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听的丹长老不愿意了,冲上来一把将包长老推了个趔趄!

来源:黄三孟 2018-12-02 14:54:42

终于说到重点了,文梵微微一笑,道:“当然了,弟子就会锻造,愿意将所学锻造术毫不保留的传授给大家!” 噗——“哈哈哈,哈哈,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天才,还听见天才讲笑话了,哈哈哈!” “他还会锻造!报告,我也会!哈哈哈!” “太能吹牛了,弟子就会锻造——,说的真顺溜啊!” 一时间炼丹宫大殿中嘲笑声一片,一些本来对文梵有好感的人,顿时就看不起文梵了,就算你炼丹是个天才,也用不到你来教大家锻造? 就连丹长老,也有些后悔了,饭可以乱吃,这话哪能乱说。小$%^说^族^文*学$网 文梵冷笑,既然敢捅马蜂窝,就不怕马蜂蜇! 大殿中乱哄哄的,所有人都对着文梵指指点点,文梵正想说话,一道庄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神界中人岂能如此看待他人,他是不是真的会锻造,试一下就知道了!” 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大殿中嘈杂的声音马上便被这道声音给盖了过去。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像是被深深的撞击了一下,目光齐向大殿门口看去。

“拜见殿主大人!” 大殿门口站着四个人,两男两女,正是四分殿的殿主亲临了。 除了景王殿的景隽,还有一位一袭白裙的女子,肌肤赛雪,冰冷的眼神,紧闭着嘴唇,透出一种让人发冷的气息,是冰玉殿的殿主! 还有一位一袭大红花的袍子,雍容儒雅,面如冠玉,眼似耀星,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却有一种不怒自威,君临天下的气势,不用说,光看这身衣着,就知道是花王殿的殿主了。 另一位老者是凌天殿的殿主,须发皆白,手摇白羽扇,红润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面沉如水。 这四个人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没有人知道,没有强大的气场,也感觉不到这四个人的存在,文梵认为景隽的实力就要超过妖界之主了,没想到另外三个分殿殿主的实力也同样与景隽不相上下。 说话的正是花王殿的殿主,花宝

玉。 花宝玉淡然道:“免礼,景隽,看来你们景王殿倒是收了一个好弟子呢,恭喜你了。” 景隽从出现在大殿门口,就一直在看着文梵。 “多谢了,我们景王殿有不好的弟子吗?你们花王殿的锻造堂荒废了那么久没有坍塌?让你们看看我景王殿的弟子是怎么锻造的!” 文梵一愣,这是什么情况?殿主大人这么信任咱? 还没等感激呢,文梵马上便被一道声音给吓出了屁,神识中一道清冷的声音道:“等下你要是锻造不出一把像样的武器出来,我扒了你的皮炼灯油!” 文梵一哆嗦,把脖子缩了缩,低下头不敢吭气。 花宝玉笑了笑对景隽说道:“锻造堂应该还可以用,我倒是好奇他还能给我们什么惊喜,我们去锻造堂。” 景隽边走边冷冷的回道:“惊喜?等下给你一个惊吓!” 文梵和几位长老跟在四位殿主身后,大气也不敢喘,文梵想不明白,为什么景隽殿主好像看自己不

顺眼的样子。 花王殿的锻造堂看起来确实是荒废已久了,推开斑驳的大门,从大门上落下的灰尘呛的文梵直咳嗽。 还好,应该有的都有,铸造台上凌乱的摆放着一些金属,地上散落着一些没有完成的半成品。 文梵走到铸造台旁,心里有些感慨,跟炼丹比起来,还是锻造武器更能让自己兴奋。 点燃锻造炉,文梵轻车熟路,随手拾起一块乌铁扔了进去。 几位殿主饶有兴致的看着文梵,花宝玉泰然自若,道:“看上去还有点意思,我倒对他很有信心了呢。” 凌天殿的殿主凌天君抬起眼皮,看了看花宝玉,道:“锻造术可不比炼丹术,锻造术的入门可难的多,光是挥舞那铸造锤,就不是谁都能行的,看他的样子也不

