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犹豫的看了一下她的眼睛没有说话,缓缓松开了拉住她的手

来源:曈里里 2018-12-02 10:01:45

而就在这时,一阵清扬的铃声打破了此时的安静,小溪略回神,把手中捏到变形的照片随手扔进垃圾桶,然后缓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人略一思索才按了接听键终止了这略显嘈杂的打扰。“喂,大牛叔。怎么了?”小溪的语气和平时毫无异样,只是可能因为熟稔所以语气多了一份随意。

“喂,你小子非要我这把老骨头亲自去你办公室逮人才肯消停吗?”电话里传来了大牛略生气的抱怨声。“阿金这小子又给你打小报告了,知道了,这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刚刚还威胁我来着。每次都拿这个吓唬我,就知道我拿你没办法,你这么一个大忙人要是一天到晚的蹲着我这办公室,你那一剧组不都得蹲在我楼下跟我要人吗?”小溪一脸无奈的调笑道。“怎么了,还不满意了?这可是你婶子的大徒弟,留学海龟的高干,别的企业挖都挖不来的,你这小子还不知足了?”电话里传来了浅浅的交谈声,接着就听一个女生对着电话笑骂道。

“婶子?婶子好。李叔也太不仗义了,婶子在旁边也不提前说一声,让我好给婶子请个安。”小溪打趣道。“我怎么不仗义了,你小子说话注意点啊!这可是放着外音呢!”电话里传来了大牛假装严肃的声音和一个女生抑制不住的笑声和女子慈爱的声音。“小溪说话就是比你叔好听,啥时候有时间来家里吃顿饭,你婶我亲自下厨。不过你小子也得好好听你叔的话保重身体,下次要是见到你的时候发现你瘦了可饶不了你。”“知道了,我一定按时吃饭睡觉,不让婶有饶不了我的时候。”小溪的语气带了丝温情,轻笑着说道。

“好,婶子可记住你这话了,你要是食言看我怎么收拾你。好了,我不管你俩了,你和你叔聊吧!还有,以后再熬这么晚可不行,都这么晚了。”电话里的女生语气带了一丝倦怠,但是语气里还是带着浓浓的温情。“嗯,知道了,别担心。婶,你去睡吧,我和叔聊一会儿就睡。”小溪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疲惫,随即心底不自觉的涌出一股暖意,冲淡了夜晚潮湿风中带来的冷意。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部分嘈杂的声音和对话声,随即还有低浅的脚步声,最后又变成安静清晰的男声。

“刚刚吵醒你婶了,现在又睡下了。不多说你了,这次打电话确实是有件事给你说。”电话里的大牛声音略低,但是语气也很是正经。“怎么了叔?”小溪不由得也语气正经起来。“是关于那天面试你保下的叫古北的那个小姑娘的事。刚刚有一个投资方来电话说要换掉那个小姑娘,否则就撤资。当然我担心的也不是撤资的问题,而是你的想法。你还要保她吗?”

“撤资的是谁?”小溪的眼睛远远的望着夜空,语气略漫不经心的问道。大牛不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什么态度,也只能顺着他的问题答道“是林建宏,听说他女儿和那个小姑娘一个班级,不知道怎么着非说对方走后门,这不就来我这里闹腾了。”“哦,一个班级啊!他女儿叫什么?”小溪不紧不慢的问道。“听他说他女儿叫林丹,所以他是想让他女儿来演这个角色。”大牛答道。“那正好,拒绝他吧!让他撤资,我来投。”小溪的眼睛里看向深沉的黑夜,嘴角微微勾起,不咸不淡的说着。

“你要保她?”大牛虽然隐隐猜测他会这么做,听到他的回答后声音还是不自觉地高了一个度,随即想到了还在熟睡的妻子,声音又降了下来说道“你确定了?不是说她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吗?”“嗯。她还有用。”小溪低头看向地上散落的文件夹和照片,缓缓的露出了笑容。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然后挂掉了电话,而小溪则是低身捡起地上的照片放到文件夹里然后随手扔到了碎纸机里。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古北和古南却对此一无所知。但是某些轨迹却已经被悄悄地改变了。当古北像平常一样迈步进教室后,却发现气氛不同往昔。很多人看着她的眼神中透露着各种各样的神色,有鄙夷有不屑也有难以掩饰的嫉妒。

尤其是林丹,不过她也懒得理会她。整整一中午,大家像是有共识一般没有人和她说话,而古北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明明早做好了被全体排斥的准备,也不曾把任何人放在心上,但是真的遇到这种被集体排斥的时候,心里却还是隐隐堵得慌。而就在她下课去厕所的时候,却突然被一个女生拉住了手腕,竟然是和她一起进入决赛的同学洛洛。洛洛一直是班上很独特的存在,她演技很好,和每个人玩的都可以但是又和每个人都没有过深的交集。

很多时候她觉得她们两个很像,但是却是很少交流,也只能说是点头之交吧!但是很多时候洛洛对她的态度是事不关己吧!既没有讽刺嫉妒,也没有温情友谊。不过她倒是很好奇洛洛这次找她是干什么,毕竟她们之间的交集真的是少得可怜。“你……”洛洛的眼神有些复杂,她的眼神略低显得略犹豫不决,最后定了定神下定决心的说道,“你真的是靠着小溪的关系得到那个角色的吗?”“什么?靠小溪的关系?我说今天一上午怎么全班都不一样啊!”古北呆了一下,随即眼里缓缓升起怒火自嘲的说道“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信吗?”

洛洛犹豫的看了一下她的眼睛没有说话,缓缓松开了拉住她的手。而古北没有听到回答便扭身离开,但是在快要走出厕所门时却隐隐听到背后的洛洛坚定而清晰的说道“我信你。”古北顿了一步,心绪复杂,但是随即又以更快速的离开了。“十一,我想去找他问清楚!”古北的语气异常冷静,冷静的背后却是自尊被践踏的愤怒。“好。”古南毫不犹豫地支持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