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不是问题,烂摊子我来收拾,你伤心了我安慰,谁让你是我的!

来源:娱大侠侠 2018-12-01 15:00:35

身高不是问题,年龄不是距离!这句至理名言都还记得吗,经过了最萌身高差的爱情,今天小编来给大家推荐最萌年龄差的小说,姐弟恋,大叔和小萝莉,甚至还有祖孙恋,啧啧啧,这说明了啥,这些外界条件都不是问题,只要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其他的啥都不是事!

一《你要多宠我》——芋圆红豆汤

【书评】 十六岁时,祁糯看上了一个男人,比她大七岁。死缠烂打表白一番,男人抬抬手,“你太小了。”祁糯挺了挺胸,气鼓鼓,“不小了!”男人落荒而逃。三年后,男人回来了。依旧铁骨铮铮,走到她面前,捏着她下颌,眼睛一眯,声音略微沙哑道,“成年了,嗯?薛迟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曾经把小祖宗推开,现在真他妈难追!

【内容】按照惯例,授课的教授先自我介绍一番,又谈了谈自己对学生的期待和要求,之后讲了两页书就下课了。导员卡着点从教室前门进来。小会上也没说什么大事,如果军训不算的话。  去年出了点意外,祁糯他们这一届新生没有军训。  学校领导觉得这样不行,应该磨砺一下同学们的意志,让他们感受一下风吹日晒雨淋,这才能珍惜在教室吹着空调上课的时光,才能更好的听课学习。  所以今年16届大二老生要跟着小17们一起军训。  这个消息像晴天霹雳一样落了下来,之前完全没有一点苗头。  班里女生居多,一想到军训半个月,能黑好几个色号,教室瞬间沸腾了。  姑娘们神色激昂,妄想通过抗议来达到不用军训的目的。  独独祁糯趴在桌子上,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连祺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接电话!不会真的还没出来吧。  那等他来学校怕不是要掐死自己……“不就是军训,你不愿意也不用这样苦着脸吧,到时候找个借口逃了就是了。”  唐恬以为她在为军训烦恼,拍了拍肩,安慰道。祁糯摆摆手:“唉,你不懂。”  小会结束后已经快十点了,教学楼附近的路灯兢兢业业的工作,旁边的小飞虫也兢兢业业地往上面撞。  到了宿舍楼下,祁糯让唐恬先上去,自己在小超市门口的棚椅下坐了会儿。  她不敢给祁嘉打电话,最后还是给宋星驰打电话拜托他帮忙问问,之后又求了半天才让他同意不告诉她哥的。  宋星驰是祁嘉发小,也算是祁糯的哥哥,小时候最爱逗祁糯哭了。  然而每次也都被薛迟揍。

二《烈旭清河》——帘十里

【书评】 破案后的庆功宴上杨清河喝醉了酒。 她去洗手间,赵烈旭跟着。 杨清河红着眼说:“队长,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要不要我?” 赵烈旭双手插袋,凝视着她。 “你说呢?” 隔天队里都在传:赵队被一小丫头强吻了!而且今天没来上班! 夕阳漫青山,烈旭照清河。 我所追逐的人,将在河岸停泊。

