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些餐馆开始抵制外卖平台了,因为怕自己走上网约车司机的老路

来源:每经网 2018-12-02 07:17:34

外卖平台与餐馆之间的协同作用有时候并不那么和谐,就连在印度也是如此。由于一些平台收取佣金比例过高,印度南部的一些餐馆老板和餐饮外卖平台之间却剑拔弩张,因为过高的佣金导致餐馆没有赚头。不过有相关人士表示,外卖平台在增加餐馆销量,为顾客省钱,填补最后一英里空缺方面特别重要。此外还有助于餐馆减少房租,控制用人成本。

部分平台抽佣过高

外卖应用曾是印度小餐馆的福音。而现在,印度南部的一些餐馆老板和餐饮外卖平台之间却剑拔弩张。

喀拉拉邦的一些餐馆宣布,从今天(12月1日)起将不再接受Zomato、Swiggy、Uber Eats、Foodpanda等外卖公司的订单。

喀拉拉邦酒店和餐馆协会(KHRA)已决定抵制上述外卖平台,因为不少协会成员担心这些平台会像Ola和Uber对司机那样,首先帮助他们扩大业务范围,到后来却通过大幅折扣等活动反而让他们的收入减少。

不少协会成员称,餐饮外卖平台对他们的抽佣很高。位于Kochi的Ceylon Bake House餐馆老板Suhaib V说:“Uber Eats和Swiggy会收取33%的佣金,Zomato则会收22%左右”,“这些平台要将提成比例降低到10%左右,我们才有赚头”。Ceylon Bake House餐馆也是喀拉拉邦酒店和餐馆协会的成员。

不过,分析师则认为,一味抵制不是办法。

德克萨斯州咨询公司Everest Group的副总裁Yugal Joshi指出:“餐饮外卖平台可以将各家餐馆的信息汇总,有利于客户。平台提供折扣,不但增加了餐馆的销量,也让顾客少花钱。外卖平台还填补了最后一英里的空缺,这一点就特别重要。有助于餐馆减少房租,控制用人成本。”

图片来源:摄图网

打折背后的危险

印度的餐饮外卖行业规模估计约为7亿美元。

印度全国餐馆协会(NRAI)主席Rahul Singh表示,在注册外卖平台时,餐馆和外卖平台就会达成双方均同意的业务形式。因此,交易的条款并不是突然决定的,餐馆应该将其纳入日常运营中加以考虑。

纽约大学Heinz Riehl商学教授Anindya Ghosh说:“如果餐馆不能把量做起来,无法确保顾客粘性,折扣过多只会产生负面影响。”专家指出,大多数外卖应用还是会自掏腰包对折扣予以补贴。

那么,为什么喀拉拉邦的餐馆还会群起而攻之呢?分析师称,真正的问题是对消费者行为的影响。

从长远来看,顾客的忠诚度会从餐馆转移到餐饮外卖平台本身。例如,Swiggy的某个用户也许会挑价格最低或距离最近的东西,而不会专门挑选哪家餐馆。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技术与数字商业学教授Kartik Hosanagar指出:“一旦这些平台的影响力足够大,它们就可以决定价格,甚至建立自己的厨房。”

目前兴起的云厨房,由于可以让企业通过在线订单或移动订单准备、包装、派送食品,不用经营完整的店面,已经与餐馆产生了正面竞争。印度本土的打车巨头Ola旗下的Foodpanda,通过收购云厨房公司Holachef进入了这个领域。Swiggy和Zomato则一直在各自经营云厨房项目。美国打车软件Uber旗下的外卖平台Uber Eats还与印度咖啡连锁店Cafe Coffee Day合作,在连锁店的现有店面设立虚拟厨房。

因此,鉴于这些应用现在在印度有1.7亿用户,餐馆其实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为了对抗餐饮外卖企业,喀拉拉邦酒店和餐馆协会甚至在考虑推出自己的应用。

然而,对抗几大外卖巨头对于本地餐馆来说并非明智之举。Hosanagar教授指出:“餐馆占上风可能性很小。它们无力招架拥有高素质工程人才和风险投资的初创企业。餐馆应该团结起来为自己争取利益,提出一套既能保护自身利益,又能让整个行业生态受益的条件。”

36氪 Ananya Bhattacharya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