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端瞬间跌落到谷底,这样的打击,汪枭一时承受不了!

来源:清莱蛇 2018-12-02 09:32:56

石龙眯着眼睛看着从楼下缓步走下来的汪枭,牛气哄哄的说道:“哼,又是一个烂鸟蛋,你说要共饮一坛好酒,酒呢?你想让我请客吗,没门!” 汪枭淡淡一笑,心想,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罢了,也许给点好处,便能为自己出力也说不定,“当然不会让这位英雄请客了,掌柜,快拿最好的酒来,去准备几样小菜,慢了,小心你的脑袋!” “哼,算你识相,看看那三个烂货,抢我的房间,真是点灯笼去茅坑,找死(屎)!你这小子还真有颜色,看在你的好酒的面子上,就不揍你了。小$%^说^族^文*学$网” 没一会工夫,掌柜老头端上来四碟小菜,一坛子酒,放到桌子上,石龙也不客气,倒了一碗一口就喝了个底朝天。 汪枭坐在石龙对面,暗暗打量,心想这人实力不弱,一定要想办法将其收入自己的手下。 文梵和幽幽隐匿身形,早已经等候多时了,这个时候见石龙已经将汪枭引了出来,两人悄无声息的上了二楼。 汪枭出来的时候,将门带上了,如果开门进去,从楼下会看的一清二楚,文梵和幽幽施展土遁,穿墙而入。

客房不大,只有两张床位,其中一张床上平躺着一个人,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小褂,藏青色紧身长裤,曲线玲珑,虽然身上穿的严严实实,但是完美的身材还是一览无余。 虽然已经七年多没有见了,但是当年最后一次见文溪的时候,文溪已经十八岁了,想来面貌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文梵和幽幽来到床前细看,只见床上的人紧闭双目,一头秀发披散在枕边,又长又密的睫毛低垂着,眼角上还挂着几滴泪水,白嫩细滑的脸蛋上赫然有着几个红色的手指印。 没错,正是文溪姐姐!怎么会这样,这一定是被汪枭给打的!文梵用神识检查了一下文溪,发现汪枭出去的时候,将文溪给打晕了,还封住了丹田! “混蛋,找死!幽幽,我们走!”文梵咬着牙心里暗道。 “哧溜——” 幽幽眼睛紧紧的盯着床上的美人,不受控制的流下了口水,神识中被文梵一喊,才从美好的幻想中清醒过来,忙把嘴角的口水吸了回去。 “主人,这个姑娘不太对劲啊!我们怎么办?”

文梵说道:“先不管了,放幽冥之府中再说,我们先去会一会那个汪枭,看他到底有什么鬼花样!” 将文溪放入幽冥之府,一层的大老黑已经化形成功,见主人又来了,忙恭敬的迎了上来,“多谢主人相助化形,小黑随时等候主人差遣,额,请主人赏衣服穿!” 文梵一看,喝,这小伙子长得可真够帅的,就是皮肤黑了点,还光着个腚,还好文溪姐姐是昏迷的,要不然还得了。 心念一动,从六层取了石龙的两件衣服扔给小黑,说道,穿上,把另一件给老猴子穿,你们俩个在这看着我姐姐,我过一会再来,有什么事情神识传音给我。 “是,主人!”小黑接过衣服,一边穿一边回道。 文梵出了幽冥之府,和幽幽两人来到驿站一楼,石龙正喝的高兴,汪枭皮笑肉不笑的陪在一旁。 “这位英雄,不知高姓大名,是何方人士?在下是乾坤帝国执法队大队长,兼任帝国武圣学院院长,不知英雄可有高就?”

石龙偷笑,还执法队大队长?也真够不要脸的了。但石龙脸上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道:“哇,你这么厉害你爹知道不?我石龙哪有什么高就,我就是个跑腿的。” “哈哈,石英雄真是谦虚啊,不知石英雄愿不愿意到我执法队做事情,汪某定会重用英雄,让英雄一身修为有用武之地!” 不行了,忍不下去了,石龙思考了一下说道:“额,汪毛啊,我确实是要到国都找差事的,执法队正是我想去的地方呢,听说执法队的队员上酒楼喝酒不花钱,上青楼玩姑娘不花钱,是真的吗?” 汪枭哈哈一笑,心想这果然是个傻冒,“当然了,只要石英雄来了,国都里的姑娘随你挑!” “那太好了,我就选你娘,你同意不同意啊?我这个人比较偏好岁数大一点的,成熟,而且会唠知心话,你不会反对?你这是什么表情?” 汪枭脸上先是一楞,转尔怒火中烧,喝道:“你这匹夫,竟敢如此无礼,在乾坤帝国,还没有人敢和我这样说话,你难道不知道我执法队的权力有多大吗?”

