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了一遍《拯救大兵瑞恩》,总算整明白为什么要不惜代价,去拯救陷入股权质押麻烦中的民营企业

来源:券商中国 2018-12-01 17:58:38

第179期—程大爷论市:

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有声

闲来无事,把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奥斯卡奖大片《拯救大兵瑞恩》又翻出来看了一遍。

在近三个小时血腥的战争场景中,程大爷我满脑子都是金融市场的残酷无情。

九十年代,有一位来自台湾的期货专家跟我说,《华尔街》与《杀戮战场》讲的是同一个故事。

那个时候我还太年轻,并不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从期货到股市,一路走过来,见过太多市场的跌宕起伏风云变幻,所以,在看战争片时总是情不自禁地联想到金融市场,慢慢地理解了这两者之间的相通之处:

第一,身处恶劣的战争环境,比如丛林与沼泽,首先得想办法活下来。活下来意味着一切,这也是金融市场的第一法则。

第二,信念与使命是战胜脆弱性并最终获得胜利的有力武器。战争如此,投资如此。

第三,“得付比”(投资中的风险报酬比)是衡量所有行动“值不值得”去执行的基本尺度,但是,这把尺用在物质层面上很容易理解,而一旦上升到国家利益、人性与社会责任这些宏大主题高度之时,往往会引起极大的争议。

第四,利益冲突面前人性得以充分暴露,战场与金融市场都是人性的试金石。

拯救的意义

如果说战争大片《血战钢锯岭》讲述的是信仰的力量可以创造奇迹,那么,《拯救大兵瑞恩》则抛出了一个关于“得付比”的难题:付出一个看似大得多的代价去拯救“瑞恩”(代表一个微小的得到),值不值得?

这部影片主要是讲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百万大军登陆诺曼底时,米勒上尉率领一支八个人的小分队深入敌后,去寻找空降部队的一名士兵——詹姆斯·瑞恩。因为他是家中四兄弟中的老小,而他的三个哥哥都已相继阵亡。马歇尔将军怕这颗独苗再出意外,使伤心的母亲绝望,于是做出不惜一切代价将这唯一的儿子送还母亲身边的决定。

八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一个不知生死的人,迎接他们的将是战火的洗礼和生命价值的重新认识。拯救的旅程也是一条通往死亡之路,人性在战争中受到考验。

我不想就影片的情节多作介绍,我想探讨的是,它所想表达的东西——拯救的意义。

“生命诚可贵”,而在战场上,那一张张长长的死亡名单,是那么轻易地从播音员的口中读出。“用八条生命去拯救一条生命”,这样的生命“得付比”带给我们的是更多的困惑。

为什么要这样做?在影片中,分队的一些成员一开始也有同样的困惑,“为什么用我们的生命去换取别人的生命,难道我们没有母亲,没有兄弟姐妹?我们不是一样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凭什么瑞恩就有这个特权?”

这样的生命“得付比”也只有在战争中才可能出现。战争是无情的,在战争中这样的情形又何止瑞恩一人呢?然而,导演刻意传达出来的价值观却是:珍惜生命和帮助他人。在影片中,拯救队员因为帮助瑞恩而知道家庭的温暖和生命的可贵,而瑞恩因为米勒上尉和拯救队而感悟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照顾更多需要拯救和帮助人们。尽管战争的爆发对于个体而言是不能选择和回避的,但是,帮助他人是可以选择并且作出决定的。

回到A股市场来,假如这是化解股权质押危机的一次解救行动,我们可以对号入座,找到电影中几乎每一个角色在现实中的原型:

第一,谁是“瑞恩”?

因为股权质押而陷入困境的民营上市公司(和它的大股东)。

第二,谁是“伤心的母亲”?

在股票市场长达十年的连绵下跌中失去了大部分本金的中小散户,现在,他们仅剩的一点点资金还套牢在那些因为股权质押而陷入流动性困局的中小创上市公司中。如果这些公司最终因为流动性问题而玩完,那么,持续它们的散户将会会不会彻底绝望?

第三,谁是“马歇尔将军”?

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为了不让“伤心的母亲”失掉她仅剩的一点希望而陷入绝望的境地,他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瑞恩。

第四,谁是“米勒上尉和拯救队员”?

