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种师道的地位,也不可能在军中随意择捡勇士

来源:莺语了解一下历史 2018-12-02 11:47:26

没有人知道,谍报司这个部门已经在不自觉中分化作了两大块,对外者依旧以谍报司称之,对内者尚无定意,暂且称之为内卫。 赵三钉就是内卫中人,辖领济州肃奸事宜。作为朱贵手下的老兄弟,赵三钉的资格甚老,老到当初随陆谦杀入唐庙时候,他都是其内的一个。 但是任赵三钉资格再老,面对花和尚的时候,那也只有唯唯诺诺的份。 鲁达看着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史进,眼睛里闪过一抹痛惜,错不是那张脸还有记忆,他都要分辨不出这个那个丰神俊朗的史大郎了。 看着气息奄奄的史进还要说话,鲁智深连忙止住:“兄弟快不要说。好好养伤,伤愈之后你我兄弟有的时间团聚。”忙叫人将史进小心的抬起,送去医治。那神机军师喊叫出与鲁智深有旧的话来后,赵三钉已经急叫人为史进包扎,但他们这儿医治的水准比之军中可差远了。

这位就是朱武兄弟了,洒家鲁智深,来迟一步,叫二位兄弟多有受累,赎罪赎罪。鲁智深转首再向朱武一拜。错非这人见势不妙,叫嚷出史进与自个的干系,只恐自家与史大郎是此生再无相见之日了。 神机军师那里敢做大,“岂敢不知道理。此番幸得大师相救,已感激不尽。” 这朱武倒是没受甚大伤害,但鲁智深还是叫人送下去稍待。如是场中只剩下赵三钉一伙与花和尚来。“左都督”赵三钉脸上带着尬笑,看着鲁智深说道。 “洒家便那般不分好歹么。且安心做公,我这就去见大王。”鲁智深再是痛惜史进,也不会因此怪罪赵三钉。而后者亦不是在担忧这个。真正叫他担忧的是史进朱武的身份,他们还是奸细啊。若是就这么轻松的便叫鲁智深提走去,他赵三钉也休矣。闻言,神情登时一松,恭送鲁智深离去。

花和尚与朱武接下就打马奔到陆谦行在,即阳谷县内一处士绅之庄园。那护卫士卒看到是他,自然一路畅通。 陆谦正在后花园处练箭,话说随着武力不断升高,陆谦的箭术亦有了长足进益。眼下若只说射的精准,那还真不次于花荣多少,只是那连珠箭他是断没本事学会的。 听闻鲁智深前来求见,陆谦放下了弓箭,“既是左都督来见,那还不快请。”也没梳妆打扮,就是一身劲装戎服。 “洒家见过大王。此番前来特是请罪。” 见鲁智深拜倒在地,陆谦连上前扶起。“大师说的甚话。有甚事且坐下来备细告诉。” 这鲁智深对他可是一百个忠诚,头顶上气柱骗不了人的,这种态势下他就算偶尔有出格,有能犯下什么大罪。 鲁智深张口道出史进朱武二人来,自打马奔来此处,那朱武早就想的透彻,把事情大概对鲁智深说了一遭。

九纹龙史进,神机军师朱武,莫不是那少华山英雄?不想大师与之尚有如此交情。听说抓到的两名奸细竟是史进与朱武后,便是鲁智深不放,陆谦也不会杀他们。 洒家只与史大郎结识。当初梁山泊时,也曾想过拉他入伙,遮莫怕梁山泊事大难消平,日后有颠覆之危,恐坏了他性命,便且忍耐了下来。待到大王势成时,再叫亲随去华州寻找,已然没见了踪影,只说是投效了官军。 不想他们一伙儿引其教师王进的瓜葛,在老种经略帐下做军,更因征剿田虎受了伤,且留在大名府将养。现受那知府黄潜善所遣派,过河来打探虚实。被赵三钉捉拿,受了皮肉之苦。那史大郎是个诚实的,被打了百多棒,昏死了多遭也不肯露出半个字眼。朱武却是个活道的,看内卫下手狠辣,先叫出洒家的名号来。方使得洒家与史大郎今日得见,万分幸运。

