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却被逐出皇宫,只因朝中权贵嫉恨

来源:小黄黎的蜗牛 2018-12-01 16:00:57

导读: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却被逐出皇宫,只因朝中权贵嫉恨

众所周知,人怕出名猪怕壮,而把这个道理放在古代也是一样,而唐代的大诗人李白就有这样的遭遇,李白在皇宫为皇上服务时,展现出的才华折服了很多人,也被很多别有用心的妒忌小人记在了心上。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招风,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李白的才华非常受皇上的赏识,在皇宫的这一时期也算得上是李白人生中比较得意的一段时期了,但是得意之时必须得学会低调,不然很有可能会被一些小人盯上。然而李白的朋友圈虽然威恨了大部分的别有用心之人,但李白真正的敌人是不 会轻易罢甘休的,琪实上那个人已经魅繇欲动多时,只等一个合适的契机。像李白这种终放浪形骸,天性厌恶管制的人,身上可以用来批判、弹劾的地方简直太多。

所以,天宝三年三月,人职不过一年半的翰林待诏李白主动提出,辞职回家。关于李岛迅速去职的原因,很多传记和文学史教材都认定是由于遭到了朝中权贵的谗毁,而讲得具体点,是因为有大太监高力士从中作梗。据说,李隆雄有一次紧急召见李甶,让他为自己起草一篇重要文件,巧的是,李白又喝大了,写到兴致盎然时突觉脚下不适,便举起脚来随口呼唤站在近旁的高力士为自己脱靴。平日里八面威风的高力士自然是十万个不愿意,但碍于形势,只得屈饵给李白脱了。此后,每每想到这段经历,髙力士便深感羞耻,终于找了个机会,让杨玉环认定李白进献给她的那首《淸平调》是在暗讽其生活作风有问题,从而成功挑拨了杨玉环和李白的关系,并借杨玉环之手顺利将李白驱逐出了朝廷,赶离长安。

这也就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李太白醉酒草诏戏力士”的最初版的故事。很牛叉,很快意,很李白。只可惜,这也就是个故事而已。我这个人平常很少爱跟野史较萁,即便看到有明显的错误,大多数时候也是自行脑补纠正,然后一笑了之。然而这一次却要例外了,毕竟这是个流传范围较广、影响人数较多的错误,而本着对读者负责的稍神,应该较下真,把这亊讲个清楚。即便是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把“开元中”理解成广义的开元年间,那也不对,因为另一位当亊人李白可是天宝元年的下半年才人宫侍从的。退一步说,即便髙力士真的有意驱逐李白,以当时他的权势而言,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大可不必大费周折再假借杨玉环之手。

所以,这个记录很有问题。相比之下,《酉阳杂俎》的纪录倒是看上去更可信些,至少,人家就没犯时间错误,逻辑上也比较顺畅,不过鉴于其作者是晚唐时人,还是当时著名的志怪小说家,尤爱记录甚至编造些荒诞无稽之谈,因而事情的真相是否如此,就要打个问号了。客观地讲,髙力士的人品不错,用史书上的原话讲,是“性和谨少过,善观时俯仰,不敢骄横,故天子终亲任之,士大夫亦不疾恶也”,因而不论是张说、张九龄还是后来的李邕,这些贤相名臣对为人谦逊、处事低调的髙力士都给予了很髙的正面评价。

其中张说更是为其养父高延福、生父冯君衡、生母麦太夫人三撰碑铭,对高太监的教养推许备至。高力士平素一向低调,从不搞出位,惹事情,这样的一个人,李白不至于无端启衅,给自己找麻烦。而从李白供职宫中期间写下的诗作中可以看出,当时的李白虽然苻似狂放不羁,实际上却一直小心翼興,对待其他官员时态度尚且很是谦恭,更何况他面对的是在皇帝身边红了十多年的高力士。坑害李白的嫌疑人名单中,杨玉环和髙力士这两个名字可以划掉了,考虑到杨国忠这会儿还没出头,李白到底是一介词臣,没成什么政治气候,还碍不了李林甫的眼,因而杨国忠、李林甫的名字也可以划掉了。

那么既然不涉及私人恩怨,就肯定涉及到现实利益。就是说,李白如果走了,他将是现实受益者。这种受益者蕋本上可以锁定为李白的同行,虽说看起来人数比较多,范围很大,但具备足够能力的却很少一只有一个。这个人就是张堆。张堆,河南洛阳人。这个人和李白可谓是老相识了,早在开元年间李白第一次进长安时,两人便已有交往。当然,那一次李白特意去拜见的并不是张洎,而是张堆的老爹,张说。虽说已经退居二线,但张说的影响力依旧很强,不但在当时的政坛一呼百应、掷地有声,在当时的文坛也是如此。

而且李白还常听人说起,张老相爷为人很好,特别是喜欢提携后辈才俊,为国选材,于是那年初来乍到的京漂几乎是一来就奔着张说的府门去了。可惜,李白来得很不巧,此时此刻,张说恰好卧病在床,无法会客,.于是老头儿就安排自己的次子张洎来见一见这个年轻人。都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就算两人是老相识,为了利益仍然有可能在背后下手坑害李白。同行之间都是互相最为了解的,但是,也是最具竞争力的,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在本行业能够除掉竞争对手,自己一家独大,于是很多明里暗里的斗争就开始了,有的人选择强化自己,而有的人就动了歪心思,选择摧毁他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