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糯清甜在舌尖化开,那香气凝固在喉间,一口糖水味蕾和胃都满足

来源:喜欢烹饪的90后 2018-12-01 15:33:49

汤芫笑了笑说:“几位,不好意思了,我刚从外地回来,很累,请问能让我进去休息吗?”那几个记者都是男的,对女孩子是特别宽容。他们刚才一看到汤芫,都被汤芫的样子弄得有点找不着北。再加上汤芫这么有礼貌地一问,几个人都晕头转向了,傻乎乎地点头。等汤芫进去了,他们才恨得扇了自己脑袋几巴掌——大意啊!太大意了!都蹲几天了!进屋之后,庄时泽问:“你有什么打算?”他指的是专访的事。汤芫想了想,说:“专访还是给陈立然那边。”庄时泽感觉自己的心都蹦到了噪子眼,但是面上依然十分平静。他平着音调问:“怎么说?”汤芫认真地想了想,说:“《小食光》在江城的影响力,是其他报刊都不能比的。”上辈子的汤芫也接受过《小食光》的采访,但当时她已经三十出头了,而且只是作为饮食界颇具影响力的人物接受专访。当时的心态跟现在不一样,当时是觉得自己接受专访,只是因为自己的餐厅知名度高。而她现在的心态,是需要《小食光》替她提高知名度。庄时泽只听这一句,心情就好了,他点头说:“你考虑得对。”他知道,汤芫并不是对陈立然有什么想法,而是对自己的店的未来发展有想法,他那紧绷了老半天的可怜小神经,这才得以伸个懒腰。汤芫把问题想通了,也不再纠结,笑着问:“想吃点儿什么?”庄时泽愣是没转过弯来,眨了眨眼,说:“都可以。”汤芫就转身上楼问其他人。少年在她身后红着脸,那句“你做的我都想吃”还是没说出来。

汤芫问了一圈,大家都没说什么胃口。汤伟鹏在纸上写——芫芫,别忙着煮东西给我们,你也累了,休息休息。汤芫摇摇头,说:“我不累。”林惠敏站起来说:“妈跟你一起做。”结果她身子还没站直就被汤伟鹏拉着坐下了。汤芫感觉自己一个顿时成了一个受到万点暴击的单身汪。丫丫抢着说:“爸和妈休息,我替姐打下手。”汤芫转身就下楼去了:“都坐着看电视,我坐这么久的飞机又坐车,腿都坐麻了,现在要去厨房活动活动,谁也别跟着。”林惠敏看着汤伟鹏担心女儿的眼神,拍拍他的手背,说:“你就别管她了,自从高考完之后,突然就喜欢煮东西了!不让煮她还真闷得慌,电视都不怎么看,由她去。”汤伟鹏这才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女儿老是煮东西辛苦,小小的年纪,就应该有时间去逛逛街旅旅游,跟同学去约约会都比成天闷在厨房里强。可是家里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自己又这个样子……想到这里,汤伟鹏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他本来是一家之主,却成了大家的负担。他想,我不想再这样子下去了,我得找点儿事做做。林惠敏跟丈夫这么多年的夫妻,怎么可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说:“伟鹏,你现在还拉高胡吗?我好久都没听你拉了,还真有点想念那声音。”汤伟鹏眼前一亮,点点头,转身就回房间找高胡去了。高胡由一条直杆,一个小圆筒音箱,两根弦组成。就这两根弦,他就能拉出很多动听的曲子出来。高胡的外形跟二胡类似,但声音比二胡高亢清亮,悲伤的拉的曲子凄美但不凄惨,动听却不会让人心酸。汤伟鹏是下乡的时候跟一个老师父学的,那个年代也没什么解闷,他就一直学。

那老师父说他手指修长,尤其是尾指很长,特别适合拉这个,他就一直认真地学了。老师父还教他看谱,但老师父不会五线谱,只会简谱和工尺谱。工尺谱是古时候的曲谱,不像简谱是数字,也不像五线谱是蝌蚪,那完全就是文字。老师父是怕有一天这种谱失传了,见汤伟鹏悟性高,就传给了他。林惠敏还记得,以前有不少人拿着工尺谱来找汤伟鹏翻译成简谱呢,而且大多数都是昆曲。汤伟鹏虽然喜爱昆曲,但是他也会用高胡拉一些小提琴曲甚至流行音乐。所以当庄时泽在替汤芫削芋头皮的时候听到楼上传来卡农,就有点意外:“小提琴现场演奏?”汤芫是听过她爸拉高胡的,笑了:“我爸在拉高胡呢,你还是戴上手套,虽然冲过热水了,还是怕你痒手。”庄时泽两只手互相搓着提了提手套,笑得眼角微弯:“不痒的。”汤芫关心他紧张他!他好开心好紧张!庄时泽说:“江城毛芋,不过幸好是一线城市,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荔浦芋卖。”汤芫心虚地应着:“是啊是啊。”这荔浦芋是她从“菜谱”里买的,花了一块钱买的最好,桂木产的,刚才一打开锅就看到这芋还带着土呢。本来汤芫也不觉得非荔浦芋不可,但是上辈子她有次出差去广西,吃过一次那里的芋头糖水之后,才发现,那里的荔浦芋跟江城卖的真不一样。因为那里的气候跟江城不一样,它个头大,肉质细腻可口,煮出来的糖水特别清甜,那种甜是芋头本身的糖份释出来的甜,跟被单纯泡在糖水里那种芋是芋糖水是糖水的甜完全不一样!荔浦芋头营养丰富,把它切成薄片,油炸后夹在猪肉里做成“红烧扣肉”,风味特殊,肉不腻口,汤芫特别怀念那味道。

