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固不仅精通典籍,还广交天下英贤,在士人之中颇有声望

来源:李柏贤说历史 2018-12-01 18:06:01

百家原创作者:李柏贤说历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百家号李柏贤说历史,很多的时候,我们并有自己想的那样智慧,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历史上的那些探索智慧的光亮,仍然是我们脱离蒙昧的最大凭籍,愿我们能保持开放与严谨,跟着小编一起重温历史的精彩。后汉朝的后半段,士人与外戚、宦官的斗争愈演愈烈。李固作为天下瞩望的士人领袖,本来有机会再造历史、中兴大汉,却又被外戚、宦官联手绞杀,读来令人扼腕。

据《后汉书·李杜列传》(以下未注出处者均自本传),李固字子坚,汉中郡南郑县人,其父是前司徒李郃。李郃在《后汉书》也有传记,但在《方术列传》中,因为他精通术数,善观天象。最有名的一件事是:汉和帝时,李郃任汉中郡户曹史。大将军窦宪娶妻,各个郡国都派人送去厚礼,争相献媚。汉中太守也不想落后,李郃进谏说:“窦将军椒房之亲,不修礼德,而专权骄恣,危亡之祸可翘足而待。愿明府一心王室,勿与交通。”太守怕得罪窦宪,坚持要派人去。李郃见不能说服太守,就自告奋勇,太守就批准了。于是李郃边走边歇,随处滞留,走到扶风时,窦宪就倒台自杀了。随后,窦氏党羽悉数伏诛,与窦宪有来往的官员都免了官职,只有汉中太守未被牵连。

李固的长相颇为奇特,“鼎角匿犀,足履龟文”,意思是头盖骨像鼎足那样隐隐隆起,脚心有类似龟甲那样的纹路,据说这是大富大贵的征兆李固少年好学,曾经步行千里寻师求学。在太学时,他改易姓名,回家探亲都悄悄来去,不让人知道他是司徒家的公子。他不仅精通典籍,还广交天下英贤,在士人之中颇有声望。四方之士仰慕他的风采,纷纷前来向他求教。京师人士都感叹说:“是复为李公矣”司隶州和益州都让郡里察举孝廉,司空府也请他做掾属,他都没有接受。察举征辟是士人进入仕途的主要途径,很多人都求之不得,但对那些才学出众的士人来说,拒绝察举征辟又是显示其道德人品的重要方式,能够给他们带来更高的声望。李固也是这样。

汉顺帝继位之后,也想有番作为。从史书记载来看,他也颇有一些让人称道的举措。比如天旱时,他亲自露坐请雨他下令修缮太学,建房二百四十所,有一千八百五十个房间;他还力倡节俭,永建四年(129)五月下诏说:海内颇有灾异,朝廷修政,太官减膳,珍玩不御。而桂阳太守文砻,不惟竭忠宣畅本朝,而远献大珠以求幸媚,今封以还之!(《后汉书·孝顺孝冲孝质帝纪》)

这对一个年轻的小皇帝来说,真是相当难得的。更可贵的是,汉顺帝相当重视人,颇能礼贤下士,征召了不少天下知名的贤士。最典型的是樊英的例子。据《后汉书·方术列传》,樊英字季齐,南阳郡鲁阳县人,学通《五经》,尤精《易》学,世人称作樊氏学。樊英隐于壶山之阳,受业者四方而至,他的声名也远播四方。但不论州郡礼请,还是公卿举荐,他都拒不出山。永建二年(127),汉顺帝命人带着策书、厚礼,征他入朝。樊英仍然推辞有病,顺帝就让州郡用车把他拉到洛阳。

樊英来到京城,继续称病。顺帝又命人把他抬进皇宫,怒气冲冲地质问道:“朕能生君,能杀君;能贵君,能贱君;能富君,能贫君。君何以慢朕命?”樊英毫无惧色地回答:“臣受命于天,生尽其命,天也;死不得其命,亦天也。陛下焉能生臣,焉能杀臣!臣见暴君如见仇雠,立其朝犹不肯,可得而贵乎?虽在布衣之列、环堵之中,晏然自得,不易万乘之尊,又可得而贱乎?陛下焉能贵臣,焉能贱臣!臣非礼之禄,虽万钟不受;若申其志,虽箪食不厌也。陛下焉能富臣,焉能贱臣!”樊英如此桀骜,顺帝居然没有再怒,反而命太医给他治病,还按月送去羊酒问候。

永建四年(129)三月,顺帝又为樊英举行了一场隆重仪式,待之以师父之礼。樊英不敢再辞,就任为五官中郎将。过了几个月,他又称病重,天子批准告归,给他丰厚的待遇。樊英被召进京时,士人们都认为他一定坚守本志,拒绝人仕;到他接受了官职,又没有任何深谋奇策以匡扶朝政,于是士人们都很失望。河南人张楷与樊英一起被征,对他说:“天下有二道,出与处也。吾前以子之出,能辅是君也、济斯人也。而子始以不訾之身,怒万乘之主;及其享受爵禄,又不闻匡救之术,进退无所据矣。”虽然樊英对朝廷没什么贡献,但是顺帝始终对他优礼有加这表现出他对士人的尊重,也表现出他为人厚道的一面。

樊英之后,顺帝又征召会稽人贺纯、广汉人杨厚、江夏人黄琼进京。黄琼字世英,前尚书令黄香之子。黄琼年轻时因为父亲在朝做官,被任为太子舍人,但他辞病不就;后来又多次拒绝官府的征辟。这次黄琼走到半路,又称疾不进。主事官员劾奏黄琼,说他对朝廷不敬,皇帝下诏地方以礼慰遣。李固此时正在京师,他素来仰慕黄琼,就给他写了一封信,说:闻已度伊、洛,近在万岁亭,岂即事有渐、将顺王命乎?

盖君子谓伯夷隘,柳下惠不恭,故传曰“不夷不惠,可否之间”,盖圣贤居身之所珍也。诚遂欲枕山栖谷,拟迹巢、由,斯则可矣;若当辅政济民,今其时也。自生民以来,善政少而乱俗多,必待尧舜之君,此为志士终无时矣。常闻语曰:“峣峣者易缺,皦皦者易污。”《阳春》之曲,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近者鲁阳樊君被征初至,朝廷设坛席,犹待神明,虽无大异,而言行所守无缺。而毁谤布流、应时折减者,岂非观听望深、声名太盛乎?自顷征聘之士,胡元安、薛孟尝、朱仲昭、顾季鸿等,其功业皆无所采,是故俗论皆言处士纯盗虚声。愿先生弘此远谟,令众人叹服,一雪此言耳!(《后汉书·左周黄列传》)

黄琼比李固年长一些,因为同是高官之子,二人可能有过交集。李固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做个隐士,枕山栖谷,优游世外,也未尝不可;如果你要出来做官,辅政济民,就别等着尧舜那样的圣君出现。但是你不要像樊英那样,把自己抬得很高,却没什么建树,让世人议论这些处士都是纯盗虚声、徒有其名。后来黄琼到了京城,被拜为议郎,又迁尚书仆射、尚书令。他敢于直言,不畏权势,成为一代名臣。

以上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