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母亲程氏是贤妻良母:相夫讲方法,教子有妙招

来源:谈文说史 2018-12-01 17:50:38

苏轼母亲程氏在18岁时嫁入苏家,当时苏洵年仅19岁,还是一个未知世事的懵懂少年。司马光在为程氏所写《苏主簿夫人墓志铭》中赞美她“喜读书,皆识其大义。并说:“夫人姓程氏,眉山人,大理寺丞文应之女。生十八年,归苏氏。程氏富,苏氏极贫。”

程氏嫁入程家后,两人婚姻生活曾一度过得十分艰难。于是,有人建议程氏求助于自己的娘家,但却被有志气的程氏一口拒绝了,她不愿意听到别人说自己丈夫靠她家里接济来维持生活的闲言碎语。据说,苏洵从小就很不喜欢读书,不知自强和上进。婚后依然没什么改进,照旧到处游荡,不懂得挣钱养家,一度使得从富家嫁过来的程氏抑郁不乐。

苏洵后来自己也承认“昔予少年,游荡不学,子虽不言,耿耿不乐,我知子心,忧我泯没。”也许是在婚后妻子程氏的百般苦劝之下,或者是受到了艰难时世的客观逼迫,苏洵忽然在他25岁那年幡然醒悟,决定“治学”发奋读书自强自立。

先说苏轼的出生年月问题,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中把苏东坡的生年定为1036年,而其它资料则记载为1037年或1036年不等,其实这容易理解。苏东坡生于中国旧历的十二月十九日,按公历推算应该是1037年的元月8日,所以准确的说应该是1037年。

苏轼的出生有许多传说,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苏轼生,眉山彭老山上的草木尽枯,说苏轼能夺山川之灵气,吸天地之精华,要到1101年苏轼去世后,还精灵于彭老山,草木才重新茂盛起来。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苏轼的出生,也就是普通人家有了一个男孩罢了,没啥特别的。

苏轼从他呱呱落地到步入学堂之前未见发生什么故事,直到六岁被送到一所道人办的私塾后才算渐显与众不同。据说在一百多个学童中,这个姓张的道士老师唯独喜欢苏轼和一个后来据说成了仙的学生。那个学生叫陈太初,后来中科举却不愿做官,坚决出家做了道士,一心去圆神仙梦。

再后来终于在一个朋友家的门口实现了梦想,好像是忍了几天不吃饭,才咽气成仙的。为啥大家都承认他白日飞升了呢,原来在抬这陈太初的尸体的时侯,他竟然突然开口了,说别抬,我自己走。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不是得道成仙还是什么了呢?谁也不好说。这件事对刚接受启蒙教育的苏东坡来说,并不是好事。

道人老师的心爱弟子当然对老师的职业引起了极大兴趣,以至于从此少年东坡迷上了学道,竟至到了青年时代还不对女人产生兴趣,拒不找媳妇。好在苏洵挺有耐心,经无数次做工作才算使儿子明白了女人不是老虎,成仙不如做官,做人传宗接代更重要,东坡也因此留在了俗世。据说长辈作主为他取王弗为妻时,她还逃婚到山里去呢。

东坡少年时代爱好广泛,尤对诗文极有天赋,十岁时便经常口诵不少惊人的诗句;书法才能几乎如同天授,据《名胜志》载:小学阶段的苏东坡,就读于栖云寺,便给所在的连鳌山题了“连鳌山”三个大字。

大概宋代的眉山没有现成的学堂,那几处有名的书院又路途遥远,所以苏东坡幼年就读的地方不是道观就是寺院,以至少年东坡不但倾心道家老庄,而且对佛理也颇有兴趣,禅学更见功力。

东坡的父母大概经历了陈太初事件后,发觉苗头不对,就赶快脱离道观、寺院,干脆让苏轼缀学回家自己当起孩子们的老师了。这个决策应该是对的,苏洵高考科举不乍的,,可对教育孩子还是很成功的。能一包到底教出两名进士,而且事实摘取了高考状元的桂冠,从古至今少有。

