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元规无端怀疑吕子臧,造成兵败城陷,南阳古城几乎变成了废墟

来源:曾经错过的年华 2018-12-01 17:59:56

武德元年十月上旬,朱粲又集结了八万多兵马,向南阳进攻,扬言要抢掠这座古城。李渊立即诏令新任的邓州刺史吕子臧和朝廷的抚慰大使马元规共同守卫南阳,击败朱粲。两人经过一番策划之后,吕子臧自领三千人马迎战朱粲,让马元规带领五千兵马埋伏在城南卧龙岗旁。朱粲的队伍人多势众,打起仗来一向是蜂拥上前,如洪水一般冲过去,毫无章法可言。吕子臧与朱粲刚一交锋,便回马逃走,领着他的三千轻骑向卧龙岗旁驰去。朱粲一见,哪里肯舍,便与张树榜等一起,指挥他的队伍随后赶去,追到卧龙岗旁的一片林子边上,却不见唐军的影子。

正在东张西望的时候,忽见岗下一片洼地里有唐军的旗帜在缓缓地摇动,朱粲忙向部下命令道:“唐军在那里,快追过去,消灭他们!”张树榜急忙说道:“大王!那片洼地四面临岗,只有一个小小的进出口,里面败草丛生,一旦有唐军在岗上埋伏,堵住出口,我军怎么办?”朱粲听后,不由后悔道:“是啊,我倒没想到这一层哩!你看,大军已经冲过去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吧。”张树榜见朱军将士一齐涌向那块岗下的洼地,也只好尾随在队后,心中暗想:“一旦有唐军的伏兵出现,我就掉转马头先逃出去。”

过不多久,吕子臧的人马已经拦住那个出口,岗上伏军随着马元规声令下,万弩齐发,岗下的朱军纷纷倒地,眨眼之间,死伤无数。本来混乱的朱军,这一下乱得更加厉害,七八万人拥挤在一块低洼的狭小地面,四面高岗上有唐军狙击,出口又被严密地堵死,急得朱粲两眼血红,大声叫骂着,命令全军突围,可是四面都有唐军把守,从哪里冲出去呢?还是张树榜脑子好使,急忙指挥士兵用洼地上的败草,扎成草把,组成一支百人火把队,燃着后,张树榜也手持火把,身先士卒,领着那支火把队伍在前面开路,指挥朱军突围马元规一见敌军手举火把冲过来,不由一惊,座下的战马见到大火更是吓得哇哇乱叫,向旁边闪过去。

张树榜趁机带着朱鬃突出重围,向南逃去马元规、吕子藏又在后面追击,杀得敌军尸横遍地,沿路一片哀号之声,这一仗朱粲吃了大亏,死伤了三千多人,其余大部分逃散了,身边的残余兵马只有七八千人了。朱粲气得大骂道:“这座南阳古城,老子非打进去不可!”遂与张树榜又率领着队伍去收集余部,伺机攻占了冠县,朱粲说:“人的一生不过富贵二字,我何不也做几天皇帝,在青史上留个名哩!”张树榜忙支持道:“大王人多势众,纵横数千里地,早该登基了!”于是,朱粲在冠县自称“大楚皇帝”,改年号为“昌达”。

自起义以来,朱粲带着军队总是打来打去,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连一个正式的妻子都未娶,他对部下说:“这次登基做皇帝了,我也要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你们快去替我选妃子去!”朱粲在冠县城里忙着称帝选妃,这消息很快传到南阳城,吕子臧立刻对马元规建议说:“朱粲刚被我们打败,军队的元气还未恢复,现在又称皇帝又选妃,闹得一塌糊涂,我们应该趁机去攻打冠县,这是歼灭朱粲的最好时机。”马元规却不答应,他说:“我军刚打了胜仗,也该休整一下,朱粲新败,古人说穷寇莫追’,何必那么性急?朱粲正在高兴头上,他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啦!”

吕子臧又说道:“如果我军不及时前去攻打,朱粲的军队重新收拢起来,等到力量强大而粮食吃光时,他们就会狗急跳墙,来与我们拼命的,到那时我们就不容易一举歼灭他了!”马元规仍然不答应出兵,吕子臧见左说右说都不行。果然不出吕子臧所料,朱粲不久忙完了他做皇帝的事情之后,便集合余部,率军进攻南阳。准备要报卧龙岗被围之仇了。吕子臧面对城外的朱粲大军,气愤地对马元规说:“若是早听我的话,眼前怎么会被困?”马元规仍不服气地说:“兵来将挡,我先领兵出城,与朱粲打一仗,试探一下他的虚实再说。”不料,朱粲兵马众多,马元规刚领兵出城,便被朱军团团围住,若不是奋力拼杀,很有可能被朱粲活捉了。回到城内,马元规后悔地说:“早听你的劝告,绝无今日之败,看来只有固守城池了!”

吕子臧不无忧虑地说:“你哪里知道,这南阳城是一座古城,修建于东汉时期,距今七百余年,由于年久失修,加上风雨侵蚀,城墙早已破旧不堪,还怎么固守?”马元规一听,不满地间道:“那你说怎么办?不坚固守,难道向朱粲投降吗?吕子臧也不高兴地说:“我不是要你去投降,我认为,固守只能是暂时的,应该向长安求援才行,没有救兵来援助,这座城是固守不住的。”马元规却说:“求援有什么用?朝廷的主要兵力正在与陇右地区的薛氏父子大战,哪里能有军队派来?““老夫这一次非把命丢在你身上不可。”吕子臧听了,气得一时无话,料定自己终难逃脱这一劫了,无可奈何地说:“你埋怨我,我又怪谁呢?咱们还是合力守城吧。”

二人正说着泄气话,士卒跑来报告:“朱粲开始攻城了,攻势还猛得很哩!“吕子臧立即建议道:“要命令全城的年轻百姓都一齐守城,要求每人自带滚木十根、镭石十担,只有增强城上的防守力量,才能制止朱军的攻势。”马元规听后,对身后的书佐官说:“快去起草文告,就依照刺史大人的意见办!”吕子臧听后,苦笑道:“这次接受意见好快,早听我的建议,说不定敌军已被我们歼灭了!”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南阳城里的百姓被动员起来,纷纷投入守城战斗之时,天公却不作美,连日降下大雨,一夜工夫,城墙多处被雨水冲倒,朱粲一见,冒着大雨指挥他的军队冲进了南阳城,吕子臧对马元规大声斥责道:“你一意孤行贻误了战机,不仅害得你我活不成,南阳城里的老百姓都要遭殃了!”说罢,带着他自己的队伍前去与朱粲的军队进行巷战,直至战死,吕子臧的事情后被李渊听说,受到这位高祖皇帝的大力赞叹,立即诏令部下说:“吕子减是一位忠臣,要好好抚恤其妻子儿女,以示嘉奖!”马元规无端地怀疑吕子臧,造成兵败城陷,自己也搭上了一条性命,更使南阳城里数万百姓遭受朱粲大军的摧残与蹂躏,南阳古城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