太强壮,我怀疑他连锤子都举不动。” 这些文梵听不到,文梵的注意力都在那块乌铁上,温度越来越高的锻造炉里,乌铁已经被烧得通红了。 将乌铁钳到锻造台上,文梵抡起铸造锤,拧腰挥臂,开始对这块乌铁进行锻打。 锻造台上火星四溅,经过反复的淬打,这块乌铁,慢慢变成一把大刀的形状,每次将大刀再次放入锻造炉,文梵便拿起一张已经硝制好的皮子,小心的切成条状。 文梵熟练的动作,挥汗如雨的身姿,专心致志的神情,早就已经让众人闭上了嘴,锻造堂内只有叮叮铛铛的金铁交击之声。 大刀的形状越来越清晰了,刀长七尺,厚重的刀背,薄如蝉翼的刀锋,完美的弧线一直延伸到刀护处。 “晓晓,过来给我拉风箱!” 呼——呼——呼次晓晓卖力的拉动风箱,心里高兴极了,文梵哥哥很明显并没有吹牛! 叮当——叮当——哧啦——最后一次淬火完毕,文梵手捧大刀,以金属性元素注入大刀,一道流光顺着文梵的手在刀身上流淌,文梵打造的第一柄神器,诞生了。 乌

黑的刀身,厚重而又古朴,刀背是鳞片的形状,没有一丝光华,却透出一种逼人的杀气! 刀名,龙鳞,三阶神器! 文梵没有忘记,在刀身上铭刻上打造它的神匠的名字,龙鳞—梵。 将切好的黑色蛇皮条细细的缠绕在刀柄上,又在刀护上镶嵌了两块文梵从幽冥之府中取出的紫陨石。 大功告成! 文梵手握龙鳞,以真气注入。 呜——刀身发出龙吟之声,文梵久久地注视着这柄大刀,就像看着自己的情人,仿佛这里只有一人、一刀。 锻打的声音停了下来,只有龙鳞所发出的那一声嗡鸣在锻造堂中久久回响,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文梵行云流水般的锻造技术中无法自拔。 龙晓晓蹲在风箱前,仰头看着文梵深情注视大刀的场面,这画面太美了!这样的男子,就是最完美的男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锻造堂内已经站满了围观的人,就连正在进行武道比试的侍卫军,也都来了。 文梵成为了焦点,而文梵却一无所知,整个人都沉醉在锻造的过程所带来的那种美妙意境之中。 花王殿

花宝玉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正色说道:“景殿主,不得不说,他的锻造术已经是炉火纯青了,我想我们东大陆四分殿,真的要考虑一下学习锻造了。” 景隽仍然是冰冷的回道:“这事情,别问我,如果他愿意,谁也拦不了他。” 丹长老张了张嘴,想说话,结果想了想又咽回去了。 连殿主大人都说只要文梵愿意,谁也拦不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文梵捧着龙鳞大刀还在发呆,神识中突然响起景隽的一声轻喝。 “别做梦了!算你走运,别太得意了!把你的计划跟大家说一下!” 文梵转头向四周一看,嗬!怎么都在看着自己,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又出了个风头。 “文梵,啊不,文大师,你的锻造技术果然高超,神界能锻造出神器的人有,但是我们东大陆没有,你真的有信心能让我们东大陆的弟子们学会锻造术吗?” 花宝玉殷切的看着文梵,完全没有把文梵当成一个弟子来看待。 文大师……文梵好久没有听到这三个字了,心情还真是有点激动。 “各位殿主大人,我当然

有信心,不过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学习锻造术,只有对锻造有强烈兴趣的,又是修炼火属性的,才可以将锻造术学至大成!” 此言一出,一大堆满怀希望的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虽然火属性是最多见的一种属性,但在场的弟子们,也就四分之一的人够条件。 凌天殿的长老卫阔站出身来,说道:“今天来到这参加比试的,确实火属性的不多,但是我们只是来了很少数的人,很多不适合炼丹的,都出去采药了,我倒有个主意,我们四分殿联合成立一个锻造宫,宫主就由文梵来担任,不知道诸位殿主意下如何?” 花宝玉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说道:“卫长老这个想法不错,我看可以,不过这锻造宫应该放在哪个分殿呢?” 这个时候冰玉殿的包长老出来了,抢着说道:“当然是我们冰玉殿啦!我们冰玉殿实力最强,弟子最多,重要的是女弟子多,文大师年轻有为,肯定是要找仙侣的嘛,去我们冰玉殿最合适。”

这话听的丹长老不愿意了,冲上来一把将包长老推了个趔趄。 “老包,你别忘了,文梵是我的弟子,他就是当了宫主,也还是我的弟子,也还是我景王殿的人,你别跟着瞎掺和!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你你!现在文梵是整个东南大陆的希望,你别臭美了!你那两把刷子能教他什么!” 两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吵起来了,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谁,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 “放肆!我们神界的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斤斤计较了!包正,你退下,锻造宫的事情,还是由文梵来决定,还有,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不能让西、北两个大陆的人知道!不管是谁泄了密,定禁锢他百年不得出世!” 说话的是冰玉宫的殿主,冰玉凝,声音冰冷无情,锻造堂里都有些冷了起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