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史:追逐海市蜃楼——占有“未知的南方大陆”的竞赛

来源:阿辉讲历史 2018-12-02 09:27:30

很容易想象,随着一艘又一艘舰船回来,带着“看到”的含糊报告,却没有存在一块辽阔的南方陆地的坚实证据,欧洲所感到的沮丧。事实上,甚至在欧洲入对太平洋领域作为一个大洋半球有任何概念之前,许多航海家纷纷号称自己是第一个发现那块传说中的南方大陆的人,并对其提出主权要求。自公元前4世纪起,亚里士多德以来的作家猜想,必定存在那块大陆才能“平衡”北半球的巨大的大陆块。如前所述,埃及一希腊的制图师克罗狄斯·托勒密在公元150年猜想,在南方的温带有一块辽阔的大陆,它会使任何拥有它的欧洲国家非常富裕。16世纪主要的地图绘制者充分相信它的存在,将其轮廓画在他们的世界地图上。赫拉尔杜斯·墨卡托和亚伯拉罕·奥特柳斯用这块大陆的轮廓装饰其世界地图,他们称之为“尚无从得知的南方大陆”。

贾科莫·加斯托迪在1550年制作的一幅地图把称为“未知的火之陆”的大陆块几乎塞满亚洲和美洲大陆之间的太平洋中北部区域。162年,荷兰航海家亚伯塔斯曼在离开范迪门地之后,当他看到他称为史坦顿地的新西兰时,他猜想他到达了传说中的南方大陆的西海岸,相信这与位于阿根廷东南部有着那个名字的嶙峋的岩石露头有关。塔斯曼是有记录的第一个在太平洋西南部探险的欧洲人。1657年,在其题为《地球志》的一书中,彼得·黑林完美叙述了这块南方大陆存在的越来越多的证据,雄辩地呼吁为寻找这片陆地而进一步在太平洋航行。然而,如果他们知道太平洋的真实情况,欧洲各国不可能在18世纪花费发起众多伟大的探险之旅所需的巨额资金,那些航行戳破了“南方大陆”的谜团。

因此,在数百年的时间里,欧洲的航海大国不断派出探险队搜寻传说中的那块南方大陆,其中许多人带回诱人的片断信息指出了它的大致位置和范围。从这些早期尝试逐渐浮现的情景可以断定,如果存在这块未知大陆,它必定四周是海,与所有已知大陆块分离。在英国,由坎贝尔、卡兰德和道尔林普为首的“陆地学派”走得如此之远,以至于宣称“南方大陆”在塔希提岛的西南面,在“割礼角”、新西兰的西海岸有海岬,还有戴维斯地的蜃景——它为此必须是这个样子。一劳永逸地驱散“南方大陆”的谜团还有待詹姆斯·库克戳穿谣言:库克的第一和第二次航行在詹姆斯·库克之前,由于海图不可靠,在太平洋南部和中部的发现和占有的价值令人怀疑:有关太平洋港口的实际知识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并且缺乏足够准确而可靠的手段支持为可能占有该地制作的海图。

常见的情况是,在漫长的太平洋航行期间,看到特定海岸或岛屿的时间点也影响到所完成的详细海图的准确性和数量。这是因为在海上航行数月或数年之后,船只往往漏水,迫切需要修理;船员人数减少,幸存者因病而疲惫不堪;食物供给越来越少,实行严格定量;在漫长航行终了之际,船员普遍思乡心切;这一切不利于对看似不毛之地的新领土进行深入勘察。因此,英国探险家威廉·丹皮尔是第一批访问新几内亚和新不列颠加泽尔半岛部分地区的欧洲人之一,他在1700年经过这个地区时显然处于无精打采的心理状态,仅仅凭主观印象勾勒海岸线以为记录,用圣乔治湾这样的名称给其一些地方取名。

