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70万用户押金未退,内部管理失控

来源:互联网小段子 2018-12-02 11:37:35

国人引以为傲的共享单车,如今深陷困局。

摩拜在亏损,ofo在挣扎,曾备受资本青睐的小鸣单车,早已寿终正寝——这起中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破产清算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2017年12月8日,广东省消委会将“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悦骑科技告上法庭,这被视为共享单车行业的全国首例公益诉讼。最新消息,来自几天前有关方面发布的一纸《关于小鸣单车非用户普通债权人申报债权审核结果的公告》,公告显示,小鸣单车管理人已完成对三十名非用户普通债权人申报债权的初步审核工作,审核结果显示,三十名非用户普通债权人的确认债权共计1920余万元。

诞生于共享经济风口的小鸣单车,在不到两年运营时间内完成四轮融资,随后迅速衰败直至破产,被破产管理人接管时,公司仅剩35万余元现金。

从狂欢到落寞

基于ofo和摩拜的“爆红”,共享单车一度让资本为之疯狂,投资方始终坚信,即便当下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庞大的用户体量终究会带来丰厚回报。

2016年7月,广州悦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小鸣单车运营方),带领小鸣单车杀入共享单车市场。资本市场紧盯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并大方撒钱。

小鸣单车

成立仅两个多月,小鸣单车接连获得两笔融资。2016年9月27日,小鸣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10月8日,小鸣单车再次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新三板上市公司、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凯路仕的投资并不是简单的资金加持,将小鸣单车彻底收归旗下才是其真正目的。A轮融资确立后,小鸣单车创始人金超慧及创始团队逐渐退出管理,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出任董事长,负责小鸣单车经营战略、产品研发和供应链整合等业务。

由于凯路仕当时在自行车行业已有6年“从业经验”,邓永豪信心爆棚:“小鸣单车的车辆成本只有400元,远低于同行,加上使用实心轮胎,后期维护成本也相当低。以每辆车每天骑行4次,每次收费0.5元计,理论上200天即可回收成本,回收成本周期还不到对手的三分之一。”

但很快,邓永豪便被打脸。

自2017年8月份开始,小鸣单车被频繁曝出押金退还逾期,广东省消委会称已经陆续收到消费者投诉。截止2017年12月8日,全省消委会受理小鸣单车投诉超过3万件,投诉原因大多与押金逾期退还有关。

邓永豪

内部资金链吃紧,挪用押金的问题显而易见。作为悦骑公司实际控制人,邓永豪自然料到事情不妙。2017年8月,邓永豪将手中悦骑公司股份全部转让,并卸下公司董事兼经理的职位,不再担任法人代表,所有职位均变更为关斌,斩断了与悦骑公司的所有关系。

2017年3月, 因无力偿还剩余用户押金,小鸣单车决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对于小鸣单车的落败,法定代表人关斌称,一开始小鸣单车的运营很健康,但后期两大自行车企业(ofo和摩拜)采用免费骑行、现金补贴的运营方式,使悦骑公司的用户骑行量和注册用户数急剧下跌,导致小鸣单车营业收入大幅下滑。”他们一挤压,我们就顶不住了“关斌总结说。但根据广州市中级法院披露的审核内容来看,事情远未那么简单。

失控的内部管理

除了外部的竞争压力,悦骑公司还存在内部管理混乱的问题。

据悦骑公司法定代表人关斌在法庭上的陈述,小鸣单车累计收取用户押金金额为 8 亿元左右,累计用户数量为 400 多万人,截至目前已退还八成用户押金,尚有 70 万用户的押金未退还。

本试图通过破产清算摆脱麻烦的悦骑公司,却在正式进入清算程序后遭遇资金黑洞。

上海某闲置停车场内堆放的小鸣单车

根据《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管理人报告》披露的内容,悦骑公司成立不到两年便破产与其内部交易存在一定关系。

上述报告称,2016年至2017年期间,悦骑公司与广州锋荣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锋荣实业)共签订四份《购销合同》,悦骑公司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向该公司超额支付4624.20万元,另外还造成价差损失1832.50万元 ,合计金额为6456.70万元。

如此“高消费”并非没有道理。天眼查显示,锋荣实业全资子公司——广州梦融持有悦骑公司78.89%的股份,为悦骑公司第一大股东,锋荣公司与悦骑公司因此构成关联关系。管理人判断称,悦骑公司通过虚增单价、向关联公司支付预付货款转移利润,从而抽走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3月份之前,关斌正是锋荣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成为该笔关联交易的核心人物。但关斌却对法院方面称,自己在锋荣公司和悦骑公司的职位均为邓永豪安排的虚职,自己对悦骑公司的运营情况并不了解。根据关斌的说辞,邓永豪才是操控这笔关联交易的黑手。

据了解,早在2017年11月,便有小鸣单车员工爆料称邓永豪将小鸣单车的用户押金挪用。此外,市界资本圈在凯路仕2017年年报中发现,凯路仕该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在出具该报告的众多原因中,有一项原因便与凯路仕、悦骑公司以及锋荣实业三家公司有关。

会计师称,“2017 年 8 月,邓永豪将其持有的广州悦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关斌,由于关斌控制的公司广州锋荣实业有限公司和 TOP NATIONAL ASIA LIMITED 为凯路仕公司的主要客户,同时由于凯路仕公司未提供与此次股权转让相关的资料,故无法判断此次交易是否公允合理,亦无法判断凯路仕公司与广州锋荣实业有限公司和 TOP NATIONAL ASIA LIMITED 是否存在其他利益输送行为。”

法院方面也呼吁称,希望债权人多提供悦骑公司财产线索,以及悦骑公司与邓永豪所控制的其他关联企业之间存在的关联交易的线索。

混乱的内部管理让小鸣单车的资金流向变得扑朔迷离。据法院方面聘请的审计师反映,悦骑公司公司财务存在不完善、部分档案资料残缺,会计核算不规范问题;可能存在会计报表反应的信息在某些方面与实际经济不符的情况。

这意味着,小鸣单车或许还有更大的资金黑洞。而在极度烧钱的共享单车行业,抽走资金无异于自杀。

谁来为1.6亿元债务埋单?

据悉,小鸣单车的债权人主要包括供应商、用户以及被拖欠工资的悦骑公司员工。

在用户方面,根据《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管理人工作报告》,目前小鸣单车用户申报债权数为127040笔,但实际上远不止这些。根据关斌在法院上的陈述,小鸣单车至少还有70多万用户的押金未退还,按照每个用户缴纳199元的押金计算,悦骑公司还背负着1.4亿元的押金债务,加上债权管理人确认的供应商债务以及此前拖欠前员工薪资,合计债务达1.6亿元。

根据法院方面给出的破产清算审计初稿,截止2018年3月31日,悦骑公司总资产账面余额为1.5亿元(其中货币资金仅35万余元),总负债账面余额为2.17亿元,净资产账面余额为-6,666.52万元,明显资不抵债。如何偿还1.6亿元债务成为外界最为关注的一点。

根据管理人报告,为维护债权人权益,管理人向广州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锋荣实业归还因不合理定价悦骑公司超额支付的6456万元。

此外,悦骑公司管理人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分布在全国的43万辆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后者同意以净价12元/辆的价格对单车进行回收。

但关斌此前称,有20多万辆小鸣单车处于失控状态。悦骑公司破产后,这些单车无人看管多已损坏,其中数百辆流落到广州的单车“坟场”中,为回收数量带来不确定性。

还债依然成为一大难题。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自媒体,不代表小编观点和立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