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建峰见董向前往后退,马上又把他叫出来,声称老虎连没有逃兵

来源:离雨不羁 2018-12-02 09:31:02

1983年,铁道兵第七师老虎连隧道工地内,连长沐建峰一连几天都没有睡过觉,直接累倒在隧道里呼呼大睡了起来。其他士兵看到连长睡得很不舒服,边议论沐建峰的呼噜声,边给他挪地上躺下来,没想到这时风钻声突然停了,沐建峰马上就醒了过来,大声叫嚣着,为何风钻给停了。沐建峰见董向前往后退,马上又把他叫出来,声称老虎连没有逃兵,于是再一次质问董向前,是否会风枪。董向前大声地告诉沐建峰,他会使用风枪,沐建峰于是把风枪交给董向前去使用,可没想到董向前没做多久,被其他兵不小心摔落的石头给砸伤了腿,沐建峰只好把他送到医院去救治。沐建峰带头跟大家一起挺着,没想到连里的兵一个个倒下了,拉肚子加上劳累过度,一倒下就起不来了,沐建峰没有办法,只能命令他们去营地休息,再让厨房安排煮点吃的给他们补补。老虎连一个个倒下,沐建峰去值夜班之时,发现没有倒下的没有几人了,而此时卫生员林劲松又接到了电话,得知团长来考察,他不得不去隧道那里通知沐建峰。

团长在沐建峰整队之后,再一次让伤病员出列,可没想到一个病号也不出列,无论团长怎么说他们都原地不动,团长只好说清楚,让大家不要相信所谓的传言,踏实工作。训话之后,团长又私下告诉沐建峰,他急缺一个营长,要让沐建峰先去当个代理营长,等年底给沐建峰转正。沐建峰得知可以升营长很开心,可想到眼下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完成,他还是不肯离开,只能让团长能留就帮他留着。沐建峰刚叫停,医疗队就到眼前了,连里的士兵看到那么多女的医疗队成员,一个个都目不转睛了,被沐建峰直骂。医疗队的大夫王剑云带着自己队里的成员,一一跟沐建峰做了一个介绍,这时大夫莫莉晕着从车上走了下来,仿佛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让沐建峰看着有点傻了眼。莫莉怕晕车,吃了很多晕车药晕海宁,结果把自己吃得晕头转向的,只能在沐建峰面前失了态,队里的化验员文婷见了她也很是不满。

沐建峰为自己在医疗小队面前出丑,去批评林劲松,林劲松于是跟沐建峰八卦,把莫莉是师部首长的儿媳妇的事情告诉沐建峰。文婷觉得莫莉就是故意在博关注,在王剑云面前数落莫莉的不是,王剑云边哄文婷边跟文婷求婚,问文婷何时嫁给她,文婷这才不再吃醋。莫莉到隧道里视察,想找一下连里发病的病因,正巧碰到沐建峰光着上半身在隧道里干活,让沐建峰觉得很是尴尬。沐建峰安排一个班长带莫莉进隧道,他便让杨勇脱一件衣服下来给他穿,可杨勇却因为自己的外套里只剩背心,而且背心还满是窟窿的,实在不敢脱衣服。沐建峰边走边埋怨莫莉,没有经过汇报就到隧道里来,还穿着高跟鞋女裙很不像话,没想到莫莉就从后面跟上来了。莫莉不满地表示,自己穿高跟鞋短裙,并没有影响走路的速度,还跑到了沐建峰的前面,结果一个不小心就差点摔倒。沐建峰眼明手快地抱住了莫莉,莫莉站稳后便脱下高跟鞋,光着脚走出去,沐建峰只好帮她在前面捡石头。

沐建峰没有跟莫莉解释,生气地表示,如果莫莉做不了就回去养她的病,然后结束了会议。林劲松在大家离开后告诉莫莉,说明莫莉不了解连里的情况,连里最重的病号不是别人就是沐建生,而沐建生却还是坚持带着大家下隧道干活,就是为了不让军心涣散,因为这一次的隧道工程可能是他们连的最后一项任务,等隧道一完工连里的兵都可能被集体转业复员回去。莫莉加班到很晚回营地,董向前他们因为莫莉没有起床,怕莫莉起来之时,食堂的热水没有了,所以想要去帮莫莉打水,又不好意思进去拿热水瓶,最后他们把董向前叫进去拿暖水瓶。董向前拿暖水瓶之时,看到莫莉从床上垂下来的一只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直到听到莫莉要翻身了,他才吓得马上想逃,这才想起没拿暖水瓶,又返回去把暖水瓶拿走跑出去。

沐建峰跟团长油嘴滑舌,要了几台卷扬机,他想去找莫莉一起回去,没想到正好听到莫莉在电话里跟男朋友撒娇,他便到门口去等莫莉。沐建峰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莫莉,生气地扔下莫莉,自己先走了。沐建峰的车在半路上出了毛病,不得不停下来修车,而莫莉则在此时搭政委的车赶了上来。莫莉见追上了沐建峰,于是让政委的车回去,然后跟沐建峰一起等司机把车修好。沐建峰说完自己的事情,又叹气说莫莉不懂他说的那些事情,因为莫莉的出身跟他不一样。莫莉不明白沐建峰所说的自己出身,她告诉沐建峰,自己的父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就死了,她母亲一个人带大了她。莫莉说完了自己的事情,又跟沐建峰说起自己到团部的原因,让沐建峰知道她不是只来打国际长途的。

莫莉在营内洗澡的时候,唱起了歌,营帐里的士兵听到了,都一个个竖起耳朵听,还议论起莫莉来。沐建峰去营帐内,把叫嚣得最厉害的那个班给训了一顿,指责他们为了见莫莉浪费连里的资源,到卫生所去打生理盐水和葡萄糖。沐建峰罚了战士们写检查,又跟战士们开起了玩笑,称莫莉长得好看,给大家多看看并没有错。沐建峰送莫莉出帐篷的时候,跟莫莉要求唱几首歌给他听,并说明明天是季度联欢晚会,让莫莉在晚会上多唱几首,就当作是他欢送莫莉去省城。筹备联欢晚会的时候,战士们的士气都非常的高涨,因为这次有女兵参加,大家都想在女兵面前好好表现。沐建峰在晚会开始前,跟士兵们说了一些鼓舞士气表扬他们的话,让他们一个个都激情高昂的,沐建峰这才放饭,给每个人六个包子一碗粥。

莫莉没有唱歌给沐建峰听,一个晚上都在不停地唱歌,营里的士兵们都在很认真听莫莉的歌,突然就听到莫莉大叫来人,把老虎连和医疗小组的人都给惊动了。王剑云去问莫莉的情况,这才知道莫莉是因为有人偷窥她洗澡,她才大叫起来的。连里出现了大事,沐建峰被紧急从隧道那里叫了回来,他一回来就马上把所有人召急起来,称这个害群之马是给他们整个老虎连的人脸上喷粪,让各排自己去排查熄灯后不在营房内的战士。沐建峰看到脚印后,便回连部去问各排的情况,没想到那个时间不在营房内的人特别多,让沐建峰不知道怎么查。莫莉在营帐内休息之时,看到了自己桌上的书,想到了自己那一次熟睡时,进自己的房间看自己的董向前,突然想起了偷窥的事情来。

沐建峰接到电话,得知师部都知道莫莉被偷看的事情,要对老虎连进行彻查让莫莉指认嫌疑人,沐建峰无奈只能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曾补玉和赵益勤两人私下议论,认为老虎连里的战士都是黑脸,因为作业辛苦脸又小了一圈,所以老虎连里根本出不了大白脸的偷窥狂。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