说到东坡的母亲程氏,不愧为优秀的小学教师。东坡八到十岁之间,苏洵进京参加进士试,结果皇天负了有心人。落榜之后的考生没有几个心情愉快的,苏洵也不会例外,懊恼之下便到江淮一带散心旅游,这期间两个孩子的教育重担就全压在了母亲肩上,所以苏轼、苏辙兄弟的小学教育,实际上是靠他们母亲来完成任务的。

程氏的教学方法是灵活多变的,除了以背诵为主的“填鸭”式教学外,还经常开展“启发式”的教学。宋史苏东坡的传记与苏辙为他母亲写的长篇碑文里,都记载了这样一件成功的事:

程氏正教孩子后汉书中的《范滂传》,书中记载:后汉时的范滂因反对宦官虐政而遭通缉,范滂为不连累县令以及母亲而主动投案,范母送行则大义凛然:“你今天能得与李、杜齐名,死亦何恨!既得盛名,又求长寿,岂可兼得?”范滂跪拜而辞老母。母亲叹谓儿子:“吾欲使汝为恶,则恶不可为;使汝为善,则我不为恶。”。

这时十岁的东坡竟然提问道:“妈,我长大之后若做个范滂这样的人,您愿不愿意?”程氏慨然回答:“你若能做范滂,难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亲?”可见程氏从小就对东坡进行正确的德育教育。实际上苏洵夫妇觉得亲自教学也有些欠缺,所以在苏东坡十三岁那年,就把兄弟两人一起送到寿昌书院读书。

老师姓刘名巨,字微之,据说这刘老师还是被东坡给羞吓辞职跑掉的。原因是刘巨做了首《鹭鸶诗》,想在学生面前表示一下,原诗是:鹭鸟窥遥浪,寒风掠岸沙。渔人忽惊起,雪片逐风斜。这时,不懂事的东坡说了,老师啊,我就把你诗的最后三个字改一改,就是把逐风斜改成落蒹葭,全诗就成了:鹭鸟窥遥浪,寒风掠岸沙。渔人忽惊起,雪片落蒹葭。刘巨听后既大惊又大喜,当场表扬天才学生:“吾非若师也。”马上 辞了职。宋以后好多诗评家认为东坡的“落蒹葭’比“逐风斜”要形象贴切有意境。

刘老先生走了,苏氏兄弟又回到了家,还是由爸妈亲自继续在家教育,在家读书的亭院当时名号“南轩”,后来被苏洵改成了“来风轩”,这里便成了东坡的“三味书屋”,苏东坡对此地感情尤深,后来东坡的《梦南轩记》一文中这样记载:“将朝尚早,假寐,梦归纱谷行宅,遍历蔬园中,已而坐于南轩。既觉,惘然思之,南轩,先君名之来风者也。”

这里说得远了,回头来说苏轼母亲,今天从苏轼和苏辙的诗文以及回忆中,也可以看出程氏早期教育对苏轼、苏辙两兄弟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比如苏轼的性喜直言,就与程氏的言传身教和影响不无关系。苏东坡的散文《记先夫人不残鸟雀》,其主旨虽是“言政刺过”,但另一个角度看,也与程夫人的影响有着关系,苏轼少年时书房前“竹楩杂花,丛生满庭,众鸟巢其上”。

几年后,“皆巢于低枝,其鷇可俯而窥也”。人鸟共处,环境优美怡人。这种鸟语花香的氛围,皆因苏轼的母亲程氏“恶杀生”,所以“儿童婢仆,皆不得捕取鸟雀”,所以苏轼的书房前才有这般景致。而苏辙,在记述他的母亲时也说:“生而志节不群,好读书,通古今,知其治乱得失之故。”

苏轼、苏辙在母亲的教育下,兄弟俩小小年纪就博通经史,“已而,二子同登进士第。然而,当他们兄弟俩高中进士时,母亲程氏却于同年四月初八孤独地在家中离世。当时苏轼兄弟俩因刚中进士不在身边,苏洵也在京师,虽说苏轼兄弟回眉山丁母忧,可也留下了人生最大的遗憾。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