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VR,看见蓝海 | 创见

来源:大河财立方 2018-12-02 09:41:52

挖掘有价值的创业

链接有思想的资本

洞悉有未来的风向

立体多维记录创业与投资故事

——大河财立方《创见》团队

大河财立方《创见》第12期

大河财立方《创见》见习记者 刘赟

前不久,美国社交网站Facebook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在参加某次活动时,回忆起4年前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公司后设定的让10亿人进入VR目标。随后他分享了一张图表,数据显示,他们离实现这一目标还差百分之九十九。

这些年来,VR行业几多沉浮,凝聚无数创业者的喜怒哀乐。

2014年,扎克伯格对Oculus VR公司的收购让VR行业迅速成为经济风口。同样是在2014年,远在东半球的中国河南,一家由两名郑州小伙联合创立的VR技术企业——幻视科技成立,经历VR游戏、VR影视的曲折寻觅,经营一度面临窘境与困局。不过,时至今日,幻视科技在市场夹缝中找到了清晰的转型方向——教育,并立志重塑传统VR教育的固有模式。

“想不到坚持到现在,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待了才4年,就成了别人眼中的‘老牌VR企业’。”幻视科技联合创始人王嘉调侃道。

风口来袭

和王嘉的会面,根本不像一场正式采访。

郑州本地人说话有一种很“涮”的风格。这个不到30岁的郑州男孩对记者讲述其创业举步维艰,却像在讲可乐的段子。偶尔将长发向后一箍,浑身透着一股自信的劲头。

▲王嘉

记者与幻视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杰只有一面之缘,交谈不多,感觉是一个有着些许艺术家气息的理工男。

▲张杰

张杰和王嘉都是郑州本地人,从小两个人住的大院挨着,初中时成了铁哥们儿,之后的高中、大学乃至工作,两人的人生轨迹逐渐分叉,张杰学了美术,毕业后在郑州从事视觉艺术类的工作,其独立工作室在行业内已小有名气;而王嘉学的法律,工作内容从本土基金到外资资管,跑业务需要满世界飞。两人偶尔联系,也都是些近况调侃,风月相关,正事无涉。

2014年3月26日,Facebook宣布与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的领头羊Oculus VR公司达成最终协议,以近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 VR公司。

扎克伯格在收购方面的屡战屡胜让VR行业蒙上金色光环,一夜之间,人们似乎都看到了VR 行业的广阔前景。

蝴蝶翅膀掀起的风浪也传递到了张杰这里。

不久后的5月,王嘉正在海外休假。某天,他正坐船准备出海,开船前手机QQ来了新信息,是张杰发来的:“你在哪儿?忙不忙?说个事!”

这样正式的开场询问让王嘉觉得有些意外,但船就要开了,信号很快就断了。

等船再靠岸时消息弹出,是张杰发来的洋洋洒洒关于VR创业的念头。

“他自己是个技术狂,想创业就需要一个懂管理、懂财务,最好还能找来钱的人,而他身边恰好就有我这么一个人。说实话,我那会儿根本不懂什么VR,说白了就是相信这个人呗!”王嘉靠在沙发上,把哥们儿情谊说得云淡风轻。

这就是他们创业的开始。

车库创业

王嘉回国后,两人在郑州碰了面。

详聊之后,王嘉带着张杰去了硅谷和以色列,将彼时最一流的VR企业考察了一番。回国以后,两人在郑州二砂库房成立工作室,开始了原始技术探索。

最开始的筹备情况并不明朗。初创的四个技术人员和一堆设备都挤在一间不到20㎡的库房内。王嘉还不忘跟张杰开玩笑,“前途不可限量啊,兄弟,多少牛叉的公司都是从车库里出来的”。

