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鹏一听来人是太史慈,当下心惊,这可是后来东吴大将

来源:古今历史文 2018-12-02 11:49:36

大家一起轰然应诺,纷纷执行去了。公孙度其实和公孙瓒不是嫡亲兄弟,是堂兄弟,年少的时候被征辟为官,曾经官升尚书郎、冀州刺史,但公孙度为人暴虐,更有对世家大族的态度和吕鹏有的一比,结果得罪了翼州的豪强,在大家联合起来,将他免官。初平元年经同乡徐荣推荐,被董卓任命为辽东太守。公孙度到任后,厉行严刑峻法,继续打击豪强势力,他灭族的辽东大族不下百家,这样才使令行政通,羽翼渐丰。现在中原地区董卓乱起,各地军阀无暇东顾。公孙度趁机自立为辽东侯、平州牧。开创后汉第一个敢于自立为州牧的先河,继则东伐高句丽,西击乌桓,南取辽东半岛,越海取胶东半岛北部东莱诸县,开疆扩土;又招贤纳士,设馆开学,广招流民,威行海外,俨然以辽东王自居。

就连高句丽的大王都要臣服于他,可见其人之能。当时中原大乱,中原人士多避难于辽东,其中亦有管宁、邴原、王烈、太史慈等知名人物。对,这里就有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大人物,太史慈。公孙度现在占据玄菟,辽东,乐浪,带方四郡二十七县,因为远离中原,没有受到汉末黄巾起义波及,四郡有人口不下百万,尤其是后世朝鲜地方的乐浪带方两郡,更是物产丰富,盛产铜铁,本来公孙度凭借此地独霸一方,现在看到昌黎辽西两郡空虚,就生出了野心,于是带着一万大军西来抢夺地盘,准备和他的哥哥公孙瓒东西对进,夺占幽州。大军逶迤西行,正踌躇满志的公孙度想着与哥哥会师昌黎的时候,突然手下探马来报,前面出现一支人马,数目不下两千,挡住了大军的去路。

当时端坐马上的公孙度错愕,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突然出现了这样一支人马?当时问道:“昌黎不是已经快成一个空城了吗?哪里来的人马?难道张举残兵还没逃走吗?”这个哨探立刻回答:“启禀大人,看装束旗号,对面的不是张举叛军残部,而是大汉的人马,为的打着帅旗,上面写着幽州校尉吕。”“幽州校尉吕——。”公孙度仔细的思考,猛的想起:“是吕鹏,竟然是吕鹏那个混蛋。”当时公孙度就大怒了。好你个吕鹏,不但抢了我的侄女,还来抢我的昌黎,这是欺负我们公孙家欺负习惯了你啊。我哥哥公孙瓒拿你没办法,那我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个小兔崽子。于是对着身后的大军大吼:“传我将令,大军摆开阵势,全力歼灭吕鹏混蛋。”

公孙度进攻的命令刚一出口,身后的大儿子公孙康紧急叫停:“爹爹且慢。”公孙度就横了自己儿子一眼:“跟那个小儿还说什么,打了就是。”现在的公孙度是打遍辽东无敌手,养成了目空一切,能动手就绝不吵吵的好习惯,什么事情,拳头能说话的,绝对不动嘴。但他的儿子公孙康却正好和他相反,那是斯斯文文,能讲理就不动拳头,但正如吕鹏常说的,讲理你不听,打你是没办法,于是这家伙就被人称为笑面虎。见老爹不高兴,公孙康就笑着道:“吕鹏,是很能打的,我听说我伯父的一千白马义从,就全军覆没在他的手里,还有并州狼骑吕布,也曾经被他俘虏,最后还是吕鹏不想太过得罪丁原,才释放了他,但三千并州狼骑却成了吕鹏囊中之物。可见这小子战斗力多么强悍。”

被他这么一说,公孙度也不由得皱眉了,并州狼骑是什么货色自己不知道,但大哥的白马义从自己可是知道根底的,一千白马义从绝对能瞬间灭了自己这一万人马,看来这吕鹏小子不好对付啊。“现在我的堂姐婉儿已经是吕鹏床榻之宾,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是亲戚,倒不如我们干脆说说亲戚,然后拉吕鹏过来,我们一家做番事业出来。”公孙度闻听,不由得哈哈大笑,感情自己儿子打的是这个主意啊,嗯,若是能将吕鹏拉进自己的麾下,倒是添加了一个虎将臂助,至于他和自己大哥的过节,那哪能比得了自己的利益?于是公孙度点头:“那你就去和那吕鹏说道说道,让他投降与我,我封他都亭侯,然后让他带兵给我将幽州夺下来。”这时候,公孙度已经完全认为吕鹏是自己的部下了,连下一步的任务都给他安排好了。

