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蒙古军前哨的部队与花剌子模交战,摩诃末逃离战场

来源:满身都是刺耳55 2018-12-01 13:44:37

速不台、脱忽察儿率领一支近万的部队,正在追击蔑儿乞残部,已经获胜,正在返回主力军团。摩诃末挥军疾进,迅速靠拢,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接近了以行动迅速、诡异著称于世的蒙古骑兵。这里边有出其不意的成分,但是考虑到花剌子模是全军皆在,其难度仍然是惊人的。这意味着花剌子模的军队拥有巨大的移动优势。骤然遭遇花剌子模皇帝,虽然速不台是当世名将,也不免有些惊慌。为了不影响后面的大决战,他决定敷衍。速不台宣称,成吉思汗并没有命令他与花剌子模交战,他们是为别的任务而来。摩诃末冷笑,蒙古人想骗人是可以理解的,但实在拙劣,在这里把你们截住难道还不能清醒些吗?他没再废话,直接开打。可是真的打了起来,他才知道谁是真正拙劣。摩诃末率领着花剌子模大半精锐亲征,遇到的只是蒙古军前哨的部队,居然被对方压住了狠打。速不台迅速在庞大的战阵中确认了摩诃末的中军位置,之后蒙古铁骑放任其余一切敌人,全力猛攻摩诃末本人。

这完全出乎摩诃末的预料,在他、在花剌子模、在所有稍懂军事的人心里,他本人可以稳坐钓鱼台,观赏蒙古军怎样被庞大的花剌子模军团围追堵截,直至全军覆没。这才合乎逻辑,这才符合对比。可蒙古铁骑在开战之初就进入了死拼状态,不顾一切地猛扑花剌子模全军的核心。这是找死。只要摩诃末稍微顶住,接着大军合围,速不台必将崩溃,被淹没在无法抗衡的人海之中。但这仍然只是常识,适用于蒙古军团没有走出漠北草原之前的世界。蒙古铁骑是怪物,他们的战斗力决定了他们的特殊性、唯一性,他们的很多举动让整个世界愕然。摩诃末在蒙古军孤注一掷的狂攻面前很快就动摇了。他的中军—整个军团的核心所在变得支离破碎,他本人在他的长子扎阑丁的拼死护卫下,才得以活着逃离战场。

在他身后,汪洋一样巨大的花剌子模军团群龙无首,陷入了茫然失措中。他们仍然有着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仍然可以凭借人数就把蒙古军灭尽,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花剌子模的所谓精锐就是这个质量。要强调的是,这是花剌子模开国第一代的创业精锐。当天的战斗在摩诃末逃离战场之后停歇,在入夜之后见了分晓。停歇时,蒙古军一直滞留在战场上,仿佛战意正浓,想在第二天扩大战果。入夜了,他们燃起的篝火声势浩大,经点数,花剌子模人分析确认在傍晚时分蒙古人的增援到了。一夜忐忑,心灵饱受折磨。第二天清晨时分,花剌子模人发现蒙古军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个未曾燃尽、尚有余烬的火堆。蒙古人早就撤退了。在战场上一败涂地,在智商上也被侮辱,花剌子模人的心灵扭曲了。此前他们很高傲,哪怕知道蒙古军队在东方杀到尸山血海也仍然不在乎,说抢劫就抢劫,说抵赖就抵赖。正所谓弱国无外交,欺负的就是蒙古人既原始又弱小。

可真正交战之后,摩诃末本人都战栗了。蒙古的一支前哨小部队就让他近距离体验到了死亡的滋味,那么后面的蒙古大军呢?成吉思汗本人呢?!这些问号纠缠着他,让他失魂落魄。他开始慌乱、忧愁,进而后悔。有记录显示,他连正常的睡眠都做不到了。偏偏花剌子模的御用占星师也来凑趣,警告他说:“眼下凶星潜伺,你要慎重避免与敌人遭遇……”这让人咋理解?不与敌人遭遇,只能是望风而逃。真要这样的话,还会有花剌子模存在吗?相信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会嗤之以鼻。摩诃末身为开国之君,更应该第一时间砍了这个乱讲话的,以振奋士气。可是花剌子模国内迅速形成的应对之道,居然是下面三种:第一,阵重兵于锡尔河,以逸待劳,拒蒙古军于国门之外;第二,让出前线,让出巨大的国土,在乌浒水(今阿姆河)一带修筑防线,以确保伊剌克、呼罗珊;第三,继续后撤,在蒙古军没有入境之前,就远远地退到哥疾宁。如果那里也支撑不住,直接撤向印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