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当经济增速下降时,金融会萎缩得要快

来源:华夏时报 2018-12-01 15:21:12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金微 北京报道

12月1日,在由新华社瞭望智库、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共同主办的“第三届(2018)新金融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发表题为“大变革之下的金融高质量发展”主题演讲时表示,当经济增速下降的时候,金融会萎缩得比它要快。“防范系统性风险是我们一个不变的任务,在管控风险上,要做到“一个中心”、“三个协调”。”

李扬表示,在未来的一段时期里,管控金融风险仍然是我们的重点。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如果经济依然能够保持着9.5%的速度的话,这些问题还不至于直观暴露。但问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比以往低了。

“这就涉及经济和金融之间的关系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金融很可能会比经济扩张得快,但是这个规律反向也是有用的,当经济增速下降的时候,金融会萎缩得比它要快。”李扬说,金融一萎缩,原来被掩盖在高速增长之下的不良就更容易显露,如果这个情况持续,有一些优良也可能会变成不良。“如果说我们的经济增速放缓,那么金融风险就有可能会有所暴露,于是管理和防范风险,特别是防范系统性风险就成为我们一个不变的任务。”

在李扬看来,管控风险在宏观上“一个中心”、“三个协调”。

“一个中心”,风险的集中体现是债务,债务和GDP相比就是杠杆率,杠杆率高。“在较高的杠杆率下,再加上不良资产,将是非常技术化的问题。我们必须扣住杠杆率、扣住债务这个问题来施行我们所有的金融风险管理的政策。”

目前,全世界的债务还在上升,大家都知道的数字,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2007年底200多万亿,到了去年年底300多万亿,全世界增加了84万亿。李扬说,管理债务需要宏观政策协调,需要三个协调的机制。

一是“一行两会”,就是货币当局和金融监管当局的协调。因为货币政策有监管效应,监管政策也有货币政策效应,这两个东西必须放在一起。二是我们整个金融部门要和财政协调。第三个协调,我们货币金融部门,就是国内的宏观调控,要和国际政策相协调,要找到它的结合点,也是对我们新的挑战。

“ “一个中心”就是债务问题和杠杆率问题,“三个协调”就是指整个政策协调体系必须持续协调。”李扬说。

在金融改革方面,金融高质量发展就是服务实体经济,李扬总结大概有七个领域:

第一,我们要创造一个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环境。这个环境具体来说就是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国债收益率曲线的有效率。“市场是什么?市场是根据信号来配置资源的,信号不准配置肯定就是没有效率,最主要的信号,利率,国内配置,汇率,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配置,收益率曲线,更深入到我们每个金融产品的定价。”

党的十九大关于金融改革一段里面就三句话,第一句话讲的资本市场,可见资本市场是很大的问题,第二句话讲的就是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双支柱,而且说到要继续深化改革。“可见过去我们搞了这么几十年还没到位,还要深化改革,利率、汇率市场化,我们资源配置才会有一个可靠的标尺,才会提高效率。”李扬说。

第二,我们要发展资本市场。中国到底要怎样的资本市场?我们过去资本市场的发展基本上是对标美国,机构投资者要什么什么透明度,然后法院介入。我们20多年下来之后发现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必须要有中国思路,而且要考虑中国的国情,而这个国情的要点就是中国实际上是间接融资在配置资源。具体到资本市场,长期资金在中国相当一部分靠的是银行提供的。下一步的改革就应当确认这个事实,我们要考虑中国的国情。

第三,金融稳定的问题。“一个中心”、三个协调”讲的就是这个问题,我觉得国务院金融稳定委现在已经成立,并且有效地工作了,进一步凸显了要协调的重要性。

第四,要发展金融科技,用金融科技来全面的改造中国的金融业。中国可能是唯一有可能领先世界的这个领域,恐怕很多的部门,包括微观企业和我们宏观的领导要关注这样一个问题,就是金融科技、金融应用,科技应用于金融领域改造传统金融,这是非常大的事,关乎我们命运的事。

第五,普惠金融。中国科技发展到今天,资本市场还要做一点事,长期投资,然后是广大老百姓需要金融服务,而我们传统的金融系统提供不了这种服务,所以我们必须在金融科技发展基础上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的人都得到他应该得到的金融服务,现在好在金融科技的发展让我们有了技术基础,因为现在接入的问题、成本的问题、信用的问题等等在金融科技的基础上都有了解决的路径。

第六个,绿色金融。第七个,人民币要国际化。我们现在提的口号叫积极有为、水到渠成,需要与国内的改革相辅相成,现在看这样一个战略是非常切实的,沿着这条路我们觉得人民币国际化应当是稳步的可以有成效的。

编辑:金微 主编:冉学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