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既然会做回魂汤,显然知道鬼殿的事情!

来源:我是一个有骨气的人 2018-12-01 14:26:39

既然会做回魂汤,显然知道鬼殿的事情!我死死看着汤盆,直到自己已经放下,都还没回过神,双手依旧放在汤盆边缘。“怎么回事,这屋子温度好像骤降好几度……”胖子打了一个哆嗦,古怪的看向我手里的汤盆。任帅和顾沫濡也发现异常,纷纷看向汤盆,唯有雨薇主动端碗,给我们没人都成了一碗汤。晚倒是普通瓷碗,当汤水倒进碗中,瓷碗顿时变得极为烫手,刚接过汤的胖子,直接手一抖,将汤弄倒了。滚烫的汤,在这汤盆中起码也有将近一分钟,却丝毫没有冷却的意思,倒在桌子上,居然还冒出一股热气!“福伯,这……”顾沫濡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这汤别说有毒没毒,就仅仅是如此高的温度,喝下去活人也会被烫熟吧,那时,还用去见鬼王吗,直接都能见阎王了!“这是本村招牌,回魂汤,各位贵客请用。”中年娃娃大叔,对我们古怪的表情视若无睹,笑眯眯的说道,神态亲切客气。“回魂汤?”我眼中精光一闪,恍然的看向雨薇,果然,雨薇冷静的冲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玩意,就是联系鬼殿的关键……雨薇最先喝下汤,呃,其实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魂魄喝汤,虽然在场的雨薇和任帅,魂体都几乎凝实,人体又得东西,他们都有,但肠胃恐怕不能消化这种东西吧?胡思乱想中

,我冲胖子几人点了点头,也喝了下去。在我最后一口还没咽下去时,雨薇突然凭空消失,好像从来就不曾在竹屋中存在过一般,看得人毛骨悚然。“嘿!”任帅一巴掌拍掉我手中的瓷碗,冲着桌子上空冷笑道:“故弄玄虚。”此言一出,这家伙就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我们十分熟悉的动作……撕破空间!顿时,一条十几公分宽,两米多高的裂缝,出现在我们眼前。而我,刚好发现自己体内一阵波动,应该是要和雨薇一般消失了。但任帅更直接,直接一脚将胖子和中年鬼娃娃踹进裂缝,然后拉着我和顾沫濡,跳了进去。穿越一条薄薄的裂缝,一片昏暗的天地出现在我们眼前。这个地方,跟南鬼界差不多,似乎都是模仿阴间设计的。“我去,这尼玛肯定就是当初在博物馆门口撞到的那种……次元空间!”胖子对于高三暑假的经历,印象太深刻了。不过,到底是小鬼界还是次元空间,这玩意现在的我们还搞不清楚,也没必要多想。倒是雨薇,在我们身前几百米处,左右张望,似乎在打量和等待。我们赶紧追上去,并且盘问中年娃娃福伯。福伯,老村长的儿子,也是小宝和小女孩大宝的父亲,当初,在大宝失踪后,他也跟自己父亲一样,死命追查,再加上他也遗传了老村长的通灵体质,甚至,比老村长更加优秀……被制作成鬼娃娃后,虽然实力不如他儿子小宝,但却相当于鬼娃

娃村的军师和管家的地位。他既然会做回魂汤,显然知道鬼殿的事情。不过,好在这家伙对我们并无恶意,不然当场,就能让他变成一堆渣。“各位贵客三生有幸,咱们鬼王大人,要见你们!”见胖子摩拳擦掌,福伯根本不以为意,反倒以一种欠揍的表情,高高在上的看着我们……我去,说好的优秀通灵师呢,这特么的确定不是脑残?“去你妹的鬼王,他算个什么东西啊,还牛逼哄哄的要见我们!”任帅是谁,堂堂阎王啊,差点被气笑了好吗,哭笑不得的摇头,并且,额头上的阎王印记不断闪烁,左脚豁然抬起,使劲的在地面上跺了三脚。每一脚,都让这个空间的地面,狠狠颤动了三次。连胖子都装逼的冷笑道:“哥连六道轮回都闯过了,害怕你个小鬼界?”“天,你们到底是谁!”福伯差点被吓尿了,显然没想到,在他看来无比高大上的鬼殿空间,竟然如此经不起折腾……还好,这家伙好歹也是一个通灵师,心理素质比常人好多了,总算没丢人。我们都懒得理她,胖子一把揪着他,跟在我和雨薇任帅身后向前走去。眼前的路,依旧跟黄泉路差不多,但却没有彼岸花,只是雾茫茫的一片,隐隐传出流水声。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湖泊,本来空间就朦胧,根本看不清对岸。饶是天眼,也看不到底。“对面就是鬼殿所在!”福伯此刻竟然胆气又壮了些,就差

