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意思很明确,陈旭眼下一身加持了两个侯爵封号

来源:淑娟带你们领略历史 2018-12-02 09:40:17

皇帝的意思很明确,陈旭眼下一身加持了两个侯爵封号,这在整个大周朝都前所未有,秦朝更加没有。 陈旭自己都懵逼了,呆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拱手说:“陛下,这个……这个于礼不合吧。” “的确于礼不合,但朕不能亏待自己的外孙!”秦始皇摆手。 陈旭满头黑线的不说话了。 这话说的完全就不太要脸,眼下八字还没一撇哪儿就来的外孙,何况外孙在你眼中那么重要吗?李由的老婆和蒙云的老婆都是你女儿,生下的孩子估计你都没看过。 秦大大视察完水泥路之后摆驾回宫去了,陈旭一个人在河边站了许久,然后慢慢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秦始皇最大的可能就是借这个机会他把留在咸阳。 满朝文武公卿,除开王翦父子之外,没有任何外族官员的食邑在内史府范围内。

因为内史府囊括咸阳和周边数十县,是大秦京师所在地,也是机枢所在,外臣无法染指,内史府几个有封号的爵位都是嬴姓赵氏的皇族,建成侯赵亥、昌武侯赵成,少府令赵威,还有被流放的赵高,以前的长安君成蛟等,就连李斯冯去疾蒙毅这些上卿和诸多辅助大秦统一的大功臣都没办法得内史府范围内的封邑,最多是在咸阳周边赏了百十顷田产和庄园。 而且大秦所有的侯爵都没有以县名为封爵的先例,无论是武侯还是文侯都是如此,以地名为封号,是以前诸侯的分封方式,这也是让陈旭和所有文武公卿都惊讶的原因。 也就是说秦始皇虽然推翻了大周建立了大秦一统天下的格局,废弃分封制改为郡县制,奠定了中央王朝统辖的帝国模式。

但其实内心还是和周王朝的天子一样,还是只相信自己的族人,将嬴姓赵氏分封在咸阳附近,而所有的功臣都分封在偏远之处,虽然分封的只是食邑,但可见皇帝对赵氏族人的信任。 从这次赵高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皇帝对族人的信任已经到了让人无法释怀的地步,如果不是陈旭和蒙毅两人费尽心思数月的合作,恐怕想搬倒赵高都不容易…… 陈旭脑海中回想赵高的事,突然感觉事情并不是太卜所说入秋大旱而需要减轻刑罚有关,而是其中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看来要找个机会和蒙毅交流一下弄清楚其中的原委才行,不然下一次自己说不定就会一脚踩进哪个坑里爬不出来! “恭喜侯爷加官进爵,迎娶五公主之时,属下一定前去祝贺!”

张苍和科学院的一群匠吏和匠工都围过来恭贺陈旭。 “同喜同喜,诸位今日也都得到陛下亲口封赏,希望诸位能够不辞劳苦,把渭河大桥的位置勘测好之后尽快筹备物资,如果能在入冬之前修好的话,明年将是科学院大展拳脚的一年,我们要修建一条咸阳直通洛阳、邯郸、大梁、临淄的高速公路,一旦这条路修通,咸阳至齐郡陆路也不过五天时间,货运将会在现在的基础上节省近二十天时间,而且还将带动沿路的商旅发展,整个中原就会因为这条路而蓬勃发展,走,一起回科学院开个会商讨一下筹备修路署衙的问题……” 在陈旭描画的一副高速公路美景蓝图诱惑下,张苍和一群科学院的匠吏匠工兴奋激动的簇拥着陈旭回科学院。

巳时末,陈旭从科学院出来之后回到清河侯府,把李信送给他的城外那处庄园的地契找出来,然后又安排一个管事手持自己的拜帖去邀请蒙毅午时中在清河酒店饮宴。 午时三刻左右。清和园门口。 蒙毅的四辔豪华奔驰在一群虎背熊腰的侍卫护送下如约到来。 蒙毅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 陈旭顶着大太阳站在门口迎接,蒙毅也只是微微拱手行礼表示礼貌,脸色并不好看,似乎感觉陈旭欠他几百万钱一样。 这个老流氓今天怎么回事?刚在在河边的时候还有说有笑,怎么一转眼就翻脸了!陈旭莫名其妙但还是很热情的将蒙毅迎进自己专门接客的套间。 寒暄、落座、奉茶,几个小侍女过来打扇,等感觉凉快些了陈旭就挥手让几个侍女离开去安排酒宴。

“蒙大人为何今天看起来不开心?”陈旭终于是忍不住问。 “老夫何时不开心了?”蒙毅拈着胡须淡淡的说。 陈旭脸皮抽抽了几下,这尼玛让老子怎么接话,你开不开心自己难道不知道?不过既然自己请客,作为东道主必然不能冷场了,于是笑着说:“旭许久没有和蒙大人喝酒聊天了,今日刚好有闲,所以宴请蒙大人来饮宴,同时还有一件事想和蒙大人证实一下。” “何事?”蒙毅还是面无表情。 陈旭也懒得继续和这个老流氓打嘴炮了,于是拱手说:“是关于赵高之事,其后必然有些内幕,蒙大人可曾知晓?” 蒙毅端起茶杯说:“其中自然有内幕,老夫也略微知晓一些,听闻是陛下召见建成侯赵亥和昌武侯赵成等皇室族亲讨论过,然后借太卜之言减释赵高的罪责!”

陈旭捏着茶杯许久之后苦笑摇头:“赵高如此重罪,但陛下竟然还不杀他,如此下去只会令满朝文武心寒,非是明君所为,此乃取祸之道也!” 蒙毅许久没有说话,闷头喝了几口茶之后长叹一口气:“陛下心思难以揣摩,老夫也本以为可以一举成功,可惜……我们还是低估了赵高在朝中的人脉,十多年下来,赵高已在朝堂之上根植无数党羽,与皇室也盘根错节的牵连在一起,你要知道,赵高担任九卿太仆之时,老夫还只是一个校尉而已,他担任中车府令之时,老夫才成为御史中丞,要不是因为八年前那场变故,老夫又何必趟这趟浑水,对付皇族之人,是我们外族官员的禁忌,因为处置任何一个皇族之人,都可能让其他皇族感到惊恐,更别说是杀死,你可知当初商鞅为何会被车裂?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