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面的水面上传来一片叫喊声,步骘一证问周围的士兵发生什么事

来源:紫薇花雨露 2018-12-01 20:28:27

本文章由紫薇花雨露独家发布,给点点关注~~

西面的水面上传来一片叫喊声,步骘一怔问周围的士兵,发生了什么事?士兵们都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发生什么事。忽然冲天火光腾空而起鼓声喊杀声大作。一名士兵跌跌撞撞奔来大喊道,启禀长史有敌军进来放火了。步骘大吃一惊,急问道,有多少敌军?具体不知但全部是敌军的快船可能有数千人。步骘大急,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来了,他随即喝令道,命令所有军队上去迎战!五千江东军都没有休息,在步骘的命令下,江东军士兵纷纷向湖边杀去,他们虽然人数众人可以阻止汉军登陆,而他们却无法阻止大火的蔓延,大火越烧越猛,已吞没了半个造船工场,工场内一片混乱千余船匠丢下活计没命地奔逃。江东士兵也纷纷逃回向工场外面奔去。长史,快撤!几名亲卫架起步骘,向工场外面撤去很快火势冲天,浓烟滚滚。眼看已经完工的三千石主船也被大火吞没了。步骘忍不住长叹一声,可惜啊!还是晚了几天。

但他并没有顿足捶胸,而是庆幸地了松了口气。就在他接到吴侯飞鸽传信后,他便立刻命令三十几艘千石战船撤入内河,防止汉军偷袭。步骘的判断并没有错汉军果然来了,尽管烧毁了尚未完工的主船,令他深感遗憾,但他却保住了江东水军最后的本钱,这却是汉军的遗憾。就在汉军偷袭造船工场未能成功的次日,一向安静的长江上也变得热闹起来,尤其是建业城外的江面上出现了数百艘汉军战船,这是极为罕见的一幕。在汉军夺取长江北岸后,在长江以北沿岸部署了两万军队,并在芜湖、濡须口和广陵设立三座水寨驻有五百余艘战船。尽管汉军距离建业已不足五十里,但在过去的半年内,汉军保持着最大的克制和低调,战船也只在长江北部的半幅水面航行,在建业城头也只偶然看见一两艘巡哨小船,这便让建业感觉不到汉军已近在咫尺。但此时汉军已撕掉了伪装的幕布,数百艘战船**裸地出现在建业人眼前,在建业城外的江面上耀武扬威,使守卫建业的军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战争的阴云笼罩在建业城上空,六万江东军也早已部署完毕,其中两万人部署在吴郡,应对太湖和会稽郡方向的威胁,另外一万人部署在毗陵郡,也是应对汉军从太湖方向进攻毗陵郡。

而最后的三万人则部署在丹阳郡的长江沿线,其中两万精锐主力严守建业城。汉军战船的大举压境并没有引起军队的恐慌,却引发了秣陵县以及丹阳郡民众对战争的恐惧。秣陵县城内的大街小巷都已冷冷清清,看不见一个行人,只有一队队巡哨士兵在街上来回巡逻,严密监视可疑之人或者飞起的鸽子,城门处也早已严加管控,严格盘查每一个进城的人,任何来历不明的青壮男子都会被官府扣押审讯。汉军最早的情报点,喜氏酒馆早已荡然无存,酒馆在前年被一把火烧成白地,没有人知道酒馆的人去了哪里江东军也几次搜捕汉军探子未果。但所有人都知道,汉军在秣陵县一定还有探子存在,只是他们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住在哪里?在靠近南城门处有一条狭窄的小巷,叫做三思巷,巷子口有一家不大不小的酒馆,叫士林酒馆,和秣陵城所有的酒馆一样,这家酒馆早在三个月前便停业了,掌柜和几名酒保都被强征去挖掘运河,酒馆里只住着掌柜娘子和两个年幼的孩童以及一对老人。这家酒馆在三思巷内还租赁了一座小院是掌柜一家的住处并通过一扇小门和酒馆后院相连。

入夜,大街小巷更加冷清了,家家户户都没有了灯火,由于物质短缺,连灯油也变得很珍贵,价格不菲,为了省钱,人们只能在夜间摸黑生活。在三思巷外一个黑衣人正沿着墙根慢慢走着,四周格外安静,百步外的城门处点燃火把,可以清晰看见守城士兵在来回巡逻因为靠城门太近的缘故,这里反而没有巡逻士兵,所以只要不被城门处的巡逻士兵发现就十分安全。黑衣人离三思巷越来越近,他忽然加快速度,闪身进了小巷,黑影快步行走,不多时来到了一扇旧门前他轻轻敲了敲门。片刻院子有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问道,谁呀!大姊,是我!黑衣人压低声音,但听得是一个年轻男子。门吱嘎一声开了,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庞,是一个面带菜色的年轻女人,她满脸惊喜,一把搂住黑衣男子,忍不住泣道,阿庆你怎么回来了?这个黑衣男子名叫王庆,原是酒馆的一个伙计,也是年轻女人的兄弟,他和掌柜一起被强征去挖运河,却不知怎么出现在令年轻女人又惊又喜,她急问道,你姊夫呢,他回来没有?大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屋里说。

