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女曾因年老色衰被弃沙漠,捡马粪充饥,后来被唐朝皇帝追为祖宗

来源:西部人文地理 2018-12-02 01:28:54

匈奴王:美女,做我的小妾!西凉王夫人:我不会让我的祖宗蒙羞!

提示: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因为年老色衰,被遗弃沙漠,饿了,捡马粪充饥;渴了,把自己的尿液当作甘露……虽说,最终只能含恨客死他乡,但若干年后,她和丈夫李暠一起被唐朝皇帝追为祖宗。

武威人叫她皇台娘娘,西凉王李暠的夫人。

公元417年,西凉王李暠病逝。临终前,他病重时对母异父的弟弟宋繇说:“人终不免死,所恨我未能统一河西,当助我儿,完成此愿。”他要求宋繇好好辅佐侄儿李歆。这一年,李歆嗣位,尹夫人被尊称为皇太后。随后,沮渠蒙逊违背盟约进攻西凉,李歆迎战,用伏兵之计把沮渠蒙逊被打得落花流水。胜利的消息传开后,西凉民众欢呼雀跃,都说他们的少主李歆英明。李歆被胜利的快意冲昏了头脑,认为天下的事情不过如此,只要他能干就会成功。在轻飘飘的感觉中,他逐渐变得多少有些狂妄自大,也开始把母亲尹夫人与叔叔宋繇的话不当一回事了。

战败的沮渠蒙逊花了整整两年的时候图谋再来,两年后,他放出消息声称自己要东进攻打西秦的乞伏炽磐,李歆认为,这就是上天给他送来的一份大礼,他灭北凉统一河西的时候到了,便想乘虚偷袭北凉国都张掖。尹夫人听到消息后找到李歆,劝说道:“我们西凉建国不久,地狭民稀,自保都不能得,是无力讨伐他人的。况沮渠蒙逊善用手腕,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怎能轻举妄动侥幸从事。当务之急是要励精图治,发愤图强,切不可一意孤行。”

李歆不听,决定发兵。尹夫人声泪俱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个做母亲的只能为儿子收尸了!”西凉国的不幸被尹夫人言中,声称进攻西秦的沮渠蒙逊行军半道半路返回,且在今高台一带与儿子沮渠牧犍一起设下伏兵,只等西凉军队前来。李歆轻敌冒进,钻进了沮渠蒙逊布下的“口袋”,致使西凉军队全军覆没,李歆本人也于临泽被俘死于沮渠蒙逊之手。

随后,沮渠蒙逊攻占酒泉,酒泉失守,李歆的弟弟李恂带领残部西奔敦煌。沮渠蒙逊一路追杀,将敦煌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并命令士兵在城外垒起堤坝蓄水,针对敦煌地势低洼的特点,提出“三面起堤,引水灌城”。其后,一场暴雨骤至,形成山洪,帮助沮渠蒙逊现实了消灭西凉的梦想。

随着沮渠蒙逊一声令下,士兵挖开堤坝,洪水冲出,全城被淹,人为鱼鳖。李恂没办法,只好自杀。蒙逊纵兵屠城,西凉国完了。至此,河西走廊尽为沮渠蒙逊所有。尹夫人与一些皇室成员被押往张掖,其孙李宝伺机逃至伊吾(今哈密),依附于柔然。

在张掖的骆驼城,尹夫人见到了沮渠蒙逊,沮渠蒙逊朝尹夫人走来,尹夫人背过身子。沮渠蒙逊向尹夫人问好,还要尹夫人做自己的妾。尹夫人说:“你灭了我们西凉国,杀死我的儿子和家人,竟然还能说出如此无耻的话!”

沮渠蒙逊说:“你既然知道自己国破家亡,子孙被我所杀害,为何不去悲伤,还对我如此傲慢?”

尹夫人昂头说:“生死存亡,都是天意。我已年过半百,国破家亡,生有何趣?如果再去当你的小老婆,岂不是让祖宗蒙羞,还能算是个人吗?现在,我只求速死。你要是能杀死我,我将感激不尽!”

沮渠蒙逊听了尹夫人的话,赞赏她的忠贞,也为她的无畏精神所感动,随后将她囚禁于今威武的窦融台,在那里修建了房子,供其居住。东汉初窦融驻守河西,曾令军民在武威城西用土夯筑了一座点将台,用以训练兵马,窦融离开武威后,当地人便将此台称之为窦融台。尹夫人的到来让这个台子有了新的名称,因为她此前为西凉昭武皇后,武威民间便开始称此台俗称为“皇娘娘台”。遗址在今武威市凉州区金羊镇皇台村附近一个叫宋家园的地方,原台址业已不存,有的只是一座寺庙,叫尹台寺。

我们在武威时也曾慕名拜谒了尹台寺,寺院中还有很多关于尹夫人的给故事,尹夫人在那里一心皈依佛教,终日诵经念佛,不问尘事。沮渠蒙逊不但没有加害于她,反而在后来让自己的儿子沮渠牧犍娶她的女儿李敬爱为正妻。

关于李敬爱史书给我的答案是这样的:公元433年,她被立为皇后,但北魏的势力此时已经渗透到北凉,对北凉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为了控制西河,保证丝绸之路的畅通,于437年将他的妹妹武威公主嫁给沮渠牧犍做皇后。

武威公主的到来,给李敬爱带来无限悲伤和痛苦。史书中说,沮渠牧犍与嫂子私通,嫉妒的嫂子向武威公主下毒,不料武威公主却福大命大并没有死亡。李敬爱深知,沮渠牧犍为了北凉政权的稳固会不顾一切地依靠北魏势力取得主动,在征得母亲同意后,她上书沮渠牧犍,辞去王后位。沮渠牧犍废黜李敬爱,下诏将李敬爱和尹夫人从国都武威迁回到酒泉。就这样,尹夫人走下窦融台,与女儿李敬爱一起离开了她们生活了17年之久的武威。

到了酒泉,看到故国景物,尹夫人母女心情郁闷异常。特别是她的女儿李敬爱,更是心情悲苦,不久便凄惨死去。史书记载,当时,尹夫人双手抚摸着女儿渐渐冰冷的身体,悲愤地说:“孩子,我们国破家亡,本该早点离开人间,你今天才死,死得太晚了啊……”其后,尹夫人也想一死了之,但酒泉太守沮渠无讳(沮渠牧犍的弟弟)却告诉她,她逃了出去的孙子李宝还活着,就在哈密,要她前去招降。

尹夫人明着拒绝了沮渠无讳,背地里却偷偷做着投奔孙儿的准备,并趁沮渠无讳疏于防范时,带着贴身丫鬟逃了出来。戈壁流沙、人困马乏本已经够呛,尹夫人她们却很不走运地遇到了强盗,丫鬟和马匹都被抢走,尹夫人因为年老色衰,被遗弃沙漠,饿了,捡马粪充饥;渴了,把自己的尿液当作甘露,九死一生,终于与儿孙团聚。复国?重拾尊严?李宝分明还没有那样的能力,70多岁的尹夫人只能含恨客死他乡。

若干年后,尹夫人的孙子李宝终于乘敦煌空虚之时从伊吾打回敦煌,总算多少实现了尹夫人的愿望。也是若干年后,尹夫人和丈夫李暠一起被唐朝皇帝追为祖宗。(文/路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