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中国白·陈仁海”缘何走俏收藏市场

来源:官窑生活网 2018-12-02 02:15:00

我作为客座教授到美国芝加哥大学讲课。课堂里的学生突然发问:“你们中国的瓷器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一成不变?你们的瓷器来美国展览,为什么每次看都一样?你们始终是仿古,仿造你们前辈的东西,你们为什么不去创造?”

我无言以对,剥离掉古代的辉煌、四大发明的荣耀,中国的观代陶瓷艺术几乎就是一段尴尬的沉默。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福建德化等遍地都是技艺高深却毫无创意的工匠和面孔陈旧过时的瓷器。瓷器的魂是创新,创新首先是思维的创新,如果后继有人只是单体的复制与克隆,那么手法技艺的模式化难以适应时代的变化和消费心理的潮流。

任何艺术都是要随着时代前进的,“中国白”也不例外,福建德化辛默楼这一品牌,尤以陈仁海“中国白”、“中国红”瓷雕收藏品最为名贵,文化含量也最高。陈仁海之所以能如此突出,一方面源于他传统文化基础坚实,另一方面是他的思想开放,,能及时地吸取并消化时代文化思潮的精华,转而化生出新的符合时代要求的艺术杰作,而这后一点,恰恰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

陈仁海的“中国白”完全采用手工创作,纯白的色泽极具韵味,在灯光照射下,件件作品亭亭玉立,通体散发着瓷器中清润纯静的光芒,那种纯静甚至让人禁不住肃然起敬。这几年,辛默楼“中国白”瓷雕有不少精品流入海外,尤其是欧美、日本人不惜重金购之。在台湾和祖国大陆也出现收藏家和投资商竞相收藏他的系列精品的现象。

1997年10月,全国限量1997件的香港回归纪念“中国白”瓷雕“紫归牡怀”第1997号被原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该作品在1年内脱销,且至今仍有人觅此瓷。该瓷价格一路攀升,从最初预订价每件480元,上升至日前的4600元,6年翻了近10倍。2000年初起陈仁海推出的“十二生肖”系列,全国限量2000件的两件龙年纪念瓷“龙腾盛世”“妈祖赐福”预订价均为每件500元,“龙腾盛世”现已升至每件4200元,“妈祖赐福”第2000号被原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价格已涨到每件7600元。

2000年8月份推出的“世纪吉马”(祖国西部大开发纪念瓷)限量10件,配诗一首,第1号被南京博物院收藏,预订时6.8万元,到春节即涨至9.6万元,日前已涨至每件19万元。上海申博成功纪念瓷“盛世清音”全国限量16件,第1号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选赠上海市人民政府,预定时每件2万元,5个月后即涨到6.88万元,最近又被拍卖行拍到13.5万元。

辛默楼“中国白”瓷雕缘何走俏收藏市场?笔者以为主要有如下因素:

一是独到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

陈仁海的每一件“中国白”瓷雕不仅仅停留在制瓷的工艺水准上,而且还富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把它作为一种文化去推广,使之能够让后人传世欣赏。“母亲,我回来了”是其中最具典型性的一件作品,陈仁海在成功解决了德化大平面瓷难成型、难烧成的难题后,巧妙地将澳门回归祖国,“一国两制”平稳过渡,赋诗并自刻在作品背后,顿使一件普通的瓷雕有了历史底蕴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因此破例被北京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

据说这是北京故官首次收藏现代瓷雕珍品,所以说被台北“故宫”以及英国、日本的博物馆收藏也在情理之中。“题材纪念”瓷是陈仁海主打收藏品市场的一个拳头产品。每次重大的国内和国际事件都值得世人纪念,而陈仁海每次都能适时抓住这些重大事件,把它们一一切入瓷中,并严格限量制作,这是辛默楼“中国白”瓷雕走红的首要原因。

二是民族情感因素

近现代史上的许多历史事件影响了几代人,而这几代人是历史的见证者,自然对那些历史造物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作品符合大众的审美趣。观“中国白”,不难发现有个共同点,即精致典雅、形神兼备、亲切平和、朴实生动。这种严谨求美的创作态度源于作者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其“闽海梦痕”、“经典诗意”、“丝绸之路”等系列作品就是明证。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创作情感,促使陈仁海的创作得到飞跃性的发展。

三是良好的环境和市场因素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许多有眼光的人把目光移到这些特殊的瓷雕作品身上。这些作品目前市场价还很低,正是收藏好时机,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紧俏。国内众多博物馆如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官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国家博物馆(原国历史博物馆)和日本、新加坡、加拿大、美国、法国、英国等国内外许多国家级藏馆、商人、收藏家早就悄悄地介入到被收藏界看好的辛默楼“中国白”瓷雕收藏的行列。

近年来,国内一些有超前眼光的博物馆也着手在收集其作品。国内、国外的藏家、藏馆、藏商的介入,已悄悄地形成了一支“中国白”瓷雕的收藏大军,其未来必将使辛默楼供货紧缺,市场日渐走红,增值潜力巨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