没嘚瑟了。我和雨薇对视一眼,她就是冷静又平淡的样子,一双比以前还要明媚透彻的双眼,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我心里暗叹,虽然现在的雨薇,勉强算是恢复正常了,但自从和那鬼后之眼融合后,还是有些不太一样了。少了一份单纯天真,多了一份大气和娇媚,好在,只要不发狂,她对我还是依旧情深。我和任帅雨薇,一人带了一个,直接从湖面上飞了过去。第一次尝试‘飞僵’的能力,心里很有些小激动,别说,能飞行的感觉,真特么的爽。但一想到,要是我永远不能复活,虽然能飞一辈子,但却够憋屈的。落脚后,眼前迷雾尽散,出现了一座宏伟的巨大的广场,广场末端,是一座巨大的殿宇。鬼殿!看着那个越来越近,满脸笑意的鬼女人,我们都愕然不已,反倒停住了脚步,想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额,怎么感觉像是来接客的?”胖子猥琐的在鬼女人那‘超S型’的腰上逗留了好几秒,直到被我一脚踢得差点狗吃屎,才讪笑着收回目光,一本正经的眼观鼻鼻观心……我彻底无语,这家伙至于吗,虽然这个女鬼是漂亮了点,身材火爆了点,还有……那走路的姿势,风、骚了点。但你妹的,死胖子好歹也是又家室的人,至于这么露骨吗。任帅和顾沫濡纷纷嗤笑,显然对胖子的猪哥相极为无语,这女鬼虽然美,但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真的美,而是变化出来的。再说,那

盈盈一握的小腰,哪能扭成那样,简直绝了!死胖子也是从没见过那个女人或者女鬼,这么会扭的,因此才失了态。雨薇倒是丝毫不反感,反倒笑眯眯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那女娲。我微微一笑,在雨薇面前,任何‘妖魔鬼怪’般的女子,她都不会在意,哪怕是我因此多看几眼,她也不会跟普通女人一样大发雷霆。绝对的自信!“死胖子,这老鸨认识你?”任帅冲胖子挤了挤眼。胖子闻言急了,直瞪眼道:“认识你妹啊,这种极品,哥哪认得。”“嘁,可能你前世是他的恩客呢……”连顾沫濡这种冷淡性子,都忍不住调侃了胖子一句。胖子当时脸都绿了,哼哼道:“特么的,任帅你个臭小子,这些玩意不都归你管吗?难不成,当初鬼界这么乱,本冥王还能去找鬼妓?”任帅的白眼仁狂翻,冷笑道:“是不能,你要真的乱来,这女鬼早就被北冥王给拆成渣渣了,你的小兄弟也早就没了……”雨薇和中年大叔福伯,直接笑喷了,连我和顾沫濡也忍俊不禁。“哟,几位贵客聊得真欢,西施有失远迎了!”女鬼来到我们身边,媚笑着。西施?我去!我们差点把之前喝下去的回魂汤都给全喷出来,只有见过她的福伯,无语的站在一边,完全不敢插话,看来,这个女鬼,在鬼殿地位不低。“不好意思,老鸨……姑娘,你姓西啊,哥还以为你姓东呢。”嘴角狂抽几下,胖子干笑道。“

南冥王大人真会开玩笑,小女子一直姓西,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怎么会姓东呢!”听到‘老鸨’俩字。这女鬼本来红艳艳的脸庞,直接变成卡白之色,然后尴尬的笑道。我和任帅对视一眼,这女鬼,或者说她背后的鬼王,应该对我们,或者说胖子有所顾忌,看来,他们前世就打过交道。不过,这女鬼挥了挥手,福伯便消失不见了,看来,是将他给弄出这个小鬼界了。然后,她笑嘻嘻的指了指广场上的一条黑色石子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但分明,双眼中,尽是等着看笑话的意思……看来,这阵仗,也不算太友好啊,还得费点手脚才行。“走就走,谁怕谁!”胖子倒是很光棍,他也明白了,自己前世肯定跟这个鬼殿主人有过节。我和雨薇相视一笑,都没当回事,这家伙是四方鬼王之一,就算跟当初的南鬼界,西直王相比,更强一线,有我和雨薇在,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说道西直王,我才想起,当初的萧双双说过,西直王在鬼界有背景,才能得以返回阳间,并且跟十殿阎王达成了什么协议……不过,据我所知,阴曹地府中,并没有什么十殿阎王的存在,那只是民间的一种传说而已!不知道是我有什么没搞清楚,还是当初的萧双双得到的消息弄错了……“请吧,南