但是今天她不做这道,就打算煮个糖水,大家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嘴里都没味道了,而且芋头也管饱,做甜点是最好的选择。她还煮了粥,打算再来个芋头蒸排骨,嘴巴如果吃得太甜了,也可以啃几块排骨就粥吃。她把洗好的芋头对半切开,再切成小块,切了三只芋头。锅里的水煮开了,把芋头块丢下去,让它在水里滚着,那头又去洗排骨。她接着又把另一只洗好的芋头切成条,在碟子上整齐码好,另一灶搁一只炒锅,架上蒸架,往里注水,开火煮水。刚才那锅的芋头已经滚开了,庄时泽一打开盖,一阵芋香飘了出来,他往里一看,说:“芋头开裂了。”汤芫“哦”了一声,就准备去搬张凳子拿糖,这厨房的顶柜装得有点高,连她要拿东西都得搬凳子。但是没办法,糖要是不放上面她怕潮,进潮气就不好了。她刚转个身,庄时泽就从容地伸长手,拉着在柜子中部的把手,轻松地拉开了。糖自然是放在顶柜的最下面那格,因为汤芫实在是不想再往上加凳子。庄时泽一眼就看到了,把冰糖罐拿了下来,他说:“是要加冰糖?”他见汤芫很少用白糖,基本都用的冰糖,就先把冰糖罐拿下来。汤芫默默地仰望了一下庄时泽的长手长脚,然后说:“旁边那那个透明的密封罐也拿一下,那是白糖……对,就是这罐。”芋头糖水下的冰糖,芋头条则是蒸熟,再洒上一层白糖,再盛一小碟,可以边蘸着吃。芋头排骨在锅里蒸着的时候,林惠敏和汤伟鹏已经把餐桌摆好了,丫丫在厨房拼命嗅着香味吞着口水。

汤芫让芋头排骨在锅里蒸着,跟大家一起先吃点芋头糖水开开胃。碗里浅紫的芋头块微微裂开,芋香给人的感觉特别朴实厚重,然而这厚重被清甜的香味冲淡,转而温润起来。用瓷勺挑起一块芋头,清澈的糖水浸个半透,放进嘴里,芋头在嘴里慢慢化开——香糯清甜在舌尖化开,那香气凝固在喉间,再喝一口糖水,既解渴又让味蕾和胃都同时得到满足。林惠敏喝几口糖水,再夹起一条芋条,蘸一口白糖,咬了一口,白糖的甜比冰糖浓烈,糖渗进芋头里,跟粉甜的芋头融合在一起,舌头再挺起,托着嘴里那口粉芋抵向上颚,磨几下,吸几下,甜味便从舌尖直达喉间。这时再去配一口芋头糖水的水,再舒服不过。林惠敏笑了:“难怪人家说咱们陵镇人,要是芋头皮能吃,咱们也能吃出花儿来。”陵镇人对芋的钟爱可见一斑。吃了两道甜的,芋头排骨最后也被一扫而空。江城人也爱吃芋,尤其是到了秋天。除了吃蟹,芋是江城人的第二选择。乐翠苑的居民每人手里都被派了一碗香芋西米露——他们房子被烧了,物业处订了芳华居的甜口来安抚暂时不能回家的居民。他们的房子在下午的时候被烧了,原因就是起火的时候,刚好天然气管道漏气,于是整栋楼都几乎炸了,每家都着了火。

幸运的是,因为是放假,很多居民不是去旅游就是在外面玩了,少数居民只是在下楼的时候有轻微擦伤。现在大家都在等物业给说法,天然气管道为什么这么容易漏气?这才刚刚检查过没多久。一个快递小哥哭丧着脸跟部分居民赔罪——他收的件都被这场火给毁了,他的衣服也破了。大家虽然很心塞,但也表示理解,毕竟比起要寄的东西,房子更让他们心塞。大家都没心思再追究要寄的件,都在等物业表态,这可不是一碗芋头西米露就能打发的事情。小哥想起还有一家没道歉,打算嗖人道完歉再走,结果找来找去都找不着。这时有人说:“你找八楼那户吗……哎……不用找了……刚才抬了两个盖着白布的……就是八楼的……听说有看见的,都烧成炭了……”快递小哥心里闷闷的,看着这黑洞洞的破楼,打电话给公司开始解释他的失职……赵亦勋那寄回去的菜谱,汤芫再也没有收到。然而在汤芫准备给《小食光》做专访的前一天,假后的第一天,她却收到了江城厨艺大赛的邀请函!而且上面还写着,推荐方,竟然是寒江雪!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