米勒上蔚应该是一位级别不很高,但是富有责任担当以及指挥才干的专家型领导。

拯救队员包括地方各级政府,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银行和券商。

拯救行动,看似在救“瑞恩”,其实是在救那位“濒临绝望的母亲”——投资者的信心,而这,正是A股市场最终走出低迷的希望所在。

残酷的战场

拯救A股“瑞恩”的行动,是在一个残酷的背景下展开的。

从外部因素看,中美贸易摩擦给我国经济和市场预期带来诸多不利影响。

从内部因素看,现阶段中国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时期,导致经济扩张速度放缓,叠加消费结构升级,需求结构调整,对供给质量和水平提出更高要求,给企业带来转型压力。

而民营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突出,部分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惜贷不敢贷甚至抽贷断贷,造成企业流动性困难。还有就是政策落实不到位,保护产权、平等参与市场竞争、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等方面喊了多年,还是飘在半空中。

企业层面上,民营企业自身的经营理念、业务模式与经营风格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的企业经营较粗放,盲目上规模,过度加杠杆导致负债率高企,还有就是在环保与社保等方面缺乏规范和稳健的意识,无法满足和适应监管执法趋严的要求。

在股权质押融资上出现风险的民营上市公司,大多存在短债长投、融资期限错配的缺陷,股票质押融资来的钱,期限多为一年,而所投项目投资往往几年才能见效。还有部分民企依赖“影子银行“融资,在减持新规、资管新规、股票质押新规以及金融去杠杆等政策措施出台之后,马上就会遇到表外融资转表内的难题,导致融资环境恶化,资金链绷紧。

这些因素的叠加,导致A股市场在今年年初以来,就面临投资者信心不足,资金持续流出,股价阴跌不止的问题,尤其是中美贸易战开始后,在极低的估值水平之下,A股反而进入了加速下跌阶段,没有自行见底的迹象。

十月中旬,跌穿2500点后的A股,悲观已到极限。

当时总市值已不到43万亿的A股里,大面积的上市公司正因质押爆仓、平仓风险,面临极为严峻的股权稀释、授信压缩以及商誉毁损等连环险滩。

根据Wind数据显示,A股3400多家上市公司中,共有2422家的大股东存在股权质押情况,质押总股数5984.73亿股,占A股市场总股本的近10%,质押总市值为3.95万亿元。其中,约有600只个股的股价,低于股东质押平仓线。

市持续下跌,大股东质押比例升高。截至10月底,今年以来上证指数下跌21.42%,创业板指数下跌27.93%,小于30亿元的小市值上市公司上升到1182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的比例高达33%。两市总市值不断缩水,质押融资纷纷补仓,沪深两市大股东质押股份占其持股数的比重超过70%的上市公司有864家,其中民营企业753家,民营企业占比87%。

随着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风险爆发,导致企业股权不稳定,反过来又加剧了民营企业的资金紧张局面。融资不畅、股权不稳,民营企业陷入经营困境。

在这样的残酷环境之下,依靠市场自行出清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是无法承受之重。“有形之手”出手虽然不是最优解决问题的方式,但是,它能有效阻断恐慌情绪的传导,稳定投资者情绪和市场信心。

“值不值得”的争议

对于陷入股权质押困局的民营上市公司,该不该救?值不值得救?这个是一直争论不休的焦点。

原因是前段时间,对民营企业的作用与地位,忽然出现了很多杂音。

在关键时刻,刘鹤以一篇4000字长文做出了一个定调。他表示,社会上所谓“国进民退”的议论,既是片面的,也是错误的。

他特别强调,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一方面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另一方面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刘鹤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发现了一些误解和偏差,比如说有些机构的业务人员认为,给国有企业提供贷款是安全的,但给民营企业贷款政治上有风险,宁可不作为,也不犯政治错误。这种认识和做法是完全错误的。

他说:“我们必须从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认识这个问题。”民营经济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如果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整个经济的稳定发展;如果没有高质量的民营企业体系,就没有现代产业体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那些为了所谓“个人安全”、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行为,在政治取向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也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首次对国企“竞争中性”原则表态道,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各种争论戛然而止。各级政府部门认识到解救因股权质押融资出现困难的民企上市公司,是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一部分。

自从11月1日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之后,各级政府纷纷出台扶持民企的各项举措,有人统计了一下,央视新闻联播每天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新闻不少于5分钟,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事。

各路资金和各级政府积极组建纾困基金,救助陷入流动性危机的上市企业(主要是中小创民营企业)。

在很多业内资深人士看来,随着这一轮持续下跌,A股估值水平已经接近历史低位,存在较高的长期投资价值,参与这次A股股权质押救市的资金,有望在未来数年内取得不错的收益回报。

部分民营上市公司基本面良好,股价却受累于系统性风险,出现持续下跌,并由此引发了投资者对质押平仓的担忧,市场过度反应从而导致二级市场股价进一步杀跌。当大股东质押融资危机得以缓解之后,随着市场止跌回暖,预计其股价将回升至正常水平。

整体而言,经历大幅下跌的中小创公司,现阶段估值较低,出现了足够的安全边际。

以2018年10月底的数据来看,市盈率PE小于30倍的公司301家,占比35%。市净率PB小于2倍的公司489家,占比57%。

2018年初至10月底,质押率超过70%的公司股价的平均跌幅40%,而同期上证指数的跌幅为20%。股价调整显然已经过度。

尽管部分上市公司出现了股权质押危机,但是,企业的盈利能力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大部分公司盈利良好。

