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柠檬水喝进嘴里,马上就被柠檬的香气填满

来源:瘦小高探美食 2018-12-02 09:40:01

京郊密林的事儿云轻歌自然记得。虽然说穿越以来一直在被追杀,但那一次怕是最靠近死亡的时刻。想到这她就想起封寒当时如何如同救世主一般出场,将自己救于歹徒的利刃之下。云轻歌的心里忽然就那么软了一下。封寒这个人虽然总是会做出一些跟她三观不合让她怄气吐血的事儿,可他也总是救她于危难之际,并且在各个她意想不到的时候给她温暖和关心。这种复杂的状况让云轻歌在面对封寒的时候总是心里充满了矛盾的感觉。“自然是记得的。”云轻歌收回思绪点了点头。舒玄坐在圈椅里的身子略微往后靠了靠,寻了个更舒适的姿势,“那些人其实与之前追杀云娘子你的黑衣人是同一批。”他解释道。略微意外的看见云轻歌微微颌首。“其实我猜到了。”她低声道,那样夺命的追杀,哪有劫匪是这样的呢?“既然猜到了,我想云娘子你也应该能猜到他们真正的目标其实是什么。”舒玄接话,顺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送至唇边,抿了一口,“不知这蜂蜜柠檬水的味道你可喝的惯?”

云轻歌略略有些惊讶,随即又释然了,“不错,我很喜欢。是舒公子你吩咐的?”舒玄轻笑,“这是我家乡的特产之一,我们从小便习惯以此泡水来饮,用以强身健体。我想云娘子你身体尚虚,饮用一些可以补充体力,应是不错的。”“舒公子有心了。”云轻歌弯了弯眼睛,真心感谢道。舒玄摆摆手,“不值什么,你若喜欢,尽管让他们去取好了。寒石堡冰窖里我存了不少。且不说这个了。那些黑衣人其实并不只追杀过云娘子你一人,封堡主这么多年来也在他们的目标之中。只不过寒石堡日益壮大,他们武功虽高,也拼不过寒石堡铁桶似的层层守卫。咬不下去了便想集中精力来找你。那一日之前风贰便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报与堡主知晓。堡主一心想抓一个活口回去,便亲自领了人去查探。原来他们在京郊的据点就在那片密林之中。当日上午便是一次恶战。堡主的上臂受了伤。”

云轻歌听着他的叙述有些恍然,“怪不得传出风声说那片林子里有劫匪,想来是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故意传出来的风声。嗯?你说他上午便受了伤?”“是的。”舒玄点头,眼中显出几分后悔之意,“也是我们太大意。这么多年也不知打打杀杀的伤过多少回,这种小伤都没太放在心上。直到大半个月后堡主在四平巷晕倒,我们才请了郭大夫来看。”说到这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们谁也没看出来,堡主他竟中了千年寒冰草之毒。”“千年寒冰草之毒?”云轻歌疑惑的反问,依稀觉得这个词很是耳熟,在哪听过。“是。”舒玄点头,“这个毒初时没有感觉,但一次一次发作下来寒毒深入骨髓,说最后人是受不了这冷活活把自己冻死也不为过。寻常人最多只能抗得过三次发作,封堡主却硬是自己扛过了六次,最后一次正是云娘子你被黄云德骗去聚仙楼的那天。其实寒冰草的解药寒石堡就存了有,只是那东西耐不得长途运输,只能等堡主回来再配解药。可我们怎么劝他都不肯回来。

只说要留在京都城守着娘子你。”一句一句的话仿佛重锤一下一下击打在云轻歌的心上,云轻歌下意识的咬着唇,她没想到封寒没说出口的竟然是这些事情。密林被截杀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足有小半年了。他就这么自己咬着牙默默地撑着。且不说不回寒石堡这边的日常事务那么多他要怎么处理,就这左一次右一次的寒毒发作,也不是寻常人能熬的下来的。然后还要频繁的抽空来找她,忍受着她的冷脸一次又一次的讨好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好,值得他这样对待自己。云轻歌的心里又酸又涩,这么些日子来,她明明已经开始在心里接受了他,明明暗自发誓要多一点理解和宽容,怎么事到临头又不管不顾的小脾气上来了呢?无论这次他究竟为什么不顾自己的想法将自己强掠了来,至少她应该听他一句解释,再下判断。没有沟通,哪来相处呢?想到这,云轻歌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一些。她抬起头,看向舒玄,轻轻问道,“你方才说他从京都走的时候就毒发了?