1767年菲利普·卡特雷特再度访问这个地点,他绘制航海图时很仔细,认识到后者的特征是海峡,而不是一处海湾。虽然人们或许可以原谅制图误差和不严格的测量方法,但不能原谅的是一些探险家添枝加叶以及在其航海图上用编造出来的观察数据和“发现”之类来弄虚作假的习性,他们其实根本不曾进行那些观察并得到那些“发现”。库克充分意识到他的三次航行的永久遗产不会仅仅是新陆地和海洋的发现与描述。对库克还有英国海军部来说,同样重要的是制作精确的航海图;测试新的航海仪器和技术,例如利用月球的角度和精密计时器取得准确的经度测量;找寻在英国及其太平洋地区的贸易伙伴之间的更短的海上航线;代表英国君主建立殖民地的行动。库克知道,所有这一切是大英帝国向太平洋扩张的先决条件。

库克第一次到太平洋的航行有两个主要目标。第一个目标表面上是对某类天体食——金星凌日——进行经验观察,它是公开宣布的。天文学家埃德蒙哈雷在1769年6月3日预言了这次金星凌日。这种事件每年才发生四次。但是,除非认为这是纯粹的科学事业,否则就有必要指出,计划在刚发现的塔希提岛进行的这次金星凌日持续时间的经验记录有一个非常实际的目标。它是在全世界不同地点对同一事件进行的观察之一,旨在取得精确的金星凌日的当地时间,准确测量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和太阳的直径,皇家天文学家内维尔·马斯基林会藉此汇编航海数据。以后领航员可以利用这些数据简化计算经度的费力而耗时的数学过程。因此,对于遥远大洋上的准确航行和发现岛屿与贸易路线的精确制图来说,这种测量至关重要。

英国海军部如此看重这一点以至于它向发明计算经度的可靠方法的任何人提供两万英镑的奖金——在当时那可是一大笔钱。不幸的是,库克及其天文学家助手查尔斯·格林因某种视错觉而沮丧不已库克说那是太阳周围的某种大气或光环,在金星接近日面边缘的时候,它看起来混同于金星的阴影,阻碍了对金星凌日耗时的准确度量。这就使人怀疑马斯基林方法的最终准确性,这种情况令这位皇家天文学家极其不快,同时赋予新近发展起来的使用精密计时器确定经度的另一种方法甚至更加重要的意义。因此,库克未能实现两大目标的第一个但英国海军部还给过他一套命令,这是秘密的。随着他离开塔希提岛,库克打开信封,得知海军部要求他验证陆地理论界的推测:在南太平洋中纬度地区,在塔希提岛和新西兰之间存在一块辽阔的大陆。

这些命令要求他行进到南纬40度,向西航行,直到他抵达陆地库克向西到新西兰的航行使其经过亚历山大·道尔林普宣称存在的那块大陆的推测位置。作为曾为东印度公司工作过的有影响力的科学家,道尔林普游说英国海军部,试图替代库克领导前往塔希提岛的这次探险。然而,库克是经验丰富的海军军官,而道尔林普是平民,因此,英国海军部拒绝了他的请求。库克因此忍受了这位心怀怨恨的对头的长期敌意和不公正的批评。但对库克来说,当他能够证明道尔林普的“南方大陆”是一派胡言时,那是非常令人满意的报复。库克日志的内容表明,从缺乏通常在辽阔的大陆块附近可以找到的洋流来看,就沿着他到新西兰的指定路线上看不到陆地的情况而言,显然在世界的这个部分不存在辽阔的大陆。

英国也因这个发现而走出两难境地:它已经在欧洲和美洲殖民地卷入了冲突,如果库克发现了这样一块新大陆,英国就会面临保卫它并向新增的殖民地提供资助的严重压力。在其第二次航行中,库克的日志条目表明在南半球中纬度地区的任何地方都不存在除已经发现的澳大利亚大陆之外的辽阔大陆块。因此,他成功地戳破了“南方大陆”的谎言。但他在第二次航行的日志表明,他怀疑在南极附近存在一块大陆,那时他第一次穿越南极圈。1775年2月6日,星期一,他在日志条目里宣称:“我坚信在南极附近有大块陆地,它是覆盖这片‘南方大洋的大多数冰块的来源。”,在解决“南方大陆”存在与否这个问题上,库克的航行表现出他尽心尽力和百折不挠的品性。在他的勤勉搜寻中,库克三次穿越南极圈,1774年1月30日到达塔希提岛以南,南纬71度10分。

今天的文章到这里就结束啦,麻烦看官大大点个赞,喜欢小编发表的文章请关注转发收藏哦,您的关注是对我最好的支持。谢谢!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