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皇对匈奴军队的进攻,表现出一副英勇无畏的样子,其实心里也怕

来源:小辉评论时事 2018-12-01 17:48:14

有次,始皇在出行中,不料竟遇上了匈奴人的军队,而面对众多匈奴人的围攻,嬴政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极其勇猛地冲了上去。他觉得自己是堂堂大秦国的皇帝,功盖天下,百民宾服,而自己又一向对自己的武功颇为自信,自己不应该怕这些野蛮的匈奴人的。眼见自已的主子都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始皇手下的那些文武大臣及500名兵士自然也不敢怠慢,纷纷挥动手中兵刃,向敌方冲去。然而,转瞬之间,始皇嬴政便意识到自己错了。不但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自己完全低估了奴人的实力了。

在此之前,他总以为自己武功高绝,一般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现在,当他真的与这群剽悍壮硕的匈奴人交上手的时候,他才真正觉出了自己的无能。虽然刚与敌人交手几个回合,但他的虎口已经被对方震得隐隐作痛,胳膊也麻酥酥的,若不是命悬纤发之上,他可能连剑都握不住了。在他的眼前晃动着无数的刀光剑芒,而且都不停地向他身上的各个部位砍来刺来,他只得下意识地,手忙脚乱地来回遮挡着随时都会让他溅血当场的刀剑。不过,幸好他并没有受伤,但这并不是因为他能够抵挡住所有向他来的刀剑,而是他的身边有无数的兵士在兢就业业、无所畏惧地死命护卫着他。匈奴人也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了他的不同,因而对他也格外垂青,争先恐后地把兵刃招呼到他的身上来。

惨叫声在始皇的耳边不断地响起来,也不断地有鲜血喷溅起来,有的甚至喷在他的衣服上。不过,不幸的是这些惨叫声和狂喷的鲜血都不是匈奴人的,而是始皇身边的那些秦国兵士的。虽然又有兵士及时地补上死去的同伴所空出来的位置,但毕竟他们只有500多人,而那些凶悍的匈奴人却有100多人且几乎没有损伤。始皇几乎已经被眼前的惨状给镇住了,这些随行的军士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啊!然而现在,在这些匈奴人面前,他们却都如同老弱病残般不堪一击。看着自己的兵士一个个惨叫着跌落马下,始皇嬴政的心猛地收紧了,如果匈奴人个个都像眼前的这些人一样悍勇善战,那么自己的天下可真的极有可能会被这些蛮夷之人夺去,就像当年的大戎外族攻破西周的都城镐京一样。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皇上,皇上,咱们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呀!依奴才的意思,我们应该全力向东突围,和大部队会合,这样才能把匈奴人击退!”赵高拼命提马跑到始皇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他的脸上溅满了鲜血,身上也有几处伤口正在向外淌着血。“不,朕还要和他们打,朕是堂堂大秦国的皇帝,朕要让他们这些野蛮人尝尝朕的厉害,你躲开,朕可不怕他们!”始皇有些气急败坏地大叫着。虽然自己这边处于完全的劣势,但他仍然要死撑下去,或者说是要在面子上维持下去。到任何时候他都不会示弱于别人,这是他一贯的原则。赵高也知道始皇不会听从自己的建议。嬴政从来就没有把匈奴人放在自己眼中,他也势必不会因为匈奴人的如狼似虎而退却。如果没有人在旁边督促,他真的会死撑到底的。赵高的心里非常清楚。

