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我是因为家庭的压力不得已才放弃暖暖的,你也只是先来而已

来源:小莹生活汇 2018-12-01 15:58:16

楚天北径直的走进屋子,环视四周,简洁的装修却也不失精致,他在沙发上坐下,一脸审讯的意味地看着秦暖暖,她似乎有些憔悴,面色微微泛着一丝清白,穿着一件宽大的家居服,满是戒备的僵立在门口。偑芾觑读读他敏锐的看到桌子上的药,皱着眉头淡淡的问“:怎么你不舒服?”“不劳你费心了。”秦暖暖咬着下唇下逐客令。“我还有事要出去,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暖暖,你别忘记,你还是我老婆?”楚天北的音调高了一格。“我说过,我们只是淡漠一段时间,不是让你找人。”“我这种情况我找人,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我愿意跟谁一起,跟你没有关系,请你走开,还有你跟楚天南的恩怨跟我无关。”秦暖暖看着他,心里徒然出现一丝凉意。“我再说一次,不要跟楚天南走的太近,我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大哥。”楚天北似乎生气了,起身走向她,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揽入怀中,毫不顾忌她是一个孕妇,他大手捏着她的下巴,“我必须让你明白,你究竟是谁的女人。”话音刚落,他便粗暴的吻下了去,另一只手更是滑进了她的睡衣,野蛮地**她细致的肌肤。

“你放开我,楚天北,你混蛋,我还怀着孩子啊。”秦暖暖挣扎着,却仍是被楚天北紧紧的搂在怀中,他似发疯的野兽一样,狠狠的吞噬者着她,粗重的吻如暴雨一般密密地落在她如玉的身体上,他眼里燃烧的欲望,如毒虫一般恶狠狠蛰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他为什么这么对她。。。。。。。。。,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出来。“楚天北。”楚天南疑惑的看着身边行驶的兰博基尼,心里隐隐不安,那是楚天北的车子,他又来骚扰暖暖了。楚天北透过半掩的房门,心跳顿时慢了半拍,轻轻的推开门,只见一室狼藉,散落的衣物,碎掉的水杯稀稀拉拉地铺了一地,而暖暖则像是受惊的小兽,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肩膀,凌乱的头发像斗篷一样笼罩着她小小的身子,她身子止不住颤抖,缩在角落里,喉咙中发出呜呜的低吟。难道说楚天北,他。。。。。。。。。。顿时,楚天南只觉一阵刺骨的凉意从脊背蔓延全身。楚天北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啊。

他僵立在门口,迟疑着轻声唤着她的名字“:暖暖,是我,大哥。”听见楚天南的呼唤,秦暖暖缓缓的抬起泪眼看他,目光氤氲,如同蒙着一场终年不见的大雾,他看着她盈盈眼泪,只觉心里一阵绞痛,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他的心上抓着挠着,难受的气息仿佛都凝滞了。他慢慢走过去,温柔的拥着她,拇指如一朵云朵一般轻飘飘地抚上她的脸庞,止不住的泪水似滚烫又似冰凉,沾湿了他的手,亦沾湿了他酸胀的心。她本能的依赖者他的怀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指甲深陷入了肉里,硬生生的疼痛,他却只是心疼的说。“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再让那个混蛋欺负你。”楚天南站在阳台吹着风,焦躁的抽着烟,透过袅袅灰色烟雾看到里面沉沉睡着的佳人,她横躺在床上,两只小手握拳放在胸口,他知道,这是缺乏安全感人的睡姿。

不过可以看出一点,楚天北是爱她的,不想伤害她,不想伤害孩子。远远超出了预想,受到挑衅的楚天北竟然。。。。。也好,这样一来,就能够让暖暖对他失望,只是,他的心底竟然生出一种恍恍惚惚的茫然,是在后悔吗?后悔用这种方法来激怒楚天北吗?手机嗡嗡的响起来,是裴雨妍,他看了一眼秦暖暖,转身接电话。裴雨妍说。“已经通知记者,你快点离开。”他微扬起头,嘴角挂着满意的神情,“好。”他走到暖暖身边,苍白的小脸上泪痕还未干,脸颊泛着不自然的酡红,心里像是闪过一丝怜惜,让他在不由自主的软下眼神,然而,亦是同一时刻,他的眼前浮现了楚天北令人厌恶的脸,于是眼神瞬间恢复冷酷,他怎么可能对她心软呢,她可是楚天北的致命伤啊。一时间,大街小巷,都知道楚天北对已经怀孕的妻子“婚内**”。

钢铁大厦总裁办公室,带客厅里两个男人坐在低低的茶几旁边,面前放着两杯浓茶,都在沉默,谁都不说话。“你离开暖暖,我把楚氏给你。”楚天南终于下定了决心。“大哥,暖暖是你的弟妹。”楚天北笑笑,清朗的眼底荡漾着沉沉的玄黑色光波,宛如一潭深不见底的秋水,他看着面前的楚天南,慵懒的笑笑。“你倒是对暖暖一往情深,只可惜她现在是我的太太,我也绝不会拿她的自由跟你赌。”“当初我是因为家庭的压力不得已才放弃暖暖的,你也只是先来而已,你现在目的就是楚家,我都可以拱手想让,你为什么就不放过她。”楚天南大怒。“这是我跟她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楚天北的脸又阴沉了几分,竟被他说中了痛处,“大哥,我不懂,一个女人可以让你放弃楚氏。”

