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塘街道开展“治保促”专项行动 拆迁有妙招

来源:中国宁波网 2018-12-02 07:31:05

近日,洪塘街道赵洪线整治区域内拉起了警戒线,在确认房屋内人员已撤离的情况下,挖掘机按照指挥开始了拆违工作。

自2018年9月以来,洪塘街道开展了为期4个月的“治隐患、保平安、促转型”2018秋冬集中攻坚行动。围绕“健康洪塘·品质新城”的发展目标,结合“无违建区”和“无违建街道”创建,截至目前,洪塘街道共完成“三改”面积188335平方米,实现“一拆”面积228394平方米。

占道经营、污水直排……

这样的情景曾经随处可见

9月20日,伴随着挖掘机的轰鸣声,位于洪塘街道赵洪线路口的早餐店顷刻间轰然倒塌,这家违章多年的店铺被全部推倒,一起被拆除的还有旁边3户人家,共9间违建店面。从这一天起,赵洪线的拆违工作正式启动。

“这间小小的房子,每个月能收五六百元的房租。如果一户人家有几间这样的屋子,每个月就能多增收上千元。”洪塘街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在洪塘街道主城区租一间房,至少要一两千元,而租住这些违章搭建的房屋,只需花一半的价钱。对于那些对价格极其敏感的外来租房客,这样的房子反而更受青睐。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占道经营、河道污染等现象日益凸显。原本就不宽的马路,一侧规划了汽车停车位后,只剩下电动车能通行了。由于没有污水管道,平时的生活污水直接倒在马路上,或是流进了茅家河,对环境造成了严重影响。如今,与其一街之隔的洪塘西路经过改建,越发得干净整洁。反观赵家村,典型的“城中村”,赵家村人希望能和洪塘西路接轨,拆违改建迫在眉睫。

避免托关系、找门路

街道拆迁想了个妙招

赵家村拆违,虽说不上波澜壮阔,却也免不了有几场斗智斗勇的“拉锯战”。

在第一批拆违的名单中,有一栋违建楼的主人是赵家村一位村干部。他家的违建房搭建在院子里,被当做餐饮店租了出去。“村干部的房子不用拆,我们的也不能拆。”同村人看在眼里,也抱着观望的心态。就这样,从5月一直到9月,差不多小半年时间里,沟通、回访、调整方案、再沟通,成为街道相关领导和城建办工作人员的工作常态。所有的辛苦没有白费,经过10多次的交流,这位村干部思想上终于有了很大转变。

为了解决沾亲带故的问题,街道还想了个妙招:将同样存在拆违难问题的下沈村干部与赵家村干部对调。这两个村情况极其类似,一个在洪塘的东边,一个在西边。村干部对调做拆违思想工作,效果出奇好。此举既避免了村干部因同村脸熟、不易做通思想工作的弊端,也使得拆违进度大大加快。

一次次地上门沟通

街道出“铁拳”治顽疾

“其实村民也知道违建不合法,只是拆除后一下子失去了部分收入来源,心里过不去这个坎。”江北区洪塘街道城建办主任赵海阔告诉记者,一开始上门时也挨过骂,吃过闭门羹,但经过一遍又一遍地说服,一次又一次地上门沟通,村民也渐渐地理解了。

4月28日,拆违方案基本成型。5月初,《限期拆除通知书》就发了出去,并张贴在街道显眼的位置。为了顺利推进拆违工作,相关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宣传政策法规,动员经营户配合拆违工作,但9月20日这实实在在的拆违行动,彻底终结了他们的侥幸心理。第二天,不少违建户主都默默地将屋内物品清空,等待工作人员前来。

“很多原店铺老板看到了规划前景,都想着回来呐!等赵家村的拆违工作全部完成后,接下来,就是整体环境上的配套和改建。”赵主任表示,村里会对临街建筑的外墙进行集中粉刷,拆除的违建会重新浇筑地坪,增加污水管道。此外,村里还会对这条街统一规划。赵主任向记者展示了数张效果图,“这是整改之后的效果。我们邀请了第三方做设计和运营,争取年底前完成所有的整改工作。”

拆除、整改、提升……

为老百姓算好“经济账”

早在9月份,洪塘街道党工委书记范胜兵就提出:“无违建街道”创建不仅是巩固“三改一拆”长效成果的现实举措,也是促进产业能级提升、环境品质塑造、人口结构优化的根本途径,直接关系着群众幸福感和获得感。“按照‘拆除一批、整治一批、改造一批、提升一批’的思路,以环境转换、业态转换、人员转换为核心,推动村级物业整体拆转提升。”

洪塘街道办事处主任龙刚告诉记者,近期,街道广泛开展自查、摸底和确认,破除违建积案、提升品质环境、打通发展阻梗。为此,街道于10月8日先行拆除鞍山白云寺西侧违建410平方米,随后将拆完鞍山白云寺其余两个共计440平方米违建点位。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大攻坚合力,推进下沈千岛地块剩余违建、近宁慈公路部分村级物业整治,结合国土卫片执法整改和洪塘西路时尚文化街区建设,推进朱界、洪塘两村相关违建点位处置。

街道在加快拆建速度的同时,也为居民算好了一笔“经济账”:一直以来,租金获利是违章建设的直接动因,而经过改造后,赵家村赵洪线区域将与洪塘西路时尚文化街区连成一片,有更多的新型高端业态愿意入驻。初步估计,村民一年的租金会上涨几倍,从源头上杜绝了违建的产生,也为片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背景

违章建筑群是如何形成的

赵洪线沿街的违建顽疾,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初,陆续有村民开始违章圈地,2003年开始,赵家村出现了比较密集的违章搭建现象。到了2007年,这些违章建筑群基本固定成型。

这一轨迹,与洪塘街道的经济发展近乎同步。上世纪90年代开始,洪塘的经济飞速发展,企业对于劳动者需求日益增加,原本相对封闭的小镇,开始涌入了外来人口。由于赵家村紧挨着洪塘西路工业区,其特殊的地理优势,决定了外地人选择赵家村作为暂居地。而随着外来务工人员越聚越多,违章搭建的规模也变得更加庞大。从不足10平方米的一间房,到数十平方米的一栋楼,违建面积越来越大,位置也越来越靠前。打开百度全景地图,可以清晰地看到未拆迁前,违章建筑都是贴着马路临街搭建。 现代金报通讯员周旦 记者张竹林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