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甜宠文:镖局头子女主vs暗探首领男主,娶个媳妇,赠了个相公

来源:暴风雨小说社 2018-12-01 09:51:44

嗨,很高兴能在这这里相遇,上一篇小编还推荐了几本都市小说,今天换换口味吧,给大家分享几本古言的甜宠文,一起来看看。古言甜宠文:镖局头子女主vs暗探首领男主,娶个媳妇,赠了个相公

一,《妖凤邪龙》

“将她带到实验室!”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人向旁边的人吩咐道。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小说网。“是!” 不一会儿,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被带到了实验室,小女孩有着一张精致的娃娃脸,白皙无瑕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红,微嘟的小嘴粉嫩诱人,大大的眼睛清澈见底,如婴儿般纯真无辜,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惹人怜爱,但是她的手脚却被粗大的铁链锁着,随着她的走动,铁链铮铮作响。 先前吩咐的人看见她,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又带着一丝恐惧,带她进来的人听从那人的指示,将小女孩按坐在特质的椅子上,“啪啪”几声,女孩的双腿被分别固定在两个椅腿上,手臂被固定在扶手上,身子也被钳制在椅背上。 那人朝助手吩咐道,“记录好数据!”然后伸手一扭手边的电流调节器,霎时安静的实验室中全是电流咝咝的响声,女孩身子不停地抖着,但是那双眼依旧清澈见底,没有痛苦,也没有憎恨,什么也看不出,甚至脸上依旧挂着笑。 那人眯眼观察着小女孩的反应,然后用力一扭,电流调节器的指针达到顶点,电流咝咝的响声更加瘆人,小女孩全身抽搐,脸上却依旧笑着,没有发出任何呻yin声。 那人仔细地观察着她,过了好久,终于将电流关掉,吩咐助手,“过会儿先抽血,再给她注射药物!”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那人走出实验室之后,再也掩饰不住身体的颤抖,他在害怕!是的,他害怕那个才十岁的女孩,每次不管在她身上做什么,她都不会哭喊,只是静静地笑看着他,那笑很甜美,但是却让他心中一阵阵地发寒。 任由那些人抽了血,然后又给她注射了不知名的药物,小女孩又被扔进那冰冷黑暗却牢固的小屋,身体一阵阵的疼痛传来,她知道是那不知名的药物发挥药效了,靠着墙壁坐在地上,嘴角勾着淡淡的微笑,对于疼痛,她早已经麻木了。 四岁之前她很幸福,因为她从小就很聪明,又长得惹人喜爱,爹地妈咪都很疼她,但是,一切都在那一天毁了。

二,《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她穿越成了废物外加无颜女,他,狂傲腹黑一世,但是对女主却是个例外,两人的爱情故事很甜美,值得一看

“敢给我装死?你以为这种小伎俩能瞒得过我吗?赵嬷嬷,给我打,狠狠的打,直到她自己张开眼睛为止,我看她能装多久!”“是,夫人。”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过来,凤语宁顿时觉得左脸火辣辣的痛,耳朵也嗡嗡作响,脑袋还隐隐作痛。凤语宁不悦的蹙起眉头,想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变得像千斤顶一样沉重。  努力了很久终于费力的睁开眼,可她一抬头却发现两个穿着古装的中年女人居高临下的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厌恶的表情。  本来想骂人的话全部哽在喉间,凤语宁愣愣的瞪大眼睛看着她们,脸上一片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古装片现场吗?  “哼,我就知道你是装的,才一巴掌就装不下去了吗?”衣着华丽的女人扬着下巴,睥睨着地上的凤语宁,语气轻蔑讥诮,“我告诉你,圣旨已经下了,你就是死了也要和燕王结阴婚,你现在老实点嫁过去,若是运气好的在半个月内怀上燕王子嗣,燕王死后你也有个依靠,若是运气不好怀不上,你只要别学你娘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下半辈子也可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  听到声音凤语宁回过神来,再次看向那两个人,这时脑海中自动跳出关于她们的信息。衣着华丽,说话总是高高在上的那个是大楚国工部尚书凤明辉的夫人王氏,另一个则是王氏身边的心腹嬷嬷,赵嬷嬷。  而她,则是工部尚书府的大小姐……大楚国?工部尚书府大小姐?这是什么东西?还有王氏说的嫁进燕王府又是怎么回事?  “小贱货你听清楚没有?你若是不肯老实,我就让人把你的手脚打断,让你变成废人,看你还拿什么闹!”见凤语宁久久不回答,王氏厉声威胁道,看向凤语宁的眼神充满厌恶,像是看到这世上最肮脏的东西似的。

