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知己,存亡俩妇人是韩信一生写照,具体是怎么一个故事呢?

来源:青山依旧 2018-12-01 22:32:17

历史上的君王,向来如此,得天下容易,守天下难,所以,难免对于功高盖主的人有所猜忌和防备。多少功臣名将,用自己的生命血汗换来国家的安定平静,最后却沦为了政治的牺牲品,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归宿也许就是告老还乡,隐于山水之间。越国的勾践,卧薪尝胆,终于等到复国之机,而功臣范蠡自知无法与其共享荣华,辞官隐居,才避免了杀身之祸,临走前,他告诫文种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而文种没有听从他的劝诫,最终被勾践杀死。

韩信祠里有一副形容韩信的一生写照的对联,即“生死一知己,存亡俩妇人”。一知己是萧何,俩妇人,一位是在韩信投军前,食不果腹,流落街头,被一位妇人所救,这位妇人照顾了他十多天,才保住了性命。而另一位,就是刘邦的原配吕雉。这三个人,成为左右韩信命运的重要人物。

韩信早年在乡里名声十分不好,既穷困又无品行,常去各家寄食度日。按说这样的人看起来一辈子也只会是一个游手好闲之徒,可韩信偏偏就不是,往往越是在穷困潦倒之时越能看出一个人不凡的一面。

韩信另一件著名的故事是胯下之辱。对于这件事,韩信曾在衣锦还乡的时候对人说,“方辱我时,我宁不能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而就于此”,这说明他当时是有想法且有能力杀死戏辱他的那名少年的,但他却没有那样做,因为当时不仅杀之无名而且杀之无益,为逞一时之气,杀人犯法,而使自身难保,这不是大丈夫所为。

后来,韩信去参军,先是在项羽门下做事,只是长期得不到重用,于是,转而投向刘邦,不曾想,刘邦以貌取人,认为他与常人无异,韩信一怒之下,走出汉营。此时,萧何听到消息,来不及禀告刘邦就飞奔而出追韩信而去,就这样有了“萧何月下追韩信”一说。

几天后,萧何回到营中,誓要刘邦对韩信封侯拜将,并说此人可助其拿到天下,当时刘邦对韩信并没有特别的印象,但是刘邦十分信任萧何,答应封韩信为大将,就这样,韩信留在了刘邦一方,韩信在汉军中资历尚浅,却被一举拜为大将,而军中众多征战沙场军功显赫的老将却被晾在了一旁,这使韩信无法不遭人忌恨,也多少为后来埋下了祸根。由于韩信之前在项羽营中做事,对项羽的脾气秉性很是了解,于是为刘邦出谋划策,并为其屡建奇功。尤其在垓下之战中,使项羽大败,立下汗马功劳。

另外一件不得不说的是由于韩信贪功也是其被杀的原因之一。话说韩信奉命领兵平齐,但还未到达之时就听说齐国已被郦食其说下,韩信本想就此收兵,却为蒯通的一番话所动容,韩信决定发兵攻齐,发兵攻齐的举动不仅使郦食其无辜被齐王烹杀,还致使齐连楚兵拼死抗击。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韩信这次的决定都是只顾贪功不顾大局的行为。平齐之后,韩信立即派人给刘邦上书说,齐国诈伪多变,且南面临楚,若不趁此时任命代理齐王恐怕形势有变。最后他表示“愿为假王便”。而刘邦此刻正被楚军围困于荥阳,形势危急,正盼望韩信引兵来救,可韩信却趁人之危向刘邦邀功请赏。无奈之下,刘邦只能忍气吞声,还颇为大度的说,大丈夫有平定诸侯之功,要做就做真王,做什么代理齐王?于是刘邦派张良立韩信为齐王,再调兵回来攻打楚军。

刘邦常与韩信谈论诸将的领兵统帅之能,有一次高祖问韩信,你觉得像我这样能带多少兵?韩信说,陛下不过能将十万众。刘邦问,那你又如何?韩信说,多多益善。韩信在皇上面前也没有丝毫收敛,可谓锋芒过露了。

刘邦建立汉朝的第六年,有人上书告韩信谋反。当时是谁来告,是否诬告,我们都不得而知。但在刘邦看来只要涉及到谋反,宁可错杀也绝不能放过,更何况韩信的势力一直是刘邦的心腹大患。借着这个由头,刘邦设计将韩信绑至洛阳,但不久又把他放了。至此韩信的势力大减,刘邦能释放韩信说明他心里清楚韩信此时并没有谋反,但为防微杜渐考虑,刘邦将韩信贬为淮阴侯。韩信觉得心寒,认为自己为他攻打天下,最后竟遭到这样的对待,于是,联合下阳侯密谋造反,不幸被萧何识破,用计将他引到宫中,被吕雉杀死。就这样,韩信受到刘邦重用,是由于萧何的引荐,而他断送性命,也是因为萧何。于是,有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词,他的一生,注定和萧何密切相连。

韩信,是西汉的开国功臣,当时杰出的军事家,甚至有人称其“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世出”。可见其军事才能之无人能比。在反秦斗争和楚汉相争中,他为刘邦做出了许多贡献,为汉朝的基业奠定了基础。韩信带兵作战游刃有余,但君王的心思,他却应付不来。他没有吸取前朝功臣的教训,退世隐居,反而自恃功高,认为刘邦不敢对他动手,想要在乱世中争得一席之地,出人头地,这才酿成了他的悲剧命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