冥王大人,当初,您抢了我们鬼王大人的意中人,今天,我们大人即将娶妻,并且一次娶俩,大人不想观摩观摩?”女鬼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胖子,被胖子讥讽后,也算半撕破脸庞。我们闻言满头黑线,搞半天,这鬼王以前是胖子的情敌?那这女人之前也装得太热情了吧,还自家鬼不认识自家鬼,谁跟她自家鬼啊!“观摩你家鬼王洞房吗?”胖子呸了一声,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哼,嘴硬!”女鬼也不再伪装,冷哼一声,脸色都绿了。“走,我倒是要观摩看看,你家鬼王娶亲到底何等风光!”我拍了胖子肩膀一巴掌,然后率先牵着雨薇,走向广场。很明显,这女人就是在挑衅,就算胖子这货脸庞厚,我都看不下去了。那条石子路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奇怪,一路很平静。但在接近鬼殿时,一阵愉悦的吹打声,从殿内传来。“鬼迎亲开始了。”顾沫濡挑眉道:“当初在南鬼界,我就亲眼见过西直王娶亲。”“你不是一直在那条假黄泉上吗,怎么看见的?”胖子像个好奇宝宝,追问道。“哼!”说到这里,顾沫濡的脸色就很难看,也有些愤怒。“当初,西直王正是在阳间来接的亲,当然得经过黄泉路……我和师父,还为此大闹黄泉,惊得假黄泉中

,孤魂野鬼魂飞魄散数十个……”听着顾沫濡的讲诉,我们都震惊不已。那西直王果然会玩,竟然派自己的鬼后,也就是当初我们见到的那个假孟婆,去阳间,亲自勾魂一个国内外超级红火的大明星,一路风光无限的敲敲打打,进入了南鬼界成婚……“……”我和雨薇都无语了,这个西直王,还真不是个东西。那个李姓明星,连我这种从来不关注娱乐圈的小白,都听说过,并且如雷贯耳。但在我们高一时,那大明星就突然死亡,坊间流传,说她一直都有什么隐疾,没想到却是被西直王的老婆,她现在的‘大姐’给勾魂去了!“咦,你一个顾家的小道士,竟然还有点见识!”女鬼西施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顾沫濡,显然,凭借血脉,她就知道顾沫濡的身份,但因为顾沫濡也有师门祖传宝物遮盖气息,因此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她口中的小道士,实力绝不比他低……殿宇门楣上,龙飞凤舞的雕刻着两个巨大的字体。“鬼王老儿,给你胖爷爷滚出来!”胖子中气十足,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呵呵,这不是南冥王大人吗,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鬼不认识自家鬼啊!”一声媚得发酥的女声,比青楼的老鸨还热情。紧随着,一个穿着大红衣裳的女人出现在大殿门口,扭着腰肢,一步几十米的飘向我们。啥路数?别说胖子了,连雨薇和我也有些怔愣,各种情况都想到了,却想

不到出现这一出。妈蛋,这女人的要都快扭断了吧?见过会扭的,却没见过如此会扭的……这女人,都快扭成九十度直角了,比小时候看的电影青蛇里那情了吧,还自家鬼不认识自家鬼,谁跟她自家鬼啊!“观摩你家鬼王洞房吗?”胖子呸了一声,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哼,嘴硬!”女鬼也不再伪装,冷哼一声,脸色都绿了。“走,我倒是要观摩看看,你家鬼王娶亲到底何等风光!”我拍了胖子肩膀一巴掌,然后率先牵着雨薇,走向广场。很明显,这女人就是在挑衅,就算胖子这货脸庞厚,我都看不下去了。那条石子路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奇怪,一路很平静。但在接近鬼殿时,一阵愉悦的吹打声,从殿内传来。“鬼迎亲开始了。”顾沫濡挑眉道:“当初在南鬼界,我就亲眼见过西直王娶亲。”“你不是一直在那条假黄泉上吗,怎么看见的?”胖子像个好奇宝宝,追问道。“哼!”说到这里,顾沫濡的脸色就很难看,也有些愤怒。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