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造成帝国的毁灭,是刚愎自用的皇帝还是忠心为国的将军?

来源:山野史趣 2018-12-01 21:47:58

公元17世纪初,明朝东北边境危机重重,尤其边境孤城宁远被金军重重包围。宁远守将袁崇焕,凭着仅有的一万孤军,将金朝十三万精兵打的大败,是为“宁远大捷”。

在扫平魏忠贤阉党集团之后,面对皇上的恩宠,袁崇焕假传圣旨,将独当一面的辽东统帅毛文龙处死。不久失去牵制的后金军队举兵深入,直逼京师,敌军兵临城下,袁崇焕入狱。

在南镇抚司的监狱里不知道等待了多少个昼夜后,来到狱中的官员带来的是一个惊人的消息,他手下一员大将祖大寿,弃守京师防线,率关宁军被返回山海关。就像当年熊廷弼的头颅全传首九边一样。袁崇焕下狱,对边关将士的心理打击非常大,他手下的将领祖大寿率领军队撤了,不参加京城保卫战。京师危急,急需关宁军队保卫京师,唯有袁督师的手谕能够召回祖大寿。

一个月前,皇太极率领的10万大军,避开山海关绕道辽西,破长城喜峰口儿,直扑北京,京师告急。

敌军为何能长驱直入进犯北京?这是崇祯多日来的困惑。

袁崇焕很清楚,以战斗力而言,如果野外交战,就算是最精锐的关宁铁军,恐怕也难以占上风,要彻底击败金军,必须用老方法“坚城厉炮”。为了实现这一战略构想,袁崇焕故意示弱,计划将京师作为依托,痛击后金军队。但这个计划注定会失败,这里不是宁远,不是锦州,而是住着大明王朝最高统治者的北京。保住京师,没有一个皇帝的底线比这更低了。

11月23日,紫禁城平台上,崇祯有无数的疑问想问袁崇焕。金军为何能长驱直入,进犯京师?大敌当前,你既不全力进攻,也不部署防守,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和皇太极之间究竟有什么密约?崇祯多么想把这些问题统统抛出来。然而,最终他什么也没问。

这一次平台召对,就这样看似平静的结束。对于崇祯来说,他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

擅自议和;与皇太极秘密勾结,通过边界贸易将粮食转卖给金人;杀死毛文龙,为金军南下解除了后顾之忧。

袁崇焕的行为,处处可疑且环环相扣。后金军队南下后,他又放弃外围抵抗,直接退至京师。崇祯下了最后的决断,袁崇焕不可再用,但除掉此人还尚待时日。

11月27日,在袁承焕的抵抗下,金军始终未能前进一步。左安门之战,以明军胜利告终。

左安门大战胜利三天后,在紫禁城平台上,这个曾带给他无比荣誉和光辉的地方,他再次拜见了崇祯。

第一次、袁崇焕承诺五年内收复辽地,获赐尚方宝剑;

第二次、兵临城下,身为皇帝的崇祯,亲自为他披上大衣;

第三次、八天前还满怀深情厚意的皇帝,转眼间露出了凶恶的毒牙。

你为什么要杀毛文龙?你和皇太极究竟有何密约?敌军为何能长驱直入进犯北京?崇祯终于问出了很久前就想问的问题。

为了获得申辩的机会,袁崇焕请祖大寿返回京师为自己赎得机会。祖大寿果然带着他的关宁铁骑返回了京城。在京城外围跟后金部队英勇作战,收复了很多的失地。

皇太极担心自己孤军深入,这个战线拉得太长,他觉得怕被断了后路很不安全。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太极只好撤走。

胜利的消息传到狱中,袁崇焕老泪纵横,他的一生千回百转,多少次绝境,从未落泪。然而听到祖大寿和关宁铁军,为赎回自己的性命奋勇杀敌之时,袁崇焕泪流满面。

皇太极撤走了,京师保住了,一切灾难都过去了。袁崇焕,猜中了开始却没猜中结局。

在崇祯没有想好之前,袁崇焕只能等,等待着皇上给自己一次辩白的机会。

开放米市是为了拉拢蒙古人,避免他与金人联手对付大明;与皇太极议和,是为了争取时间备战;退守京师是为了诱敌深入,痛击敌军;至于自己在金銮殿上放言今人要来此做皇帝,是要提醒满朝文武金军的武力强劲,应力促议和。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从朝廷的利益出发。

九个月后,崇祯再度驾临紫禁城平台。这次,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凌迟处死袁崇焕。紫禁城的平台,记录了他一生中最关键的时刻,由荣到衰,从生到死。处决的诏令到达南镇抚司监狱,罪名果然是:“通虏谋叛,擅主和议,专戮大帅”。这正是皇上在平台上质问他的三个问题。

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凌迟”。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九年前惨死的熊廷弼,想起了当时在关外亲眼看到熊廷弼的首级挂在风中,自己跪倒在城门口,为这位冤死的忠臣失声痛哭。

霜风凄紧的农历八月,北京城的深秋一片肃杀,袁崇焕行刑时,百姓围观且骂声不绝。

行刑者的刀片以无比细腻的刀法,行使着凌迟酷刑。长城上所有的将士在万里之外,凝视着刽子手那血淋淋的刀刃刺向袁崇焕的胸口,长城感到了一阵痉挛。屠刀带来肉体上巨大的痛楚,袁崇焕未出一声,因为他的心已死。

凌迟处死,就是千刀万剐,行刑的具体细节,史料没有记载,或者说不忍记载。但根据明朝的凌迟制度,至少3000刀以上。

十四年后,当京师被李自成大军包围之时,崇祯举起了屠刀,把宫廷变成一片血海,最终无人可杀了,他只好在绝望之际跑上煤山,将一袭白练抛在树杈上,自己杀死了自己。

直到那时人们才隐约记起,十四年前有个被凌迟处死的袁承焕,这个将军临死时留下的最后遗言:

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

袁崇焕死后,帝国英雄如走马灯般轮番出场。只是这个王朝再也找不出像样的忠臣了。他们的心凉了,血也凉了。

1644年,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剃发降清。在他看来,随着一个个忠臣良将在帝国绞肉机的碾压中发出凄厉嚎叫,大明王朝所标榜的那一套君臣忠孝伦理早已经破产,吴三桂终于低下了他桀骜不驯的头颅,任缕缕长发随风飘落。

山海关的大门,历史上第一次打开了,清军如潮水般涌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