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二十二期,詹青云:“能者多劳”竟然是一句坑我的话?

来源:潜行三千里 2018-12-02 13:49:46

也曾受“你弱你有理,我能者就必须多劳吗”这样的话影响,对被看作理所当然的任何事物都有抵触,对任何试图让我理所当然做事的人都保持警惕,但看完这一期之后,我突然没有观点了,客观上它到底是不是坑我不知道,只不过,我愿意以积极的心态去看待“能者多劳”。

这期第一遍没太来得及反应青云小姐姐后面的论点,掷地有声的表达让我感到不明觉厉。可能是自己学识和眼界还不到,我依然觉得她这期的论述并没有那么惊艳,但确实是一如既往的优秀,也仅是一如既往而已。

她的发言内容非常丰富:

其一是反驳如晶「能者多劳是境界不是责任」

其二是探讨语境「社会常常利用捧杀的手段榨取人身上的价值」

其三是抬高辩题价值「能者多劳忽视了交换的价值,能干什么就多干什么,能者才可以多劳」

让大家拍案叫绝的大概是第三部分,但我却认为,第一部分的反驳,才是她整段发言最精彩最立得住脚的点。

她的反驳其实很有力地回击了如晶“基于能者第一视角看待坑的态度(也就是能者是自愿多劳)”的观点,而青云要求观众站在一个理性的客观的局外人的视角来看,如果换作直白一点的、思达式的反驳就是“这只能说明能者愿意往坑里跳,不能证明这不是坑。”(请自动脑补思达的傲娇语气)对啊,基于这样的论点,如晶的论述自然被一锅端掉。

第二部分,说得生活化一点就是“老板甚至整个社会都以能者多劳企图哄骗我们多干活”,观点很普通,但也叫人听得一愣一愣的。薛教授其实在后面也说了,这种状态下的能者多劳是基于能者和分工者双方达成共识的结果(这他喵好像又绕回了如晶能者自愿多劳的观点)。就拿她自己举的学历问题来说,一个本科生和博士生,如果出来就业干的是相同水平相同工作量相同薪资的工作,博士生愿意吗,国家允许吗?培养自己、培养人才不需要投入成本的吗?有能力的人必然希望通过与他人不同的维度展现自己的能力,因此愿意承担更多更难更有挑战的工作,我觉得这个是没有例外的,能者可能会偶尔抱怨一下,人都有丧的时候,但他们更愿意体现自我价值的激情中闪闪发光。当然,有被压榨劳动力的人,然而仔细想压榨他们的人是以“能者多劳”的理由压榨他们吗?不是的,被压榨的人往往都是弱者,没有话语权,如车间里日夜颠倒的流水线工人,比如刚进公司什么都不会的新人,辛苦之余,他们连一句“能者多劳”的自我慰藉都没有,反而被视作理所当然地劳动,这不是更可怕吗?

讨论第三点之前,我想再解读一下辩题:“能者多劳”是不是在坑我?

这个“我”是谁?我们根据生活经验,一般会认为这个“我”就是这个被夸“能者多劳”的人,不太可能是一个第三人看别人被夸,然后问是不是在坑我。这点共识达到了,咱们继续。

我理解的青云小姐姐第三趴的核心是“能者多劳因为不能正向激励社会交换机制从而是坑”。这段我捋了很久才大概明白她说的能者到底是只能在原地踏步的织女农夫(提供廉价原油的非洲国家),还是发家致富的资本家(专研技术的西方列强)。她说,他们都是能者,只不过前者的能,是后者为了自身利益带对其带有哄骗色彩的说辞,而后者是现实意义下真正的能者。她说,强者会对弱者说:你能做什么就多做什么,但我想说,这真的是“能者多劳”被应用的正常语境吗?或者说,强者真的是以“能者多劳”的心态或说辞去实施产业垄断吗?我觉得不是,相反,他们觉得对方是无能者才敢肆无忌惮。这些弱者是被“能者多劳”所坑吗?不是,他们是被无能所坑。她还说,这些强者会说,能者才能多劳,所以实施了垄断,但事实上她的论述更像是“能者多得”,这里自行体会吧。“能者多劳”是一句带有额外要求的目的心的话,它不意味着能者之外的人不需要正常劳动了,没有成为能者的机会了,然后这世界就这样糟糕了。所以第三部分的观点,我断然是不会认同的。

插句题外话,马薇薇的状态很差,按理说我这时应该善良一点,别再bb什么,但她在播出的节目上,总是传达着一种:“我不知道我有什么错,但这世界一直在欺负我。”的无辜。是的,你因为自身的锋芒(褒义),从第一季开始就得到两极分化的评价,但你要相信第四季以前喜欢你的人比讨厌你的人多太多;是的,网络暴力很可怕,但你也要清楚,被网暴也正是因为你曾试图引起对别人的网暴。如果一直以一种委屈去面对,再强大的人也终将崩溃,久了你会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对不起你。

去开红酒冷静一下吧!我想,比起在朋友的安慰下永远装睡,不如诚实一点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或许才是自我救赎的最好方法。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