那现在他是在解毒吗?”舒玄见她表情放缓,知道这是想通了,心中某种矛盾的情绪一闪而过,“毒其实已经解了。只是堡主中毒日子太长,毒性太深,所以郭大夫配解药的时候下了猛药。玄火花的威力并不比寒冰草差,也是个烈性子。解药吃下去,两种毒性须得靠内力中和调解才能最终达到效果。堡主这几日便是闭关调解去了。”“要很久吗?”云轻歌半是担忧半是好奇问他。舒玄摇了摇头,“这我也不知道。郭大夫说,要看各人内力和身体情况。轻的半日一日,重的几个月半年也不是没可能。”云轻歌听了有些怅然,她既生气他不尊重自己的想法和计划,又担心他的状况,还有些思念他。几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化作了一股浊气在胸中搅来搅去,令人十分烦闷。舒玄见她又拧起了眉头,安慰的抬手想拍拍她的肩,抬起一半又觉得不妥,只得轻咳一声将手收回佯装喝水。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完,他才又开口,“云娘子无需担心,堡主不会有事,时间问题而已。

不如这些日子你就安心在这养养身子,顺便还可以四处玩玩,看看这北国风光。也是颇有意趣的。”“好。”云轻歌顺从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谢谢你,舒公子。”舒玄看着她的笑,眸光微闪,停顿了片刻方才温声开口道,“你我也相识颇久了。我虚长你这些岁数,若是云娘子不介意,不如喊我一声大哥。”“舒大哥。”云轻歌眨眨眼,立刻从善如流地喊了一声。“小妹这厢有礼了。”“小妹不用多礼。”舒玄点头,笑意朗朗,“今天也没做准备,改日我定要补送小妹一个大大的见面礼才是。”“那我就等着大哥的见面礼啦!”云轻歌俏皮的嘿嘿一笑,脸上的神色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叩叩叩,几声谨慎的敲门声引起了屋内人的注意。一直默默伺候在两人身后的珊瑚连忙快走几步来到门边,打开门一看,却是厨下的人送饭食过来了。熬的浓稠的白粥,一小碟小菜,还有一个瓦罐,里面飘散出来浓郁鲜香的味道。珊瑚微微揭开盖子一看,却是一罐子党参乌鸡汤。“好香。

娘子,是乌鸡汤呢。”珊瑚接过餐盘挥挥手打发了送东西来的小丫鬟,小心的端着走到了云轻歌的面前,将东西一样一样摆上了桌。舒玄见这架势连忙起身,“那小妹你赶紧吃饭。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打发人去各处取。我回头会再挑个稳妥的人送来,跟珊瑚一起伺候你。有事你直接找我也可以。”云轻歌点了点头,也不跟他客气了,笑眯眯目送舒玄出了门,安安心心拿起勺子慢慢的一口一口喝起汤来。※寒石堡的最核心区域就是这二楼,除却一个议事用的大厅,就是几间住房。除了封寒和舒玄一人一间外,还空了两间。一间稍远点,曾经住过人,后来主人离开了寒石堡,那屋子却一直维持着原样没有动过。再有就是云轻歌住的这间了,一直空置着,只摆了简单的家具。从云轻歌暂住的屋子出来,走回自己的屋子,只需要短短的不到一百步。舒玄走的却很慢,仿佛一直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连偶尔路过的守卫与他打招呼,他也答得很敷衍。

直到走进了自己的屋子,他反锁上了门。封寒的身边一直有风部的隐卫守着,而作为寒石堡大总管的舒玄却是出了名的独。他从来不允许任何人秘密跟在自己身边,就算是以保护他的名义也不可以。定定地站在屋里,舒玄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过了半晌,他仿佛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快步走到床头,伸手在床头柜的不起眼处按了按,一个暗格跳了出来。舒玄拿出暗格里的一个藏青色绣花的小布袋,将布袋口的抽绳解开,取出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只异常精美的银镯子,能看出来已经有了年头。但因为所有者的精心保养,而只有些微的发暗而已。镯子上雕刻着一条与藤蔓相互纠缠的大蛇,藤蔓上开着不知名的花朵,而蛇的眼睛则是用上好的红宝石镶嵌而成。觞儿,这镯子你收好。你是咱们家唯一的男孩,以后这镯子就送给你喜欢的姑娘。不过,镯子只有一只,送给谁你可要谨慎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