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轻轻的拉住她的双手,蔡琰温顺乖巧的站了起来

来源:历史说道论 2018-12-02 14:05:17

赵云轻轻的拉住她的双手,蔡琰温顺乖巧的站了起来,两人面对面,深情凝望,蔡琰心如鹿撞,砰砰直跳。赵云开口说了八个字,让蔡琰感动的眼圈一红,珠泪簌簌滚落。“不离,不弃,不移,不易!”蔡琰突然一把抱住了赵云,哽咽着说道“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嫁给卫仲道,虽然相处了一年,可蔡琰从未心动过,跟赵云一起,哪怕刚刚结婚,她的心,却已火热的停不下来了。饮过交杯酒,赵云轻轻的抱起蔡琰,迈步走向床边,这个时候,他不仅听到了蔡琰的心跳声,也听到了自己的。

蔡琰早已意乱情迷,又羞涩,又有些期待,任由赵云把自己放在床上,她的身子水蛇一样,不安的扭动着。灯下看美人,更加光彩照人,蔡琰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眸好像蒙上了一层湿润的雾气,如秋水迷蒙,似望不见的深潭,仿佛有无尽的魔力,一旦对视,便让人再也无法移开视线,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舔着嘴唇,身上散发着芬芳馥郁的幽香,一袭红裙掩不住佳人婀娜多姿的美妙曲线,蔡琰的品貌绝佳,赵云又不是铁石心肠的苦行僧,此时此刻,别的事情都被他暂时抛下,越是欣赏,越是怦然心动,蔡琰害羞的闭上眼睛,一副人均采摘的娇俏模样,赵云粗喘了几口,脱衣上了床。

片刻之后,当蔡琰被剥光了之后,一切水到渠成,虽然一开始有些痛楚,但赵云的温情和耐心,很快就让蔡琰体会到了那美好的感觉,一夜缠绵,一切尽在不言中。赵云这边诸事顺利,曹操也是力挽狂澜,高奏凯歌,自鲍信死后,曹操改变策略,屡出奇兵,兖州将士上下一心了,文臣武将众志成城,历经数月激战,不仅平定了境内作乱的黄巾,还收拢了30万降兵。从降兵之中,曹操挑选精锐,组成青州军,并效仿赵云的做法,让那些老弱兵卒安置于农业生产,从事耕作。兖州局势趋于平稳,曹操并没有就此满足,一方面督促屯田,兴修水里,招募贤才,训练降兵,另一方面,曹操秘密设立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派人四处挖掘王室和贵族的古墓,盗取财宝,以补充军需。

曹操胆大心细,盗取古墓这种事,身为一方诸侯,他不仅敢做,而且做得非常隐秘,因为一旦事情暴露,曹操必然会遭受天下人的指责和声讨。死人的钱,对曹操来说,闲着不用,太过浪费,拿来补充军需,扩充军队,正好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何乐而不为!一切步入正轨,曹操在兖州声势飞腾,儿子发达了,自然不能忘了父亲,他要为父亲尽孝,于是便派人去接曹嵩,请老人家返回故里,一家团聚,让老人颐养天年,得享天伦之乐。哪知道,却盼来了一场雪灾横祸!将父亲接回兖州,曹操绝不仅仅只是为了尽孝,因为他早已将目光投向了徐州。陶谦暗弱,又上了年纪,两个儿子也不堪重用,此其一。其二,徐州跟兖州接壤相邻,又是难得的风水宝地,一旦取过来,曹操的实力便会立马越上一个新的台阶。小小的兖州,对志在天下的曹操,显然,无法满足他的雄心壮志。

其三,陶谦屡次挑衅曹操,之前曹操隐忍不发,是因为无法抽身,无暇他顾,现在他已经把手腾了出来。算起来,泰山郡属于兖州管辖,在曹操的地盘之内,但是,曹操虽然平定了黄巾,并没有彻底将兖州稳固,泰山离徐州更近,尚在陶谦的管辖之下,这是让曹操感到很不安的事情,一旦跟陶谦开战,必然会连累到在泰山郡避祸的父亲,所以,他要先把老父亲接回来,再徐图徐州。陶谦派张闿率领200骑兵沿途护送,自从袁术逃往寿春后,陶谦头脑也清醒了一些,不敢招惹曹操,想做个顺水人情,哪知道,张闿护送曹嵩返乡的途中,突然天降暴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破庙,因为破庙地方狭小,根本容不下太多人避雨,张闿这些人全都淋了大雨,浑身湿透,每个人心里都很窝火。

