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小人生》打着科幻片的名义,讲述的是中年危机

来源:学霸睿哥 2018-12-02 01:52:35

这不是一部科幻影片,它是借科幻影片来讲述寓言,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中年危机,还会遇到自我认同危机,这就是这个影片核心,是我们都熟知的主题。

科幻只是一件外衣。

故事的封面是科幻影片:科学家发明了医疗技术,通过缩小人们解决人类生存危机来保护环境。这个发人深省的场景确实产生了一个剖析人类社会进程的科幻故事,但影片却没有。影片也没有深入研究技术带来的社会变化,但作为必要的背景,它是在简短的电视新闻中呈现的。

中年危机是主要故事

保罗是中年危机中的典型人物。在中年,仍然住在母亲留下的老房子里。而跟妻子的生活似乎很恩爱,但他们面对各种不幸的生活。妻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买一幢大房子,经常拉保罗来看。然而,他们的财务状况很紧张,保罗经常在他的妻子入睡时起床,独自一人去研究他们的账单。

在回家后的家庭聚会上,保罗和他的妻子的一位老同学成为焦点,因为他们做了缩小了身体手术,变得更小。这位老同学与保罗谈了很长时间,告诉保罗说缩小后有很多好处,其中最大的好处就是生活开支大幅下降带来的经济自由,而保罗对此印象深刻。因此,当保罗夫妇申请房屋贷款被银行拒绝时,这对夫妇说随便了解下,实际上去拜访了老同学推荐的“人民乐园”,希望扭转他们的财务危机。访问结束后,这对夫妇决定通过缩小身体来改变他们的生活。

意外的是,妻子在手术前暂时改变了主意,在保罗缩小了他的身体手术后,当她接到妻子的电话与他分手时,他在MinerWorld醒来。希望通过缩小身体成为生命赢家的保罗突然变得比以前更糟糕了。他的妻子和他离婚了,他刚刚获得的财务自由被遗失了,他被迫从一个大房子搬到了小公寓里。失去他的医疗执照并成为一个无聊的操作员,楼上的邻居每天都会发出派对声音,所以很难找到一个单身母亲的约会,她不想和他一起发展太快。总而言之,保罗在做出缩减决定后生活变得越来越糟,而且中年危机已经升级而不是被解决。

关键词的隐喻:downsizing缩小

downsizing缩小,这个关键字非常有趣。它不仅在影片中经常提到,而且还直观地呈现。缩小的过程是非常幽默的:人体被剃光一个接一个,填充物被移除,护士注射药水,然后他推入一个封闭的前庭机器“处理”它几个分钟!裸体人的被麻醉,失去知觉,并且由医护人员无意识地转动,操作和推动。一排排人员被推入机器,操作员透过窗户向外望去;当收缩结束时,护理人员用小铲子一个一个地铲入小车,整个过程就像烘烤饼干一样。如果你认为这是导演在科幻影片细节方面缺乏严谨性,那么你真的不明白“downsizing缩小”的隐喻。

它不仅是身体,而是整个人的“缩小”;它不仅是另一个“正常”,而是整个现实世界看起来很棒。不难理解那些被巨型护士铲起的柔软小人物的隐喻:中年保罗,面对压碎自己的现实,感到一种失落,无力和无足轻重的感觉。

这种沮丧和挫败,被残酷滥用但无力反击的感觉,是影片通过形象化“downsizing缩小”来表达的。缩小的人必须与正常大小的人交谈,与扬声器交谈,在页面上签名并挥动手臂,观众将“天堂”视为一个可爱的迷你世界。但逐渐放大镜头也让人感觉到那种小而脆弱的状态。面对残酷的现实而不仅仅是缩小你的身体,是否有一个更适合的小而无能为力的比喻?

关键人物的隐喻:生命中的不同可能性

如果保罗想要被面临中年危机的普通人所取代,那么影片中的几个重要支持者或多或少地隐喻着我们身边的“其他人”,他们要么嫉妒又要困惑。名叫杜尚的邻居是一个狡猾而又时髦的投机主义者,有着商业头脑和私人的放纵生活。

杜尚的船长朋友非常彻底地看待生活,它带来的变化不会让他感到恐慌。发明downsizing的挪威科学家因其信仰和理想而拥有人类,同情和生命的未来。它还激励了一群像他一样“雄心勃勃的人”,共同致力于人类生存计划。一名患有腿部残疾的越南女孩,因在狱中受到惩罚缩小,转往保罗的MinerWorld。她住在洞穴里,作为残疾人工作了几份工作,除了养活自己外,还自愿照顾邻居。

这些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在保罗看来,他们每个人都比自己活得好,甚至是一个贫穷的单腿的女孩,充满了战斗和精力,充满活力,更有价值。他们每个人都代表着生活的可能性,被保罗迷惑和动摇,保罗渴望改变他的生活。

杜尚的商业意识打开了保罗的内心,杜尚的奢侈生活令他羡慕,但保罗不能像杜尚一样。 杜尚将慷慨地让清洁女工从冰箱里拿走剩菜,而保罗坚持要在她跛脚的情况下治疗她。与杜珊不同,保罗是一个富有同情心和优柔寡断的人。

正如杜尚所说的那样,尽管保罗整夜都沉迷于一个狂野派对,但他还是带着无法抑制的悲伤而笑了起来。同样,保罗对船长叔叔轻松自如的态度感到惊讶。但再说一次,更不用说通过快递去各种海边了,保罗自从他来到MinerWorld以来就没想过要出去。坦率地说,保罗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面对中年危机,他有勇气做出重大改变,而不是扭转局面,他陷入了更深的陷阱。整个人都失去了与生命斗争的意志。保罗希望扭转生活,但他无法发挥作用。

在影片结束时,保罗去为独自生活的老叔叔送晚餐,当他离开时停下来转身,并默默地看着他在远处吃饭。那一刻,保罗终于战胜了他生活中一系列变化带来的自我认同危机。终于找到了所谓生命的意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