“你不会明白的,我从第一眼看到暖暖的时候,我就喜欢她了,我从小到大,他们都是很严肃,为了乱七八糟的理由,就来阻止我干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跟暖暖在一起。”楚天南低垂眼帘说。“你觉得你这么说,我就被你感动,还有那个负面新闻就能打到我,你是不是太看不起我这个私生子了。”“可是暖暖是你的死穴”楚天南说站起身来笑着。“恩,楚天北总裁竟然传出婚内**自己老婆的新闻,哈哈,我想应该在竞选的时候,那些老爷子能考虑一下,不过我还真感谢你,我今天就是坚定信心了,看你这副自信满满的模样,我真想看你输掉的表情。你还真是冲动,居然帮我了。”“那个信息是你给我发的,目的就是激怒我。”“你觉得呢,聪明如你,楚氏,暖暖,我都要”楚天南转身看着楚天北。”我亲爱的弟弟,再见。”楚天北不在说话,沉闷的看着客厅的茶杯,窗外暮色西沉,暗色的光影充斥着肃杀。偑芾觑读读董医生多次提醒暖暖住院,孩子快要出生了,怎么还是这样掉以轻心的不管不顾,但是暖暖这时候却被楚天南邀请去乡下的牧场去散心。沿路的风景如画,柔和的色泽向着天际铺展开来,暖暖的心情很好,看着满目的缤纷,忽然想起以前在楚家,楚天南带她走进楚家的那一刻。“大哥,你还记得带我进楚家吗?”秦暖暖问。

楚天南宠溺揉着她的那一头美丽的头发,笑着说:“当然记得,那是我做的最对的事情。”他顿了一下。目光清亮的看着她的眼。“我现在很后悔,把你让给天北,暖暖,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大哥”秦暖暖的心跳仿佛慢了半拍,她迟疑着,语音微颤:“你在开玩笑的对不对?”带着植物的芬芳的微风掠过耳畔,发丝一缕一缕地飘散在空中,像是怒放的菊花,带着蓬勃生动的味道,她看着他,像是在期待,又像是在逃避,矛盾的神色交替着她面上的转换。楚天南并不说话,只是忽然将车子随意停在路上,他在秦暖暖略有疑惑的注视下,板过她的脸,静静的看着,然后缓缓的将温热的唇附在她冰冷的唇上,而她,只是惊恐的睁着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一张跟自己心爱男人相似的脸。最轻柔的吻,浅浅的温热,萦绕在紧贴的四片唇瓣上,亦像是少年的吻,小心翼翼,纯纯脆脆的,不含任何**的吻着。秦暖暖推开楚天南,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大哥,你。。。。。。””暖暖,我爱你,让我当孩子的父亲。“楚天南低语,深情款款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在那一双盈盈的眉目中。居然聚起晶莹的泪水,那泪水如同珍珠,闪着诱人的微光,他看着那细碎的眼泪,胸口不由自主微微起伏着,还是忍不住动了心。”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你可以知道别人会怎么说。“秦暖暖问。”我错过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一次了。“楚天南再次吻上了那甜美的唇。并保证。“暖暖,你信我,一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楚天北坐在沙发上,一手握着电话,眼睛看着电视的大屏幕,上面播放着他们的一幕一幕,他看着那张在医院拍的婚纱照,目光如潮水一般暗涌着。电话另一端,平缓的女声低低的笑出声来,似乎含着些许嘲讽:“两全其美的方法,看来他不打算放手了,天北,我肯定支持你。”“那可是你丈夫。”女音稍微停顿一下:“如果他不跟秦暖暖在一起,我会帮他。”楚天北听到这个话一点都不高兴。“你打算怎么办。”“你等我的消息,天北,我还爱着你,回到我身边。”“别着急,这个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楚天北的大厦是世界第一个水晶大厦,因为里面的装潢设计,透明的都是水晶设计,穿过晶莹透彻的走廊来了办公室,因为是楚天北的夫人,对于秦暖暖突然的到来,他并没有表示惊讶。

楚天北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敲打着办公桌,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秦暖暖,现在的秦暖暖十分的丑,肚子大的吓人,她本来小巧的脸,变得臃肿,鬓角处散落下几缕碎发,发丝漾在水样的光线里,微微泛着一抹暗红的光芒。“我要离婚。”秦暖暖的手不由自主加重了力度,紧紧的握着莫落的手,掌心里覆辙一层粘稠的细汗,滑腻腻的感觉让她无法克制地紧张,小小的庆幸,让莫落陪她一来见楚天北,否则,这空间里稀薄的空气,肃杀的气场,定然会压她喘不过来气。“暖暖,回到我身边来。”楚天北停止敲打桌面。看着她,眼底升起一股让人寒意,他的语气莫测。“你就对我这么绝情,看来,我当初还真走眼了,竟然给自己找这么一个麻烦。”秦暖暖别过脸“楚天北,你对我做出那种不堪的事情,难道还要我默默继续忍受吗?是你先狠心对我的,你没有资格这样说我。”“楚先生,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毕竟,你对暖暖如此绝情。”莫落看了一眼暖暖继续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