有人给张闿商量“将军,干脆抢了他们得了,太他娘的欺负人了,他们在庙里避雨,我们却淋雨喝西北风,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张闿本就是山贼出身,何曾受过这窝囊气,何况曹嵩带了足足一百多辆的财物,张闿早就动了心,跟兄弟们一合计,张闿下定了决心“去他娘的,干脆把这些人全部斩尽杀绝,把财宝占为己有,之后带领兄弟们照旧做他的山大王。”曹嵩正在家人围在一起烤火取暖,忽然,庙门咔嚓一声巨响,被人一脚踢开,一道闪电正好当空劈落,白光一闪,庙门前映出一片雪亮的寒光,曹嵩大吃一惊,张闿不由分说,便带人冲了进来。“杀,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张闿大吼一声,劈手一刀将一个家丁劈翻在地,曹嵩见势不妙,忙带着妻儿逃命,门口被堵得死死的,他们只好爬窗户,曹德刚跑出几步,就被张闿追上,一刀戳穿了心窝。曹德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临死之前,仍然不忘冲父亲大喊“父亲,快跑。”来到窗户前,曹嵩让自己喜欢的小妾想爬窗户,他和丁氏奋力的在后面费力的往外托,结果,小妾一身肉膘,长得太过肥胖,硬是卡在了窗户上,进退不得,白白浪费了曹嵩的一番苦心,曹嵩拉着丁氏藏了起来,被张闿的兵丁抓住,不由分说,将曹嵩乱刀剁成了肉酱,至于曹操的母亲丁氏,张闿也没有客气,当场扒光了衣服,狠狠的凌辱了一番,这才心满意足的将丁氏杀死。“将军,这个呢……”有个副将指了指卡在窗户上的小妾,口水都流了下来,刚才张闿把丁氏给上了,大伙又是羡慕,又是眼馋,虽然曹嵩的小妾胖了点,但是依旧姿色不俗,让人心里发痒。

张闿迈步走了过来,伸手一把,撕开了曹嵩小妾的裙子,一对雪白浑圆的屁股顿时露了出来,张闿伸手拍了两巴掌“不错,赏给你们了,抓紧时间,此地不宜久留,完事后,速速离开。”..“好勒,大哥,你就瞧好吧。”曹嵩的小妾卡在窗户上,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凭这些野性发狂的男人,狠狠发泄!事情结束后,张闿带人卷走了所有值钱东西,他们扬长而去,满载而归,却把陶谦给害苦了。噩耗传来,曹操大为震怒,哭的昏天黑地,几次昏死过去,醒来后,曹操恨的牙咬的咯咯直响“陶谦匹夫,此仇不报,曹孟德枉为人子,来啊,传我命令,兵发徐州,誓雪此仇。”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曹操气冲斗牛,愤怒的近乎失去了理智,他要尽起兖州之兵,多亏荀彧苦劝,曹操这才留下了一部分人看守兖州,否则,如果迟迟拿不下徐州,再把老家给丢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而此刻的陶谦,独坐在书房中,正在忧急的沉思,曹嵩被杀,陶谦也得到了消息,他也吓了一跳,心里着实紧张不安,坦白来说,陶谦心里很清楚,责任并不在自己,是张闿私心作祟,动了贪念,并不是授了自己的指派,曹操要寻仇,也不应该找他,可是曹操大军压境,势如破竹,矛头直指徐州,陶谦明白,曹操很显然是想找自己算账。紧张归紧张,但陶谦并不惧怕(演义中吓的着实不轻)陶谦个性刚强冷傲,连司空张温他都敢当众羞辱,而且,被张温求情饶恕后,满朝文武都劝陶谦服软,可他也没有低头,这样的人,字典里,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哼,想攻打徐州,曹孟德,你痴心妄想,很快你就会明白,这徐州是一块,你绝对啃不下的硬骨头!”陶谦不仅性情强硬,也有叫板曹操的底气。演义中,他吓得要死,派人向公孙瓒和刘备求兵,其实,战斗刚一开始,陶谦信心满满,并没有求援。陶谦在彭城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严阵以待,想依仗坚固的城墙和充足的粮草兵马对抗曹操,可是,曹操根本就没有攻打彭城,而是突袭彭城周边的城池,不到十几日,曹兵气势如虹,势如破竹,连下十几座城池,彭城虽然依旧固若金汤,安然无恙,却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座孤城。这个时候,陶谦终于慌了手脚,跟曹操相比,论军事才能,他差的实在太远了。

更可怕的是,曹操不仅攻取城池,还下了屠城的命令,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到处都是尸山血海,人畜无存。搞定彭城周边的城池,曹操这才集结大军,跟陶谦在彭城一决雌雄,哪知道,陶谦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也许是昏了头,竟然主动放弃城墙,出城跟曹军决战,这正中曹操的下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