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甜古文:传闻她相貌奇丑,被人下毒后重生,不再是柔弱的她了

来源:小猴子小说社 2018-12-01 11:57:47

今天推荐的几部高甜古文不仅有甜甜的恋爱,看女主逆袭虐惨恶人也是件很爽的事情:传闻她相貌奇丑,被人下毒后重生,不再是柔弱的她了。

1、《吾家有妃初拽成》

简介:传闻说她相貌奇丑,被人下毒后重生,她已不再是柔弱的她了,该报的仇都要报了。

【内容】 “他,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穆容冽回神问道。 “呵!怎么可能呢?年年七岁,我才十七,哪有这个本事把他生出来,只是这小孩从小爱跟着我,便叫去我娘亲而已,一个称呼,并没有血缘关系啊!难道王爷不知道?”她还以为他或多或少也会查一下年年的来历,不管能不能查到,只是没想到他一门心思想着解除婚约,直接告到皇帝那里去了。 也是,像她这样又丑又没用了人,他当然是想快点甩掉的好,哪里顾的了什么查不查的? “你骗了我!”这是穆容冽最后从口中能挤出来的话,“你是故意以此让本王解除婚约的!” 心中一股闷气,他发觉自己是被这个女人骗了,看着她脸上得意洋洋的样子,他总感觉丢失了些什么? “我哪有骗了你啊,王爷?这取消婚约是你自己去向皇上说的,你竟然怪我,我可什么都没做。而且,王爷,你不是从小就很讨厌我,想着和我解除婚约吗?现在解除婚约,你一身轻,我也落的个舒坦,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岂不是更好?”一切缘由都是你丫的搞出来的,现在倒来怪我,真是奇怪了。 “呵呵,也对,本王又岂会娶你这个丑八怪?”穆容冽笑的有些假,却觉得这事本来就是他造成的,他本来就讨厌这个女人,现在婚约解除了,不是更好,只是这是在一种欺瞒的状况下解除的,到底是谁放出谣言,说南宫如歌有个儿子五岁的? “那既然如此,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再见!啊,不,是再也不见的好,虽然这可能不大,但我还是祈祷一下。”南宫如歌挥挥手,带着自己骄傲的面容离开的着聚集众人的烦人地。 “三皇兄?” “我没事,回去吧!”穆容冽突然觉得,南宫如歌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而且,在与她讲话的时候,为什么他总是喜欢把目光盯着她看,明明一直很讨厌的人,可是今天,他的视线却一直不肯从她身上离开,这,到底是为什么?

2、《重生之美人凶猛》

简介:这部小说的男女主都不是弱者,女主狡诈腹黑,男主又桀骜不驯,两人的互怼互宠日常是主线。

【内容】她的身体似乎微微一僵,随后转过了身,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如仙子临尘,让人完全忽视了她的长相,而她身上的气质更是让他一惊,似乎她又与仙魔女重叠了。 “原来是辰王殿下,臣女有礼了。”她的声音如清晨的露珠在花瓣上滚动过后的清幽,让他心禁不住一动。 “免礼。”眼微微一闪,带着探究的神色注视着她。那瞳仁中闪着珠玉琉璃都无法媲美的剔透璀璨,而眼底蕴藏的是深不见底的暗沉。 “谢辰王。”她慢慢的起身,声音波澜不惊。 佟夜冥唇间噙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慢慢地向她走近。一股清贵之气逼迫而来,而她渐渐地笼罩于他的阴影之下。 越来越近,近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缭缭绕绕,慢慢沁入了她的脾脏,她漠然地抬起头看向了他,直到他快与她贴近之时,他轻笑一声与她擦肩而过,才昂然而立,似乎天地之间唯他独尊。 莫离殇静静地站在他边上,他依然如前世般潇洒如风,俊美如玉,灿烂的金辉之下,皮肤透着晶莹,就连飞扬的墨发亦熠熠生辉,侧面看去,饱满的额上几缕发丝微微轻扬,掩映着他犀利的眼神,让他显得更加柔和却多了分不羁,她仿佛又看到了醉卧花丛中的他,可是物是人非,心却早就凉透,没了当年的悸动了。 “你在看本王?”他淡淡地声音听不出一点的起伏,让人捉摸不透他心中所想。 “是王爷挡住了我看花的视线。”她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噢?”他似乎愣了愣,转过头来,眼中含着戏谑,笑道:“本王可以理解为这是你用来接近本王的手段么?” “王爷有什么需要臣女肖想的么?” “呃…”佟夜冥微微一涩,想以她与清王的亲密,心头有些恼怒,难道她就这么看不起自己么?她不过一个大臣之女,竟然也看不起自己,难道她真以为自己攀上清王的高枝了么?难道她以为清王就一定能登大宝么? “王爷若无事,臣女告辞了。”莫离殇微微一敛身欲离开。 “等等,你可知你父亲要将你许配给本王?”

