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贼,你杀我家天子,我许褚非杀了你不可

来源:高旻历史客栈 2018-12-02 09:32:32

颜良坐胯着赤兔马,踏着遍地的尸骸,一路向西而行。浩浩荡荡的大军,徐徐的接近了最后的战场。目之所极,百余步外,许褚和他残存的几百虎豹骑,依然在发疯似的顽抗。那几百虎豹骑,乃是秦军精锐中的精锐,个个都是以一敌十之辈,其战斗力远胜于寻常士卒。正是仗着这超强的战斗力,这几百虎豹骑,在两万秦军尽皆覆没后,依然在顽强的战斗,抵抗着楚军一波接一波的冲击。颜良驻马观阵,目色冷漠的观看着这收尾之战。几百残敌虽然顽强,又岂入得了颜良之眼,颜良根本不屑于再发兵马,只静看着文丑,将这些残敌一一收拾了。此刻,许褚的暴走已过,气喘如牛的他,已没有更多的力气,来支撑他继续暴走狂攻。稳扎稳打的文丑,手中枪式却如长河绵绵不绝,无论是气势上,还是招式上,都全面的压制住了许褚。苦战中,许褚斜目一瞟,蓦的瞧见了颜良的御旗所在。百余步外,颜良就在那里,正看着他和他的部下,为茫茫的楚军人海所蹂躏。

许褚的心头,陡然间涌起无尽的愤怒。“颜贼,你杀我家天子,我许褚非杀了你不可!”愤怒已极,许褚猛的强攻几刀,将文丑的长枪稍稍逼退,瞅得这空隙,拨马跳出战团。许褚没有向西突围。而是逆着楚军的兵流,向着东面狂奔而至。他这是想凭着一己之力。于万军中余颜良的首级!那几百虎豹骑也看出了许褚的意图,一众人放弃了向西突围,追随在许褚的左右,一路向着颜良的御旗方向杀来。楚军岂能容他们嚣张,成百上千的兵流围裹而至,无数的刀锋四面八方斩来,阻挡着垂死挣扎秦军。那几百名虎豹骑,一个个的倒在身后。为楚军踏为肉泥,却依然继续前冲。三百余骑,几乎死伤殆尽,终于为许褚开出了一条血路,让他突破了楚军的东围,竟是直扑颜良而来。见得这般场面,颜良感慨道:“曹操能练出这样一支死士之军。当真了不起,只可惜啊,他运气不好,碰上了朕,否则这整个天下,多半就是他的了。”颜良这边感慨。左右诸将,却个个愤慨。“陛下在此,岂容这厮猖狂,老臣请为陛下斩下此贼首级!”老将军黄忠,愤慨的请战。

颜良却冷哼一声:“许褚这是要挑战朕。朕今天心情好,就给他这个机会。”颜良身登九五。早就鲜有亲自操刀上阵,大楚国的将士们臣民们,如今只记得颜良皇帝的威仪,却有些忘了他那超绝的恐怖武艺。今日,颜良就是要让天下人,再度为我颜良的绝世武艺所震怖。五十步外,许褚纵舞着大刀,如发狂的野兽一般,狂奔而来。颜良青龙刀一横,昂首厉喝一声:“都给朕让开一边,此敌,由朕来解决。”号令传下,御前封挡的虎卫军,猛然浪开,转眼便分开一条通道。颜良双腿一夹马腹,胯下赤兔马一声长嘶,拨地而起,如一道赤色的闪电,疾射而出。三军将士看去,俨如颜良那巍巍的铁塔之躯,踏着一团明艳的烈火飞射而行,手中那柄青龙刀,更是拖起长长的尾尘,赤色的披风,在颜良的身后猎猎飞舞,腰间倚天剑明亮的银鞘,反射着雪色的寒光。如此威势,只令三军将士肃然。当许褚看到颜良那震撼人心的威势时,心中那一腔的复仇之焰,仿佛也被压去了几分,背上竟隐约闪过一丝寒意。眼前这人,就是那威震天下,无人可挡的颜良吗?

许褚气势一滞间,颜良已仗着赤免马的速度,后发而先至,如红雷一般扑卷而至。两骑,瞬间相撞。许褚已别无他选,体力大耗的他,只能聚起残存的所有力量,暴喝着狂击而出。颜良却眉头都不皱一下,两骑相交的瞬间,猿臂如影而动,手中青龙刀挟着千钧之力,平斩上前。吭!两刀相击,电光火石。一抹鲜血飞上了半空,随鲜血升起的,是哪一柄卷刃的大刀。许褚就如同一断了线的风筝,口中喷着鲜血,诺大的身躯腾空而起,重重的摔在了三丈之外。咔嚓!落地之时,几声脆响,许褚周身的骨节,已不知断了几根。这秦军中武艺最强之士,此刻已翻滚余地,身受重伤,即使拼命挣扎,也再难爬起来。颜良则收住赤兔马,斜刀而立,巍巍的身躯屹立在朝霞之下,仿佛披着一层金色的战衣,威仪何其巍然。旷野之中,数万楚军将士,都给这惊人的一幕震呆了。他们的皇帝,一招之间将秦军最强之将击落马下,那不可思议的武艺,仿佛已超越了当年的吕布,达到了天下第一的存在。众军中,即使如文丑、黄忠这等武艺绝顶之辈,观此情景,也个个倒抽凉气,无不为颜良的武艺所震惊。