“哈哈,你是执法队的大队长,那我呢?汪大院长?” 汪枭身体一震,猛然回头一看,脸色由白转红,惊道:“你、文梵,你什么时候来的!” 石龙将头发束起,戏谑道:“哎呀,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执法队大队长呢?汪毛,你是不是吹牛吹大了,把正主给引出来了啊?哈哈!” “是你!神匠府的管家!你们、你们耍我!”汪枭脸色苍白,反应过来了。 文梵冷冷的说道:“没错,就是耍你玩,现在耍够了,你的命也活不长了。” 汪枭被突然出现的文梵吓的魂不附体,但是汪枭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似是有着很足的底气,说道:“我的命活不长了?呵呵,文梵,你既然已经离开了国都,那有很多好戏你都看不见了!现在的国都已经变天了!唐文已经死了,你的执法队大队长自然是当不成了!你能这么快找到我,倒是让我很意外!” “哈哈,是吗,汪公子也错过了很多好戏,你爷爷的脑袋在大殿之上变成一团血肉,满殿都是你爷爷的存在,你们汪氏,现在只有你一根苗了,谋反,你以为那么容易?”文梵似有所思的说道。

汪枭撇了撇嘴,“编,继续编,幼稚!这么幼稚的谎言你也能想出来,我们筹划了那么多年,一切细节都已经想到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是乾坤帝国三分之一国土的主人了,而你,将是我的臣民!我让你死,你就得死!” “哟!参加国主!国主,你爷爷挂在国都的城门上你知道吗?对了,还有唐战,你一定很想见到?”文梵装作很惶恐的样子说道。 说完,文梵神念一闪,将唐战的脑袋从幽冥之府中拎了出来,‘骨碌碌’扔在了地上一直滚到汪枭的脚下。 汪枭的眼睛越睁越大,看着脚下的脑袋,先是不屑,但是唐战那惊愣的表情,一如汪枭现在的样子。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假的!主人将一切都算的那么周到,一切都运筹帷幄,你们这些废物怎么可能知道!” 文梵笑了笑,并不说话,汪枭需要时间,毕竟是梦想了很多年,将乾坤帝国瓜分,马上就能成为一疆之主的人了,忽然受到这样的打击,受不了。

石龙悠悠然说道:“不妨告诉你一个真相,从你拿到请柬那一天,你的行踪,就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们的算盘打的虽然好,却没有算到我的主人,以一已之力化解了你们的阴谋!” “请柬?”汪枭颤抖着从怀中拿出请柬,眼神迷茫。 怪不得,能这么快找到我,原来,是这样——虽然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置信,但是唐战的脑袋,就在自己的眼前,汪枭觉得天都塌了,从云端瞬间跌落到谷底,这样的打击,汪枭一时承受不了。 文梵和石龙像是看猴一样看了汪枭足足有一刻钟,汪枭脸上的表情,把一个人从自信、到狐疑、再到震惊、最后是绝望的过程展现的淋漓尽致。 让文梵感到意外的是,汪枭虽然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却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就算是这样,文梵,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能救得了唐文,却救不了你自己!你照样被我给算计

了!” 文梵一怔,“是吗?我好怕啊!汪院长,不要吓我——” 哼!知道怕就好,文梵,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比我要强,但是你没有我聪明!我能找到你的弱点!你不得不听我的话!”汪枭见文梵怕了,嚣张得意的说道。 文梵饶有兴致的道:“是吗?你很聪明吗?那你说说我的弱点是什么,你又凭什么认定我一定会听你的?” “你的弱点,就是你不能容忍你的亲人受伤害,不巧的是,你的亲人现在就在我手中,而且被我封了丹田,只要我神念一动,她的丹田就会破碎,除了我,没有人能解开封印!哈哈,文梵,想救她,你就要先放我走!不然的话,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汪枭知道了谋反行动失败,自己的爷爷身死,唐战的脑袋就在眼前,这样的结局竟然还能保持清醒,家破人亡前途尽毁没有半点悲伤,却知道用手中的底牌来为自己争活路,也是难得了。 “哦,这样啊,你尽管动手好了,看看我会不会后悔,汪枭,你想用我的亲人来要挟我,是很聪明,但是你错就错在不应该动我的亲人,所以你必须要死!”文梵淡漠的说道。 文梵确实有弱点,但是如果谁想用文梵的弱点来威胁,那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死,因为文梵的弱点,就是文梵的底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