【内容】 学校和他的住处是两个反方向,顾蓉匆匆忙忙开车离去,杨清河在小区门口打了辆车,兜兜绕绕,到赵烈旭住的小区时已经天已经是华灯初上。城市繁华,走哪都亮堂无比,夜空看不见繁星,就连夜色也成了深蓝色。 也许是错觉,杨清河总有一种顾蓉故意把她往他那边塞的感觉。 赵烈旭小区所处的地段并不是很中心,是一所有点年代的小区,就连路灯都少得可怜,这块区域黑得像墨,和两条马路外的霓虹街道形成对比。 小区周遭有遛狗的,散步的,跳广场舞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莫名有种安静闲适的惬意感。 弯曲的小路两侧种满了梧桐树,阔叶长得茂盛,路灯孤零零的挤在中间,夏日的夜晚因为成群的梧桐树显得很清凉。 十二栋一单元。杨清河边走边对照着楼道的标识找。 咚——她走路没注意迎面撞上了个人,一袋子的小菜都滚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杨清河道歉,蹲下捡东西,小菜密封的很好,没有洒出来。 捡起最后一盒时,那人还站在她面前。穿着一双破旧的回力鞋,赤.裸着的小腿肤色是酱油色,瘦得像皮包骨。 杨清河慢慢站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那人不动。她目光渐渐上移。 只见那男人猛地撩开包裹住自己身体的外套,成大字型,呲咧着牙张牙舞爪的笑着。 他里面什么都没穿。杨清河愣了一秒,那些片段就像走马灯般一闪而过,胃里顿时翻江倒海。 她倒退了两步,扭头就跑。风呼哧过耳,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笼罩住她,困住她,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后面男人踏踏踏踏的脚步声一直在逼近。 杨清河回头望了眼,男人咧着笑在追她。 前面健身器材区有几个老人在锻炼,杨清河奔了过去!再回头,那人已经不在了。

三《我家封叔叔》——十月当归

【书评】 傅念恩上头有三个哥哥,数量不少,可没一个人能够制住她。 刚好是傅家世交的封家小叔说的话她还能听上几句,三位哥哥就拜托封叔叔帮忙多管管,最好能管一辈子。

【内容】 封路铭今天要参加市里举办的一个会议,会议结束后回封氏的路上恰好要从傅念恩她们在的商场经过。封路铭临时起意,让司机把车停到了商场去,他也来商场这边看看。封路铭先在商场负责人的带领下到处看了看,随后叫走了人,只带着冯志去了顶层。 封路铭到的时候,只看见傅念恩一个人傻乎乎的站在一堆气球和各色玫瑰之间,她口中事先提到的当事人一个也不在。 封路铭开口叫了傅念恩,她这才回过神来,见到他还有些惊喜,忙小跑到他面前来叫人。 封路铭疑惑地问她:“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 傅念恩摇头回道:“我也不知道,就远远的那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了。” 封路铭低头看了看时间,又道:“那我送你回家吧。” 傅念恩还是摇头:“我再等一会儿吧,说不定待会儿贺荣熙就回来了。” 封路铭还赶着回公司,闻言就先走了,心里还难得感慨了一阵,十几岁的人还真是孩子,表白搞得再浪漫也变成过家家一样。 而跟在封路铭身后的冯志一直当着隐形人,却还是想着,自家boss对这个小姑娘真是不一般,估计对他亲侄女也就这样了。 傅念恩在咖啡厅里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等到贺荣熙回来,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傅念恩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手上还抱着一大束玫瑰没送出去,一脸担心地问他:“熙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贺荣熙把玫瑰花随手放在地上,再无之前对手上这束花的珍视,一副遭受了沉重打击的可怜样,“念恩,一开始都还好好的,我都能感觉到她还是挺喜欢我的,可她接了一个电话,转身就跑了。我一路追着她到了楼下,结果她突然对我说,我们俩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在天上,她在土里,我们走不到一起的。” 完全没有过感情经历的傅念恩听得一头雾水,对他的问题完全没办法提出有用的意见,便十分真诚的建议道:“我们还是去找兰兰说说这件事吧,她在这种事上比我们俩聪明。” 贺荣熙忙摇头道:“不要,她本来就不喜欢郁思琪,知道了以后只会更讨厌她,肯定还会不停的损我,那就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了。” 傅念恩只当是贺荣熙的自尊心在作祟,易兰哪一次不是嘴上骂着贺荣熙,其实最是维护他,却也只能随他去了。

好啦各位小伙伴,今天的三本好看最萌年龄差的小说推荐到这里啦,小编想问个题外话,你们和另一半相差多少岁呢,我知道最有缘分的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两个人,那是天赐的缘分啊,所以各位,你们怎么样呢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