“皇上,大丈夫能屈能伸,您又何必跟这些野蛮人一般见识呢。今日暂且放过他们,等回头再好好地让他们知道知道皇上您的厉害。再说,即使真的让他们现在就心生骇意,可万一您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那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不就成了没头的苍蝇了吗?”说着,赵高冲着那些残存的兵士一挥手,而后大吼一声,拉着始皇的马,径直向东边的匈奴兵马冲了过去。赵高知道,到时救出了始皇之后,受到的虽然会是几句轻描淡写的责骂,但始皇一定会在内心里对他存有感激的。那些勉力支撑的秦兵早已被眼前这些个个勇善战的匈奴人吓破了胆,巴不得赶紧离开这近乎死亡的包围呢。一听赵高招呼他们保护始皇向东突围,立即极其迅速地纵马奔到始皇的左右,共同呐喊着向外冲去。冲出去才有可能保住性命,如果继续留在这包围圈中,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也许是人多力量大,又也许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境遇使这些犹如困兽的人焕发了旺盛的战斗力,经过一番惨烈的浴血奋战之后,他们真的从密集四周的匈奴营队中冲出了一条血路,而后径直向东方仓皇地逃窜而去。那些匈奴人自然也不肯就此让他们逃逸,也争相呼喝着在后面紧迫不舍。他们南下的目的就是要抢夺财物,如今一无所获,他们自然不会罢手了。他们一边大声吆喝着自己胯下的坐骑,一边不停地弯弓搭箭,向前面的秦军射去。匈奴人过的就是游牧狩猎的生活,因而不但个个生得身体壮硕,而且大都是箭法出神。如今虽然身在飞驰的马背之上,但却依旧几乎是箭不虚发,所以不断有秦兵惨叫着从马上跌落,即使是没有立即便死,转瞬之间也被后边匈奴人杂沓的马蹄踩成一堆烂泥。接连不断的惨叫声越发使前面的人心惊胆寒,也不敢回头,只是一个劲儿的抽打自己的坐骑,全速奔逃,连始皇嬴政也和他的那些兵士们一般无二。此刻,他早已将自己的豪言壮志抛到九霄云外了。

众人急切的呼喊之中,他们终于望见了自己的后续部队,而那些人见如此多的人马向自己这边奔来,一时之间都惊呆了。“大家赶紧救驾,保护皇上,攻打匈奴人!”赵高以及几名武将在马上扯开嗓子冲着那群兵士们大声地叫道。听到他们的叫声之后,那些尚在惊愕之中的兵士这才如梦方醒,各执兵刃直奔匈奴人而去。他们此行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给始皇壮声势,另一方面还要保护始皇及随行嫔妃和一班文武大臣的安全。如今一见自己的主子有性命之忧,他们自然都不敢怠慢了。眼见来了救援部队,始皇也长出了一口闷气,终于可以喘口气,歇歇神儿了。刚才的惨状让他依旧心有余悸,不敢轻易去回想。虽然他刚才是一副英勇无畏的样子,但那多半是装出来的,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怕得要命。好在现在见到了后续部队,这下可以不必再装模作样地与那群野蛮人短兵相接另了。

他在马上双目微闲,极为惬意地伸直了腰。刚才一直半伏在马上疲于奔命,现在终于有机会使自己的腰舒展一下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他的这种念头是如此的急迫,以至于他都没有时间回过头去观看战场上的情形。一阵阵激烈狂躁的厮杀之声从他的背后传过来,他的心中竟又有一种征服天下的快感油然而生,他感觉自己仍旧是整个天下的强者,刚才的尴尬只是一种意外。忽然,始皇嬴政胯下的坐骑发出了一连串的暴叫,而且几乎是与此同时,那马猛地向前蹿去。正在马背上舒心惬意的伸着懒腰的始皇冷不防被弄了一个大趔趄,差一点儿从马上栽下去,幸亏他还算是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马缰绳,这才没有被自己的马甩到地上。抓牢马缰之后,他连唤数声,想让自己的坐骑安静下来,但那马却如同疯了一般,依旧向前狂奔而去。

始皇身边的赵高也极为诧异,他唯恐自己的主子发生什么意外,也连忙催马追去,这才看清始皇坐骑的后臀之上插着一支雕翎箭。那马定是吃痛不过而向前狂奔的,而箭也一定是匈奴人射来的。就在他们刚刚奔走之后不久,一小队匈奴兵士也在为首一名面目清秀俊俏且皮肤白净的年轻将官的率领下如同鬼魅一般尾随二人而去。所有的秦军将士都在对匈奴人作拼死抵抗,根本无暇阻挡他们。嬴政只觉得耳边响彻着呼呼的风声,身边的景色不断变化,他不断抽打着马屁股,死死地拽着缰绳,仿佛自己的性命都在这小小的一根缰绳之上。等到始皇觉察到不对时,他已经无法停下狂奔的马蹄,那匹平时十分听话的马今天却像发疯般不停地狂奔。其实这匹马是因为中了箭才会有这般疯狂的表现,只是嬴政没有发现扎在马身上的那支箭罢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