颜良却知道,自己武艺纵强,但若非许褚体力大损,再加上自己仗着赤兔马和青龙刀的相助,想要在一招间败许褚,自没有可能。然以许褚的实力,即使气力大损,但同样的对手,若是换成黄忠,就算有宝马和神兵的相助,胜许褚当然没有问题,但想要在一招取胜,只怕也无法做到。颜良却做到了。此刻,朝霞照耀下的颜良,在楚军将士眼中,已如超越了神一般的存在。“颜贼,我杀了……杀了……”许褚口中喷着鲜血,空有满腔的怒言,却没有力气再骂出来。颜良拨马到许褚而下,俯视着他,冷冷问道:“许褚,曹操已死,可愿降否?”许褚眼珠几乎要炸裂,喷着血大骂,自称誓死也不会投降。颜良早就知道,身为曹操亲兵统领的许褚,绝没有可能投降自己,颜良的招降,只不过是欣赏他的忠勇与武艺罢了。既然你不识趣,那就别怪朕了。“既是如此,那朕就成全你,去下边陪曹操去吧。”颜良冷冷一语,手中的青龙刀高高的扬起。任你是绝世奇才,任你是旷世的猛将,只要不屈服于我颜良,便只有死路一条!颜良毫无犹豫,手中青龙刀呼啸而下。

只听得“噗”的一声,许褚那斗大的人头,已是滚落于地。斩杀许褚的一瞬间,三军将士无不身形微微一颤,皆为颜良的冷绝所慑。旷野之中,一片的寂静,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敬畏之极的眼神。“吾皇万岁——”三军中,不知是谁振臂一呼。“吾皇万岁——”“大楚万岁——”茫茫旷野中,数不清的大楚将士们,挥舞着染血的刀锋,仰天欢呼。那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震动九霄,只令天地变色。颜良享受着这万岁声,许久不绝,随后才拨转马头,向着冀城浩浩荡荡而去。此前颜良将大部分的兵马,都用于阻击曹操的败逃,只命邓艾率五千步军,前去攻取冀城。颜良原本是想,曹操倾军突围,冀城必是一片空虚,就算有兵也只余下些老弱病残,邓艾以五千兵马,拿下冀城当不成问题。事实上,邓艾也做到了。当颜良抵达冀城西门时,城门已是大开,城头上早树起了大楚的旗帜。颜良昂首策马,直入西门前往曹操的皇宫而去,打算在此休息几天,然后再发兵北上凉州,灭了曹丕,彻底平定西北。

但当颜良进至皇城前时,却有斥候飞奔而来,拱手道:“启禀陛下,邓将军在北宫一线被阻,迟迟攻不入北宫,请陛下发兵相援。”听到这个消息,颜良不禁有些惊讶。冀城中只余一些老弱之兵,竟然还能挡住邓艾的精锐兵马,此等奏报,如何能不叫颜良感到意外。“是何人领兵,竟能挡住我儿之兵?”颜良问道。“回陛下,指挥敌军顽抗的,乃是一员无名小将。”无名小将?颜良愈加起了兴趣,遂是策马而行,直奔皇城前去。曹操的这座皇宫虽然只是草创,但却仿效了洛阳的南宫与北宫,北宫为金銮殿所在,只有攻陷了北宫,才象征着冀城攻破。颜良步入南宫,登上南宫的城楼,借着居高之势,俯视北宫。只见城楼前,几千名秦军凭借着石桥、甬道等建筑,正顽强的抵挡着邓艾军的进攻。颜良一眼便看出,眼前的敌军战斗力并没有多强,但却极有章法,对地形的利用也很弃分,正是如此,才以少量的兵力,阻止了大批楚军的推进。能在如此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指挥着一批二流兵马,顽抗到这个时候,领兵的这员秦将,用兵的能力定然不弱。颜良心下暗暗一数,便想秦军的良将皆已死绝,却不知还有哪个“无名小将”,能有此实力。思索之际,颜良鹰目一扫,却见正面的石桥上,邓艾纵马舞枪,正与一员同样使枪的年轻敌将厮杀到难分胜负。那年轻敌将,想必就是斥候口中的那个无名小将了吧。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