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行动》:面对这样的敌人,理与法还有意义?

来源:随梦而飞翔着 2018-12-02 16:11:38

《湄公河行动》在国庆上映期间成功刷屏,可能是因为该片采用了典型好莱坞手法,融合了公民情感、英雄主义、专业的团队协作、激烈的打斗场景,避免敏感话题的同时直面国家责任和义务,但是也可以从另一个层面来思考该片隐藏的东西。

首先该片在G20峰会召开之后上映,这个时间点的选择是关键,在媒体对“杭州共识”一片叫好声中,中国的大国经济领导地位若隐若现,面对西方关于中国崛起的担忧和过分炒作,此刻大张旗鼓上映一部以国家意志为背景的国际争端事件电影,难免会引起一些“恐慌”。

这点从电影中的去政治化可以得到印证,中国渔民在国际领域被残忍杀害诬陷,此时国家应该也必须出面解决,这事关民族感情和大国形象。作为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国家机关——公安部牵头协调处理,而没有上升到处理国际争端的军队层面,同时公安部长的正义形象并未过多参与到具体事务处理,仅为影片的叙事提供国家意志和资源保障,去政治化是该片收获票房的基础。

基于此,影片在保持了最大克制的同时,其发泄口选择在对犯罪份子惩罚的“快、准、狠”,电影在叙事过程中不止一次刻画反派的残忍、嚣张、穷凶极恶,以此为基调,手起刀落、快意恩仇并不会过多引起关于暴力和法治的非议,就连方新武在对占蓬复仇之前都要让占蓬先毫不犹豫的杀害一个无辜妇女以表现其残暴,为其“杀敌”扫清道德和制度障碍——面对这样的敌人,理与法还有意义?

甚至到最后为了活捉糯康,所有人都表现出不惜生命的极致理智,就是为了给国人一个情理上的交待。

其次,影片除了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静与理智,其隐藏的儿童问题更令人值得深思。儿童这个形象在影片中出现三次,第一次是在商场中,作为拿突保镖出现的小男孩毫不犹豫掏出枪射向郭帆,致其下身瘫痪,当高刚和郭冰赶到时,两人看到那孩子的身影都惊呆了,但这里有个细节,愣了片刻,高刚是夺过郭冰手中的枪才开的枪,这是冷静到可怕的一个举动,这一枪只能代表亲情,只有以情的名义开这一枪,观众才会收起可能的怜悯之心。

对于儿童这个形象,此刻的场景会让人恻隐,于是需要得到一个和解,结果只能是郭帆不死,但是付出了截肢的代价,同时小男孩的命也保住了。儿童形象的第二次出现是在糯康的据点,为了钱和毒品而赌命,对他人甚至自己生命的漠视,令人咂舌,当然这一切都可以归咎于毒品,和控制毒品的人,同时这也是在颠覆人们的传统映像。如果开向郭帆的枪不足以震撼你,那么在联合指挥部的一幕,应该有所撼动。

当带着炸药的小男孩冲向指挥部内部时,出现的是一个白领打扮的女性,她是第一个冲出去抓小孩子的包,并且被抢打中的第一人,她完全是一个配角,没有任何信息,没有任何信息就可以代表任何一个人,当然是任何一个普通并且没有武器的女性,无辜的女性。

一个被抹去了背景的女性被一个受毒品驱使漠视生命的孩子残忍杀害,当“保护妇女儿童”遇到“儿童杀害女人”,当两个敏感的形象相互冲撞,当一个文化正确冲击另一个文化正确,这是一个思辨的问题,影片的处理是两人的同时死亡,这里没有和解,因为现实也许比这更加残酷。但问题没有结束,这会带来很多解读,可以解读到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谁又该为此埋单,甚至更远。

最后是关于人物的刻画,两大男主角的背景都较传统有所瑕疵,高刚没有介绍更多信息,但是已经离婚,在电影中扮演一个偏执果敢的缉毒警察,但也只有这种舍弃一切的偏执才能完成如此险恶的任务,除此也并无太多亮点。而方新武是因女友吸毒被害死,跑到他乡追查仇人,并以打击毒贩获得精神支撑生活下去,其初衷并不显得伟大或者高大上,人物背景的多元化,是一大进步。

对于方新武,有三个细节,让其完成了自我超越。第一是在商场中,在确知占蓬已经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不顾自己的性命,将第一枪开向高刚面前正试图拔枪的匪徒,这是对自我仇恨的压抑,更是对职责的担当,用电影的话“他没有变”,这是理性的缉毒警察应该具有的本色;第二是在追杀占蓬的树林,当占蓬残忍杀害人质后,毫不留情的手刃仇人,没有情与理的纠结。

只有阳光下那罪恶的血玷污了纯洁的绿叶,此刻的世界安静了,一个人需要目标,哪怕是令人恐怖的目标,一旦目标失去,世界也可能随之远去;最后在河道,方新武为救高刚等人,驾船与敌人同归于尽,在这里他以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也许这才是他的归宿。剧中还有多处关于方新武卧底多年,出淤泥而不染,甚至善良的描述,个人觉得弄巧了,让角色不够接地气。

要说电影的不足之处,鲜花还需绿叶配,配角太弱,唯一的女演员,号称女主角也没多少戏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