洒家早前见那赵三钉将史进兄弟打的皮开肉绽,恐损坏了他筋骨,便先将人提了出来。他伤势实在沉重,便送去医治,只带了那个朱武来。” 鲁智深把事情前后交代一遍,陆谦听在耳中,笑了笑,甚是感慨。“那史大郎不报大师姓名,却是不欲让大师为难。果然是条好汉。”豁出一条命去,不叫鲁智深为难,亦不负王进之恩,这还真可能是江湖好汉在生死面前做出的抉择来。 这种人叫人佩服。因为陆谦他前世今生都非是如此也。 朱武停留在外头,小心的打量着周遭,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富贵宅院,毕竟是阳谷小县,比起洛阳的宅院、园子来,可谓是差之千万也,于田虎那贼僚营造起的宫殿比,更是渺小不堪。 恐怕那些洛阳城里的贵人们都想不到,被他们视为万恶之首的陆大王,竟然就在这等小院中。

可是,作为在绿林中厮混了许久,有在西军中历经了战争洗礼之人,他却轻易的从前方台阶上下站立的那些披甲卫士身上,感受到一股可怕。 陆谦身边的近卫,郭盛吕方现下统领的这些人,总人数仅仅二百人,却是从整支梁山军十余万将士中选出的精华。 其中军士会定期变更,那旦有被放回到正军中,至少也是都头。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御前侍卫,放在赵宋朝,郭盛吕方就是统带诸班直的殿前指挥使,他们就是金枪班、御龙直、御龙骨朵子直、御龙弓箭直等殿前司近卫。而放到满清时候,这些就是乾清门侍卫,每一个人到并不都是武艺绝伦,却绝对战争厮杀极多,勇猛敢战。 朱武随从王进见过种师道帐前亲卫,似乎也大有不如。因为种师道的那些亲卫,除种家世代恩养的子弟兵外,其他人可不见得都一百个忠诚。

而种家的子弟兵纵然人人愿意为种师道效死无憾,他们却不会有那般丰富的厮杀经验。 即便是种师道的地位,也不可能在军中随意择捡勇士,充任自家亲卫。 而眼前的这些披甲军士,目光大半没聚集在朱武身上,可偶尔有几道目光扫过,都叫他心中泛起寒意。 “大王有旨,宣朱武觐见。”乐和一步跨出门槛,唱喝道。 “小人便是朱武。”神机军师上前一步,在如此之地方,即将面对陆谦这等人物,朱武都以自己的绰号而羞耻。他算甚个神机,真个好计,第一策只是投降而已。而人陆谦呢?单身匹马出东京,还面临着昔日太尉高俅的次次围杀,却在梁山泊短短时间里造出如此大之局面,这才是真正的雄才伟略,神机莫测呢。 跟随乐和进入内堂,朱武甚至都不敢抬头之眼相看。“小人朱武,见过大王。

你且起来。鲁大师已将事情缘由说来,看那史大郎与鲁大师相交之情分上,本王亦不会为难于你。”陆谦把手一挥,请朱武入座,自己在心中亦筹措着言语说道:“史大郎是真好汉,本王甚爱之,其伤势见好后,必要留下叙用。就不知道阁下意欲如何?” 陆谦的话叫朱武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这是招揽呢还是不招揽呢? 陆谦这边就已经再说道:“阁下神机军师之名,本王也是甚有耳闻的。去岁势成,鲁大师曾派亲随前往少华山,不想彼时贵寨兄弟已经投效西军,甚是遗憾。今日得见,何若就在陆谦麾下屈就一二?” 大名府的情况,谍报司早探查的清清楚楚。用不着叫朱武史进再来诉说,陆谦看重的是他们的人才。史进就不说了,有着一身好武艺,又有如何性格,不受用了那是可惜。朱武在原著上表现也是不凡。

梁山招安之后,为朝廷东征西讨时,兵分两路,作为卢俊义一方的军师,身份极为重要,多次协助卢俊义破敌。 只说在兵阵军事上的见底,似乎比之吴用更胜一筹。 朱武心中瞬间大亮,陆谦这是招揽了,他如何还会拒绝。当下跪倒在地,“小人久闻大王威名传播海宇,谁人不敬。今日因得罪犯,擒拿在此,得大王恩义,饶过性命,已经宿生万幸,再蒙大王收录,敢不效力。” 如是,那跳涧虎陈达登上南岸,办了手续,刚出港口就被擒拿了下。他见到朱武已归顺,自然无有不可,唯独担忧大名府内养伤的白花蛇。朱武闻声笑了,“兄弟无忧,此事哥哥早于大王有说过,此刻想来已经办妥。” 再等了两日,就有大名府信报传到,那白花蛇杨春已经被李四接应了出来。 当晚,陆谦点起五千人马,星夜兼程前进,约莫二更多些时候已到了独龙岗。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