3、《皇后难为》

简介:只不过进宫探亲,却撞破了惊天大秘密还做上了皇后的位置。但做皇后怎么有这么多事要做啊,还要想办法取悦皇帝,这个皇后不要也罢!

【内容】饶是再多的烦心事,看到她之后总是能消散开去,纪凛跟着她走到了桌旁,两碗拌好的葱油面放在那儿,还摆着数碟添加的小料,搭配一碗小馄饨汤,上面漂浮着未完全化开的猪油,和那葱花撞在一块儿,晃晃悠悠的腾起雾气,香味四散开来,引人垂涎。  沈嫣还喜欢在面里拌些佐料,切丝的萝卜和瓜,再撒些碎仁,玳儿特调的葱油混上这些,入口后面的劲道与之融合,便是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要令人满足。    纪凛抬起头,她的脸上就写着满足二字。连带着他手中的这碗面滋味都不一般了起来。    纪凛低头尝了口,耳畔传来了她的声音:“怎么样?”    “火候还差一些。”    “是吧。”沈嫣点点头,同意他的话,就差了这么点。    虽说和市鹤桥的老师傅做的不一样,但玳儿的手艺是毋庸置疑的,沈嫣还比往常多吃了些,收拾过后,手里端着木槿泡的清茶,小口喝着助消化。    坐在对面的纪凛,手里拿着适才沈嫣看过的书,翻看着。    沈嫣看了他一会儿,纪凛抬眸,她笑着放下杯盏:“皇上难得清闲。”这一年里他极少在正中午过来,即便是来了也是有事,像现在这样用膳过后清闲坐着,还是头一回。    “南平许大人一案,刑部郭大人已经出发,王郎中随同。”    “皇上选了王家三公子。”沈嫣轻笑,皇上这是故意的,谁不知道王国公与自己的小儿子不合,偏生王家太夫人对这个嫡亲的小孙子疼在心尖,皇上挑了他前去,王国公想反对又没理由,想说又说不得,怕是要悔。    纪凛说的正经,没有半分徇私在里面:“王郎中在拢州出任几年,对那一带熟悉,南平距拢州也不远。”    沈嫣抿嘴,也就是因为如此,王国公才反对不起来,跳脚担忧的是他,如今挑了他自家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至于王郎中听不听自己父亲的,那是别人家的家事,皇上哪里管得着呢:“有郭大人在,这次的事一定能妥善解决。”    说到这儿,沈嫣提起了今天去延寿宫请安:“母后的意思,左右不过是个太监,永嘉长公主求了情,母后那儿做主给了面子,将人罚了后赶出去宫去。”    “看来这太监很得她的心。”捅出这样的篓子她还要保他平安,赶出宫去之后只要有人拂照,这日子也不会难过。    “听闻在公主府时就在身边侍奉了,那时出嫁也没多久,应该是宫外挑的,没从内务府里过。”既然是宫外带进来的,出宫之后更好查也说不定,“短短几年中就深得长公主喜欢,又能让长公主保他,想必是有些手段。”    “出宫多有不便,我派两个人过来。”

这几部经典的古代宠文,躲在被窝里看都会偷偷甜得笑出声来,各位看官赶紧看起来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