在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70%的864家上市公司中,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均保持正增长的有306家,占比约35%。2018年上半年,57家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超过10亿元,占比6.6%;396家公司净利润1-10亿元,占比45.8%。

部分高质押比例公司价值投资机会涌现,适时参与纾困行动,既可以帮助大股东解决财务困境,又能分享到民营上市公司经营改善、估值修复之后的收益。

比预期好得多的上市公司基本面吸引了更多的金融机构响应政府号召加入到纾困行动中来了。比如,四大AMC已介入10多家上市公司的债务重组及资本运作一揽子量身定制的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意在恢复企业的造血能力。

头部券商则纷纷成立FOF基金,加入到化解股权质押风险,拯救遇到困难的优质民营上市公司的行动中去了。

被拯救者将如何“报答”?

高层定调,政策托底,化解股权质押风险的各路纾困基金如何平衡自身的社会责任与市场机会?这是眼下的一个课题。

有位大型券商的老总坦言,建立纾困帮助陷入股权质押危机的上市公司,不仅仅是券商应该担起的社会责任,也是一次市场化的业务机会。

不过,目前在帮助部分遇到质押风险的上市公司时,金融机构原有的一些风险控制手段,也引来了一些疑问,比如,对于原有股权质押出现困难的民营上市公司,作为资金融出方的金融机构,由于不能采取强制平仓,往往采取罚息方式施加压力。

但是,罚高息不是最好的办法。会搞坏上市公司大股东的信誉,损害其尊严与影响。不利于圆满解决问题。

此外,在关于如何帮助陷入股权质押麻烦的上市公司走出困境这个问题上,金融机构的宏观管理层面与微观执行层面仍然有不同的态度。

比如,金融机构的业务部门与后台风控部门之间,由于出发点不同,时常存在一定的矛盾。

业务部门与客户的关系更密切一点,陷入危机的这些上市公司,当初可能就是营业部老总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营销来的大户,这些大户对营业部的贡献还不止于股权质押业务所带来的利息收入,而是包括资产、交易量、理财产品销售在内的方方面面,假如因为股权质押问题解决得不好,造成客户对该券商不满意,最后流失掉了,对营业部来说,就是核心客户的严重流失,损失惨重。所以,他们主张从“宽”。

而对公司层面,主管部门往往只关心这项业务的本金安全、收入与风险,对其他业务并不关注。所以力举从“严”。

金融行业或者资本的本质是逐利的,这也决定了他们常常顺周期开展业务,结果就是“晴天拼命送雨伞,下雨立马收雨伞”这种特点。

一旦出了风险,不管是市场风险还是企业流动性风险,立马就要翻脸收回资金,真的是“翻脸快过翻书”,这就是资本的“贪婪”本性决定了的。

但是,在对待股权质押出现风险的上市公司或者大股东时,不可简单粗暴地像对待其他个人债务人那样。

决不可把上市公司大股东往死里逼,要知道,一旦把他们逼急了,逼到绝望的份上,他们可能真的会自暴自弃。

如果不能做到雪中送炭,也尽量不要落井下石或者釜底抽薪。

要相信,绝大多数被拯救者会以行动证明自己被施救是值得的,配得上这样的善待。

当然,也有个别假“瑞恩”让参与拯救者感觉被“辜负”了。

上月中旬,刚刚拿到北京海淀区政府联手江苏银行北京分行发出的5000万元“纾困优质民企贷款”的博天环境,随即发布了清仓式减持公告,三大股东减持不超31.35%股份。市场一片困惑不解:民营企业一拿“救市基金”,股东就跑了,国资到底纾困了谁?

对于被拯救的人来说,需要用什么样的标准来量度被救是成功的,或者说,拯救行动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

那就是,这些在股权质押中遭遇麻烦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不仅是脱离危险活了下来,而且作为一种“报答”,无论以前做得如何,今后,他都应该努力去“做一个好人!”

正如,获救后的瑞恩所做的那样。

影片的最后,在生命即将离去,米勒上尉哽咽着在瑞恩的耳边说道:“Earn this ,earn it.”(别辜负)……一定要活下去。这句临终的遗言,不仅影响着瑞恩的一生:“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正直的人”。

40年后,瑞恩站在米勒上尉的墓碑前,用颤抖的声音问他的妻子:“Am I a good man?”“Am I still living well?”,他明白,好好好地活下去,便是对米勒上尉最好的报答。

是的,对于被拯救者而言,“别辜负”就是一种责任,“好好地活下去”,努力让“伤心的母亲”得到慰藉而重新燃起对生活的信心,别让那些为此付出努力的人失望,这就是最好的报答。

所以,对于上市公司或者实际控制人来说,需要严格遵守规则、承诺与信用,一被拯救立马就要跑路的人应该被唾弃而不是被仿效。

所有置身于金融这个“杀戮战场”的人,不仅要努力“活下去”,还要努力活成“一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人”!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