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被提起的纯真年代:成长两个字,好辛苦

来源:格林眼 2018-12-02 00:33:59

别看现在大陆院线电影一部部的动辄卖多少亿,票房几千万的都算不成功的了,但其实还有很多片子过五关斩六将杀进电影院上映,却只能斩获几十万的票房。

今年8月下旬上映的国产片《纯真年代》就是这样。

它的票房只有24万。

国产片这么惨的当然不止有它。举些例子——

1月上映的《我的影子在奔跑》,讲母亲对自闭症儿子的爱,38万

2月上映的《盲·道》,讲流浪乞讨儿童,52万

3月上映的《落绕》,讲贵州深山的苗族,14万

4月上映的《清水里的刀子》,讲宁夏农村穆斯林,58万

5月上映的《天下父母》,讲养父母和养子的情感,19万

6月上映的《马兰花开》,讲村官的主旋律,38万

7月上映的《北方一片苍茫》,讲农村小寡妇被当成神仙,73万

8月上映的《怒放的花儿》,讲学生遭遇山体滑坡求生,14万

9月上映的《过往的梦》,讲追求音乐梦想,28万

10月上映的《沿海出发》,讲渔民家庭的亲情故事,22万

另外,《天使的声音》12万、《大雪冬至》28万、《吻瘾者》60万、《过往的梦》28万……其实还有好多。

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国产片、没有名导、没有大腕,题材要么偏传统要么偏文艺。

除了历来的没有大明星就没有话题外,现在的普通观众喜欢看爽片:剧情节奏要快、人设要鲜明、场面要大、特效要燃,如果没有哪一点卖相能catch到他,他就没有意愿买票。

那么有偶像明星又会怎样呢?

2月上映的《毕业旅行笑翻天》,讲高三毕业班的青春,票房21万,卡司有星女郎徐娇、有“王子”邱胜翊、有快男王栎鑫、有欧阳娜娜的姐姐欧阳妮妮,豆瓣2.3分

11月上映,少女穿越到游戏里的《破梦游戏》36万,卡司流量更大,主演过4.8亿票房《左耳》的人气校花陈都灵、主演过《凤囚凰》的小鲜肉宋威龙,豆瓣4.1分。

可见大众口碑会成为指挥棒、对票房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不然怎那么多票房不佳的影片要去撕豆瓣。

而跟《纯真年代》题材风格有点类似的影片,有没有奖项加持,宣传做得好不好,决定了不同票房命运。

10月上映,讲述亲子关系的《向阳的日子》22万,卡司里有吕聿来,在顾长卫《孔雀》中演过张静初的弟弟。

5月上映的《西小河的夏天》,在2017年10月釜山电影节拿过观众选择奖,卡司里面有谭卓,190多万。

去年3月上映的《八月》,在2016年11月时拿下金马奖最佳剧情片,430多万相对算不错了。

如果说有什么汉语词语,经过多年集体意识的丰盈填充,本身就成了一个IP,那么“纯真年代”四个字绝对算一个。另外“正传”也能算一个。

《纯真年代》是个香饽饽的名字,无惧同名,用之不疲。

1934年的美国电影。提名过5次奥斯卡影后的艾琳·邓恩主演,19世纪反抗当时社会世俗偏见意义的一段三角爱情故事。

1988年-1993年出过六季的美剧。剧情类年代青春情景喜剧,获过艾美和金球奖。

1993年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爱情文艺片。

2002年韩剧,现在已是柏林影后的金敏喜主演,讲三角恋。

2015年韩国根据“戊寅靖社”改编的宫廷古装情欲片。

2015年国产电影,周咏轩主演的,豆瓣2.7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段哥、嫂、弟的三角恋。

稍微变化的一点也不少。

例如2013年国产电视剧《纯真的年代》。事故时代背景是知青大返城前夕的1978年,李亚鹏和应采儿主演。

例如2016年国产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年代情感励志剧,时间线是从唐山大地震开始,郭晓东和左小青主演。

除了影视作品,歌曲也非常喜欢“纯真年代”。

1999年叶蓓演唱的校园民谣:纯真的年代象流水,想要追 想要追,我们第一次流下的眼泪啊。

2011年李宇春演唱歌曲:最好的年代,最真的存在,最暖的记忆,因为有你在。

2000年张惠妹、2006年伍佰、2007年双女生组合爱乐公社、2012年少女偶像组合爱朵女孩、2018年刘悠然全都唱过同名但不重样的歌曲。

近段一地鸡毛的孟庭苇在1994年出过《纯真年代》民歌专辑。

尤其想提一下的是郭柯宇,她是追星族乐队的主唱,唱过电影《完美新娘》的插曲也叫《纯真年代》,这部片里大鹏饰演“英俊帅气的白马王子”。

呃,你不知道谁是郭柯宇?来,上图 ↓

郭柯宇主演过1995年的《红樱桃》,导演是叶大鹰,那个年代算是大陆院线片尺度最大的,片中的裸体纹身曾是80后的童年阴影……

今天我要说的电影《纯真年代》讲述的是80后的童年故事。

时间线是1992年-1993年,以小镇男孩马晓羲的视角白描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马晓羲三年级时是班长,四年级时是副班长,五年级的时候连组长都没得当了,沦为老师眼里的叛逆学生,因为他迷上了看《水浒传》之类的课外书。

他有三个最要好的小伙伴,一个是全班最调皮的、一个是全班最老的(留级生)、一个是全班最胖的。

留级生有武侠梦,立志要比李连杰更厉害。

调皮蛋是长大后想生活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

胖男孩有明星梦,追星追得,会给刘德华写信,还很有经验地把“刘德华叔叔”改称“刘德华哥哥”。

而马晓羲,是想成为一个作家。

四个人一起玩耍,一起罚站,考试的时候互相照应作弊,还一本正经地结拜了,幻想着拔刀相助、行走江湖。

那时候,改革开放浪潮开始涌入到小城小镇,年轻人会外出打工,歌舞厅、游戏机室、台球室、发廊悄然兴起,社会青年会被叫“二流子”,学校由一周上六天课开始变成一周只上五天了。

配合时代背景,要有古朴的乡村风光,要有露天放映电影,要有墙上印刷的政宣标语,要有做广播体操和眼保健操,要有课间休息抢乒乓球台,要有放学约架比试谁更厉害,要有罚抄时会把几支笔绑在一起同时写好几份,要有张国荣的《Monica》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和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

影片整体情绪舒缓,但光有白描了,戏剧张力全看观众有没有那份心境了。

怀旧其实不容易拍,旧物风情固然看着亲切,但情感共鸣基石还是得有事件承载。

平淡可以,但平和得太甚,就显得略为寡淡了。

要说片子里让我印象最深的桥段,是他们上音乐课。

五个学生齐力把风琴抬来教室,简直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一个学校可能就只两三台风琴,得轮流使用,哪个班级需要上音乐课就派学生去抬——我常被点名去抬琴。

老师教的歌是《新鸳鸯蝴蝶梦》,但会把歌词里“爱情两个字,好辛苦”悄悄改成“感情两个字,好辛苦”,被学生指出来和电视里放的不一样,老师还会气急败坏。

殊不知,成长就是一件辛苦的事啊,爱情算什么洪水猛兽。

90后、00后们已经无法想想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是什么样子了,但我们80后心里,那就是我们怀念的纯真年代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