公孙康微微一笑,对着身边一个黑马银枪的小将道:“子义(太史慈的字)随我去会会那个吕鹏。”太史慈坦然一笑:“愿往也。”于是信心满满的公孙康带着太史慈跃马阵前,对着对面大声道:“哪位是我妹夫吕鹏?请过来和哥哥说话。”列开战阵的吕鹏看到对面公孙度的大旗晃动,一万人马列开阵型,当时看到公孙度的军队,吕鹏就笑了。号称打遍辽东无敌手的公孙度,其实他的敌手都是渣子啊,看看公孙度的军队,所谓阵型,不过是大家把纵队变横队,然后大家乱哄哄的聚成一坨,根本就没有组织。看看他们的装备,刀枪剑戟包括木棍全有,简直就是古代兵器大展览。再看看着装,更是五花八门的大汉朝鲜的服装秀,看看士兵,那更是高矮胖瘦,老幼参杂,一个个交头接耳好像是赶集一般。

就这样的队伍,还打遍辽东无敌手?这和自己一比,那简直就是垃圾。但转而一想也就明白了,公孙度现在掌握的人口可是百万之巨,各族成员都有。从来占领一个空空如也的昌黎就出动一万人马来看,他的每战,绝对是以人数为基础的,也就是人多欺负人少。公孙度面对的,不过是一些没开化的野人,朝鲜。而那些野人和朝鲜棒子,他们的所谓战争还存在于斗殴的级别,一场所谓的战争,也不过互相出动个几百人罢了,怎么能和中原动辄上万,十几万,乃至上百万相比?有了这样的判断,吕鹏对战胜公孙度就有了巨大的心理优势了。正在这里胡思乱想,却看到两匹战马跑到自己的阵前,一个年轻的公子对着自己大叫妹夫。这当时就让吕鹏一头黑线了,这似乎不是战场,而是认亲会吗。

既然人家出来认亲,那自己就得答应过去,于是一提战马来到那人面前,疑惑的问到:“您是哪位?怎么还是我大舅哥啦。”公孙康就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胆大妄为的妹夫一阵,虎背熊腰英姿勃,一把板门大刀足有百斤,真可谓是少年英雄,怪不得自己那位眼高的妹妹愿意和他私奔呢。公孙康就笑着拱手自报家门:“我是公孙康,公孙度是我父亲,公孙瓒是我伯父,你说我是不是你大舅哥?”这一报,还真是亲戚,按照一家人不伤和气的原则,这事情就似乎很好办了,于是吕鹏也不废话,对着公孙康道:“既然是一家人,那也就没什么废话了,现在昌黎郡已经从归大汉。”然后一指自己的鼻子道:“而我,你的妹夫吕鹏,现在是幽州校尉,兼任昌黎守备司马,如果大舅哥是来昌黎做客,我欢迎,如果是带着人马抢夺昌黎,对不起,我们就只有打过了。”

这话一出,当时就噎的公孙康不行,这个妹夫到好,上来也不废话,直接将下面的话给堵死了。尴尬的张张嘴,然后还是说到:“你我一家,还说什么彼此,昌黎既然已经被妹夫占领,那就等于是我们辽东候占领了吗,那——”“打住。”吕鹏立刻就打断了公孙康的话头:“不要模糊概念,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亲戚怎么啦,亲戚也要各算各的,不要混乱不清。”这话直接将事情说死了,已经没有任何活动余地,即便是能言善辩的公孙康也不能再说下去了。“难道事情就不能商量了吗?”“没的商量。”“那我们就只能凭借实力来说话了。”吕鹏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们反目成仇,太史慈何在?”太史慈打马上前:“末将在。”“取了他的头颅。”“末将遵命。”

太史慈一提战马便上前,准备和吕鹏单挑。吕鹏一听来人是太史慈,当下心惊,这可是后来东吴大将,追随孙家三代的名人啊,怎么在这里碰上啦,还要和自己单挑?“吕鹏将军,我们一战。”太史慈提着银枪,充满战意。吕鹏摇头:“我不喜欢单挑,我喜欢群殴。”然后丢下一脸错愕的太史慈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大阵。太史慈的战斗力不低,但吕鹏有信心战胜他。不过这也不是比武招亲,大家是抢地盘过日子,是要打生打死的。既然大家谈不拢,那就直接两军对战就是了,何必磨磨唧唧的耗费精力时间?现在,面对公孙度的一万人马,必须行雷霆手段,一战胜之,起到巨大的威慑效果,要不然他总是对自己的地盘心存惦记,那自己还有什么闲空建设昌黎?正所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要想防贼,就必须剁了贼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