经过半年的技术摸索,2014年12月,幻视科技正式注册成立。两个人分工很明确,张杰任CEO负责技术,王嘉任COO负责外务和对接投融资。一个干活,一个吆喝。

技术立命加上配合默契,幻视科技的初期发展相当顺利,种子轮即估值千万,获得了百万注资,相继开发多款VR游戏并投放市场。

2015年11月,幻视科技作为招商企业入驻郑州市高新区。高新区对这家本土初创科技企业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有了房租补贴优惠,公司便开始独立租用一栋5层的独栋办公楼使用,不同项目组得以互不干扰地发展起来。

“其实,当时公司就做过一个VR教育项目,但因为当时VR教育不是主流,所以分散精力排在最末尾,不过这个项目为后来我们跟很多教育行业的公司联结打下了基础。”王嘉回忆道。

2016年5月,公司凭借数款登录日本和北美游戏平台的游戏作品,以及在金士顿和戛纳电影节入围短片单元的影视作品,成功完成了天使轮融资。这轮千万额度的投资协议签订后的三个月内,幻视招兵买马,研发团队突破了70人,两层办公区坐得满满当当,每天从早到晚灯火不熄。

而就在公司全速赶路时,商业变现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良好解决。幻视成立以来的第一道大坎不期而至。

“VR元年”困局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VR行业引发众多上市公司对这一领域的强烈关注和投资热情,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小米、乐视等巨头纷纷进入VR领域。同时,VR技术在资本市场备受青睐,消费级应用产品频频出现。不过,就整个VR产业而言,盈利和变现似乎并不乐观。

VR产业主要分为4大块内容,分别为硬件设备、内容制作、分发平台以及B端应用。其中,国内硬件设备是主要变现来源,B端应用逐渐走入实际工作,而内容制作和分发平台在2016年仅仅是刚刚起步,只有线下体验店和主题乐园是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这也是幻视科技当时开发游戏最大的流量出口。

据《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显示,2016年能实现盈利的VR体验店不足三成,这些小型体验门店往往提供3~10分钟的交互性较差的体验式内容,导致用户体验一次后很难形成二次消费,52%的VR体验店只有一到两成的回头客。

“我们一款游戏综合下来,小的要砸100万左右,大的要超过500万,但是你猜行业内最高端的体验店单款游戏单次使用分成是多少钱?”王嘉比出三个手指头,“3块钱。”

王嘉回忆说自己那时候天天怼张杰:“公司搞得研发狂霸酷炫,市场不买账不赚钱,几十个人的公司一年营收百十万,生产效率再没比你低的了。”

结果,有次两人受邀去厦门参加一个VR高峰论坛,行业中数得上的公司基本聚齐。论坛间歇,创始人们交流起各自经营情况。王嘉回忆道:“当时快年底了,十几家公司里至少有5家当年营收还是0,另外四五家营收三四十万,超过100万营收的只有三家,我们就是其中之一。”

调侃劲儿上来了,王嘉说:“我当时心想,天呐!这个行业要完蛋啊,扭头对张杰说,兄弟,错怪你了!”

资本寒冬

资本是最敏锐的。2016年下半年后,涌向VR的投资来了个“急刹车”,多个初创企业项目“速冻”,VR行业迅速进入寒冬。

而幻视此前1000万天使轮融资协议款项支付分两笔,第一笔资金上半年就已到账,第二笔资金在整个行业危机下,募资没有达到预期,投资迟迟无法到位。

“其实我理解投资方的处境,当时资方给我说投资协议要更改,后面的资金要取消时,双方谈得心平气和,因为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投资方对我们帮助也很大,人要常怀感恩之心。”王嘉说道。

然而理解归理解,现实中公司的财务计划被骤然打乱,幻视科技第一次陷入了经营危机,最困窘的时候,公司账面上只剩下不到10万元,而每月工资水电等刚性支出就需要40多万元。

2017年春节前的一晚,坐在人民路丹尼斯对面的一家24小时牛肉面馆里,两个人讨论了一个问题——公司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

冬天的夜里,坐在屋里也有些冷,牛肉拉面上飘着的几片绿色的葱花香菜显得愈发惨淡。

王嘉忍不住说,咱点个肉菜吧?