年轻女人连忙将兄弟拉进院子,关上院门,这时,两个孩子跑了出来,紧紧抱住男子,舅舅回来!男子从怀中摸出一只绑紧的荷叶包,笑着递给孩子们,这是一点干饼,拿去吃吧!两个孩子接过荷叶包,欢呼着跑回了房间,女人把兄弟领到厨房,抹着泪水道,每天只配给一点点粮食,根本不够吃,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男子安慰她道,大姊,汉军已经发动对江东的战役了,再忍几天,很快就有会变化了。但愿吧!女人叹息一声,又问道,你姊夫呢,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现在看守士兵大大减少,我们都已逃出来了,姊夫和四顺他们就躲在城外,因为太危险,只有我一人翻城墙进了城。女人惊呼一声,翻城墙被抓住可是要被当场处斩的!那也没有办法,我必须要把情报搞出去。汉军情报站在喜氏酒馆被烧毁后,由于被江东军严格搜查,便暂时撤离了建业,但在秣陵县还有两个情报点,士林酒馆是其中之一,林掌柜和小舅子王庆都是汉军的探子。

这次王庆冒险返回秣陵,是为了从住在秣陵县的一名江东高官手中获得一份绝密情报,也就是江东军的部署图,情报已经到了王庆的手中,但怎么送出去却是一件麻烦事。城内除了几千军队外,其余都是老人和妇孺,如果一个青壮男子出现在街头,一定会被当场抓起来。王庆一方面是来探望大姊另一方面也是想让阿姊帮忙把情报送出去,他沉吟一下道,我可能出不去了但有一份重要的情报大姊明天一早务帮我必送出去姊夫在城外等着呢!女人大喜,终于能见到丈夫了。她并不担心出城,妇孺和老人进出城一般都不会被盘查她还带孩子出城去拾过柴禾,她送情报问题不大。她连忙接过装有情报的细竹筒无限欢喜道,我明天一早就出城!王庆又从怀中摸出十几枚金钱,递给阿姊,这些钱大姊收好,可以在黑市上买点粮食。女人接过钱居然都是城内最抢手的黄金钱,她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有了这些钱,老人和孩子至少都不会被饿死了。汉军数百艘战船密布在江面上,甘宁站在为首的大船上,远远眺望着建业城,那是江东的都城城墙高大坚固,但城池并不大周长不过八里。这样的城池最多只能容纳万余人守城,对于身经百战的汉军而言,攻下这样的城池,问题并不大。但甘宁却不知江东军的部署,一时还不敢轻举妄动,数百艘战船也只能在江面上对江东军实施威压。

都督听说汉王殿下已亲自出征了是真的吗?几名部将在甘宁身旁问道。甘宁点点头笑道,最新情报。汉王殿下已经抵达柴桑,这会儿估计已经出征了,我们的任务是牵制住建业的军队,为会稽军队和太湖水军北上创造条件。一名部将又小心翼翼道,都督。我觉得我们两万军队也能攻下建业城,汉王殿下为何不让我们直接进攻呢?这是殿下的统一部署,自有他的深意,我给你们说过多次,我们为将者只能服从命令,不要问为什么?是!卑职明白。虽然训斥了部将,但甘宁也觉得他们可以有更大的作为,况且汉王的命令是让他们牵制住建业军队,至于怎么牵制,那就是由他甘宁自己决定。就在这时,一名士兵忽然指着江面喊道,都督快看江面有一艘小船!甘宁向士兵手指方向望去,他也看见了那艘小船,在大江的波浪中正这边驶来。

不用甘宁下令,十几艘汉军的哨船早迎了上去,片刻便将小船团团围住,不多时,一艘哨船向主船驶来,船上多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士兵将男子带上主船,男子上前向甘宁单膝跪下行礼道,汉军探子林义参见甘都督!甘宁听说过此人,便笑道,你是秣陵士林酒馆的林掌柜!属下正是,属下有重要情报禀报都督。林掌柜取出一支细主管,呈给了甘宁,甘宁从竹管内倒出一卷白绢慢慢展开。这竟是一幅江东军部署地图。每个地方部署了多少军队,上面标注得清清楚楚,甘宁大喜过望,这正是他们最急需的情报。他赞许道,林掌柜立下大功了先下去休息,我会向汉王殿下表林掌柜之功!编辑:李淑/审稿: 李强/本文章为百家号作者独家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如有发现必追究其责任,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