过一干人等却是仍然兴致勃勃,激动不已。 宋衷道:“墨家虽然无君无父,但机关巧术还是很不错的。” 刘备看了宋衷一眼,心道你这话说得。墨家无可取之处,那司空和将作大匠是干什么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