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将领们更喜欢同助理部长打交道,你了解吗

来源:小苗聊萌宠 2018-12-01 14:05:33

海军将领们更喜欢同助理部长打交道,而不愿同部长本人打交道。罗斯福认为,比起丹尼尔斯来,他更容易与海军将领们找到共同语言,并为这种错觉自鸣得意。那些老清头们把他蒙在鼓里一-他们在丹尼尔斯在华盛顿时,总是把各种庞大要求压下不提。只要丹尼尔斯一走,人们就把代理部长富罗斯福包围起来,向他提出各种要求。他也真的把自己看作海军统帅了。当发现助理海军部长没有旗帜时(总统和部长有),富罗斯福立即下令按照他画的图样制作了一面。从此以后,只要他一登上军舰的甲板,就鸣礼炮十七响,桅杆上就飘起他的旗帜。可是助理海军部长并不是全能的,他一直未能迫使海军官兵接受豪的命令。“您知道要是豪出现在军舰上会发生什么事吗?”当罗斯福对一位舰长说打算派豪去视察时,那位舰长对他说,“他一上船就会被抓起来,把衣服扒光,狠狠地教训他一通。”豪对海军估价不高,他认为军人在选举中没有发言权,而有组织的工人运动却是一股政治力量。豪对工人运动的领袖们非常重视。罗斯福收到了职业军人的尊重。他多次指挥舰队,显示了善于率领快速驱逐舰在海上航行的能力。年轻的罗斯福很熟悉海军中的年轻军官——威廉莱格、威廉海西、哈罗德斯塔克和赫斯本德金梅尔;他们所有的人(除去在珍珠港事件中使自己的晚年蒙受耻辱的金梅尔之外),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领导美国海军参加了战斗。

罗斯福终于充分认识了海军作为一种宣传手段在内政方面的意义。从一九一三年起,每年七月四日国庆节都有军舰在海德公园和波基普西城附近的赫德森河上停泊。一九一三年新型生力舰“诺尔斯达科他号”奉命在缅因州伊斯特波尔市庆祝七月四日国庆节,舰上的军官们大骂剥夺了他们在节日与家人团聚的主谋——以往这一天他们通常都留在基地上。可是助理海军部长就在离伊斯特波尔不远的坎波贝洛岛上。在这炎热的盛夏,舰上一名军官,身穿受检的礼服,佩带着带穗的肩章,手持军刀,走在伊斯特波尔市的大街上。他需要向罗斯福报告主力舰已经到达。这时迎面跑来一个小伙子,上身穿着衬衫敞着怀、下身穿一条又肥又大的法兰绒裤子。军官对他喊道:“喂,小伙子,到哪儿能找到这位罗斯福?”小伙子原来就是罗斯福。他要求转告舰长,他要登舰,检阅官兵。尽管他没穿礼服,照样鸣礼炮向助理海军部长致敬。礼炮的轰鸣使市民们很开心。

看到礼炮的闪光,他们确信美国海军是强大的,助理海军部长无所不能。在美国,只有在联邦政府中身居要职的人才能参加“瓜分猎物”的领导工作,从而有可能报答老相识的忠诚,并能结交新朋友。联邦政府中的各项职务均由获胜的党进行分配。一九一二年大选后,普遍撤换了共和党人,由民主党人取而代之,富罗斯福积极参加了这项工作。他可以利用自己的职权满足想在海军部得到一官半职的那些亲友的要求,可是罗斯福优先考虑的是,过去和他在纽约州一起共事的那些人。故乡纽约州的求职者人数很多,他们全都渴望谋求到差使,以致罗斯福不得不利用他同邮政部长伯利森和财政部长麦卡杜的良好关系来满足他们的要求。坦慕尼的老板们很快就看出罗斯福奔走这些事的目的绝不是简单地行善,而是有他周密的打算——提拔自己人,为个人培植土壤。坦慕尼猜疑他不怀好意—要建立一个在罗斯福控制下的对立的政治组织这时,州内正在风传美国政治生活中极其平常的一件丑闻。“傻瓜比利”——坦慕尼支持的州长苏泽尔——造了反。不久前在反对罗斯福当议员的斗争中还是驯服工具的“傻瓜比利”,把市政管理局大楼改名为“人民宫”,并攻击査墨菲及其心腹们。

罗斯福暗地里支持具有自由思想的州长,可是苏泽尔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坦慕尼没费多大力气就掲发出州长曾从选举基金中抽出资金,在交易所进行投机事业。案子对苏泽尔很不利,他向罗斯福求援,要罗斯福为他向威尔逊总统求情。豪为了维护罗斯福的利益,给了“傻瓜比利”一个冠冕堂皇而毫无内容的回答模棱两可的回答结果苏泽尔被撤职并承担了刑事责任。这桩丑闻带来的后果是出人意料的。州里的善良公民不仅憎恶坦慕尼的肮脏诡计,而且对整个民主党产生了反感。墨菲失势和共和党获胜已是在所难免。罗斯福认为时机已到,于是请求威尔逊委托他来恢复民主党在纽约州摇摇欲坠的地位。威尔逊很清楚,机敏程度远远超过其年龄的罗斯福是想当这个要害州的州长。从另一方面来说,罗斯福对党的忠诚也是无可置疑的:他表面上只是关心民主党的成败。威尔逊耍了个滑头,含糊地暗示他支持罗斯福。他甚至答应接见纽约州民主党的领导人,但是,却用各种借口一再拖延,始终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受到总统支持的鼓舞,罗斯福让人放风说,他将出任纽约州州长。报纸很快就议论起这件事。罗斯福企图利用人们对墨菲集团贪赃枉法的不满浪潮,攫取州长宝座。

然而,坦慕尼聚集了力量。一九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众议院最重要的拨款委员会主席菲茨杰拉德代表二十名纽约市国会议员指责说:“自称代表政府讲话的造谣者们把我们看成是走狗、懦夫、强盗和冒险家。”威尔逊看得清清楚楚,他必须在众议院十名议员和一名贪图功名的助理海军部长之间作出抉择。第二天,美国人在《纽约时报》上看到了威尔逊的声明:“我对菲茨杰拉德先生有着最良好的感情,并且从未支持过把坦慕尼的国会议员看作是走狗、懦夫、强盗和冒险家的意见。”罗斯福只好打消了当州长的念头。为了保全面子,对他准备出任这个职务的传闻进行了公开的辟谣。尽管有豪的指导,富罗斯福终究是一名“幼稚的”政治家,富兰克林利用自己的导师外出休假的时机,在辟谣之后,接着又发表声明说,他打算作纽约州的众议员候选人。他给路易斯豪拍了一封电报。富兰克林表示歉意说,他“还未学会掌握自己”,同时又说,这是出于“严肃的政治上的考虑”。他再次请求威尔逊的支持,总统答应帮忙,这一次他支持了罗斯福。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