张杰想了想,别点了,省点钱吧。

两个人,两碗面。

张杰拿着筷子有点吃不下去,抬起头说,要不咱别干了?

王嘉筷子一磕,咱们干得不挺好的吗,看看公司技术积累,看看咱们的产品领先程度。

张杰就反问了一句,咱们现在这种搞法能赚钱吗?

这次,被怼得哑口无言的成了王嘉。

王嘉也泄了气,那行,咱不干了。

张杰又不同意了,你不能这样啊,不能就这么不干啊。

就这样,两个人从晚上九点多坐到凌晨四点,也没争论清楚。

走出面馆,冷风中失意的人有很多。在停车场,两人看到一个醉酒的男人靠着树撒酒疯:“现在要事业没事业,要爱情没爱情,我混的这是什么啊!”

王嘉停步看着张杰:“幻视要是不干了,咱俩是不是也得像这人一样半夜在这儿丢人?”

说不清究竟是受醉酒男人的窘态刺激,还是内心的不甘回响,两个人回家收拾心情凑凑钱,继续把公司撑了下去。

新蓝海?

2017年是幻视科技为生存而战的一年。埋头盯着订单说话,零星接到不少教育订单,而顺利的资金回流让王嘉和张杰终于缓了口气,并由此看到了VR教育的蓝海。

就在这期间,关于VR教育的利好政策不断落地,也为公司的转型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2017年2月,教育部印发《2017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明确大力推进VR实验实训平台,要求各地完成智慧教育示范基地建设。

2017年7月,教育部发文要求开展示范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建设,至2020年认定1000所左右示范性虚拟现实验教学项目。

2018年以来,VR教育的市场机会不断被打开,幻视科技的未来路径逐渐清晰。

对于从娱乐转型教育,王嘉说了个比喻:“这就像你遇到两个姑娘,对第一个姑娘,你废了老大劲去追;对第二个姑娘,你不是很上心,以友人相待,结果到最后你发现,第一个始终对你爱搭不理,第二个却对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这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选了。”

确定了新的方向,幻视科技依托游戏领域积累的技术,结合惠普、联想等多年合作厂家对于教育需求的真实反馈,历时一年研发出拳头产品——VitaminR (维他命R)虚拟现实教育编辑引擎。

这款产品主要针对解决VR教育市场的诸多痛点——教育资源大同小异且粗制滥造,课件内容固化,师生反映差……这些问题使整个VR教学系统往往沦为“一次性”的教学汇报摆设。而VitaminR 虚拟现实教育编辑引擎,则可以充分调动学生的创新思维和创造能力,自由编辑场景、人物、事件;导入模型、音视频以VR形式展现。

以往的技术积累和优势让幻视科技冲入教育领域的路程一帆风顺,截至今年9月,全国最大项目额的VR教育虚拟实训室花落幻视,同时公司软件产品和方案也已战略签约惠普、联想新视界、博雅智学、超级队长等一线VR教育硬件供应商。

“我们是VR公司转型做教育,不像有些教育公司买个方案做VR。从把产品做精做优的角度而言,我们的优势是绝对明显的。”在今年9月19日的中原路演现场,面对台下众多投资人,王嘉仍然自信地宣称:“我们有信心引领VR教育步入2.0时代。”

敏锐的资本再次关注到这家“老牌VR企业”。今年8月公司开始A轮融资,短时间内十余家资方密集调研幻视,部分份额被短时间内锁定认购,投资款已到账。

可观的前景让幻视科技选择再度扩张,在郑东新区智慧岛设立了新办公地点,周围数十所高校是他们新的市场目标。

在智慧岛的公司新址里,王嘉和张杰共用一间办公室,并行放置的办公桌上一黑一白两台电脑,内敛与热烈,理性与感性,对比鲜明而强烈。

这种经典搭配,很像张杰和王嘉,看起来性格迥异的两个人,最后因缘际遇,殊途同归。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