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开始涌入脑中,凤语宁此时脑子乱得很,没心情与王氏计较,敷衍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见凤语宁终于老实了,王氏警告几句就带着赵嬷嬷走了,风语宁终于可以安静下来整理思绪了。

三,《婚后玩命日常》/ 镖局头子女主vs暗探首领男主, 她女扮男装多年,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和丞相府姑娘柳倾,选择了结婚,可是后来大家万万想不到,娶回来的的妻子是个男子,娶一个媳妇,附赠了个相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了?还是书友们自己去看吧

秦双河上最大的一艘精致画舫,挂着的扁头正是临阳城中有名的飘摇坊,飘摇坊里头最负盛名的几个花娘正陪坐在画舫中宴饮的客人身侧,捂着唇笑得花枝乱颤。这场初春就摆开来的画舫宴的客人皆是青年男子,偌大的中阁分散坐着几个绫罗绸缎的男人,身侧皆有衣着清凉的花娘陪侍在侧。  贺兰叶也混迹在其中,与他在临阳相识的几个友人举杯推盏,听着小曲儿品着小酒,好不惬意。  他盘坐在宴席角落的一处,身侧坐着一个怀抱琵琶衣衫半褪的少女,娇滴滴给他劝着酒。  贺兰叶不过十七,年轻俊俏,一身时兴的灰色绉纱直裾,腰系缂丝腰带,簪着灰白铜簪,额前留着刘海,微微遮盖着眉峰,眉下一双圆溜溜的杏仁眼,嘴角不挑而上弯,却是天生笑唇。  他相貌生得好,又是头一次到着临阳的花船画舫上来,花娘爱俏,捧着心服侍着他,媚眼如丝,含情脉脉给他抛着媚眼。  他手中端着晶莹剔透的酒杯,抿着醇香美酒,饮的惬意,忽听见席间有人叫他。  “松临,愚兄记得你近来似乎无事,不知道接不接镖?愚兄这里有一桩好买卖。”  叫他的人是户部周主事家的郎君,自打与贺兰叶相识之后,一见如故,常常利用他父亲职位的便利,想法儿给贺兰叶撺掇一二差事来。  贺兰叶抬手一口饮尽了杯中美酒,懒散散开了口:“小弟先谢过周兄,不知道是什么差事?”  他开了口说话,声音与他的相貌有着两份违和的低沉,沙沙的,有种意外撩人的韵味。  “说来松临大概知道,柳丞相家有一个常年养在外家的孙女儿,行五。这柳五姑娘派人递了话来,打算寻一个靠谱的镖局接了保人的镖,护送她回临阳。我这思来想去,此等好事,一该给了我兄弟你;二来呢,这漠北万仓镖局的名声是享誉天下,如今到了临阳,好的差事总越不过你去的。”  贺兰叶起初一听能有镖接,刚打起兴趣,一听见了保护一个姑娘,寻思着刚了巧,由他出马贴身护着一个女子,比之其他活计倒来得方便些,遂颔首听着下文。

今天小编分享的几本古言甜宠文就到这里结束了,每一本小说都是值得一看哦,喜欢的小伙伴直接点击文中的链接就能阅读小说了,还不要忘了帮小编分享、点赞收藏哦,我们下期再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