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知道安慰我一下吗

来源:等风也爱你 2018-12-02 14:20:12

“铃铃铃。”

学生们伤痛欲绝的上课铃声响了。

叶乐萱作为班长自然不可能带头迟到,可也是踩点进的教室,幸好老师一般是上课铃响后两三分钟才进的教室,不然在这种情况下和老师碰面可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

叶乐萱进教室后一直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状态。

班上同学虽然成绩不好,但还算自律,看到班长现在心情不好,都很识趣的闭上了嘴,拿出了书,然后……打游戏的继续打游戏,睡觉的继续睡觉。

话说叶乐萱就这样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期间没看凌逸一眼。

反倒是凌逸同学注意到了叶乐萱,然后……眼睛往叶乐萱那边瞄了一眼,看到她没事就……继续手上的游戏了。

啊!这块木头,看我哭了也不知道安慰一下!

叶乐萱忍不住暗暗想到,踢了踢桌子。

桌子被踢发出了声音反而吸引了凌逸的注意,扭头看了叶乐萱一眼,发现她没事后,又低下了头……

受不了了!!

到最后,反倒是叶乐萱忍不下去了,一把夺走凌逸的手机。

“你就不知道安慰我一下吗?;你这块木头!”

叶乐萱几乎是吼出来的,然而吼完她就后悔了。

老师满脸黑线的看着她,全班同学也都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她,有的还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

更要命的是,旁边的凌逸状态好像不太对劲,此时凌逸正在看着她,诡异的是只有头扭了过来,身体没动,手还保持着刚才拿着手机的姿势……

特别是表情,凌逸现在表情呆痴,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好像在看死人一样…。

“手机还我~”

凌逸首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但他的声音好像是从九幽地府传出来的,没有一丝生气,像是索命的鬼声。

“哦……”

叶乐萱好像是被这样状态下的凌逸吓坏了一样,战战兢兢的把手机还给了凌逸,而且还是用双手递过去的,好似献宝一般。

凌逸淡淡的接过手机,继续刚才的游戏,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他身上残留的寒意告诉叶乐萱,刚才不是幻觉,更不是梦。

“咳咳……”

“让我们看到下一题……”

最后还是老师用干咳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同学们顿时回了神,陆陆续续的拿出课本装模作样,教室响起一阵翻书声。

叶乐萱也拿出来课本,但她的心思完全不在书上,满脑子都是刚才状态下凌逸的样子,别的同学因为坐得比较远,所以没有感受到刚才状态下的凌逸有多么恐怖。

而坐在凌逸旁边的叶乐萱却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当时人的本能告诉她会死的……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没事的,凌逸是不会伤害她的。

然后叶乐萱根据直觉把手机还给了凌逸后,本来红灯爆闪的本能突然停了。

……………………………………………………………………………………

“刚才是不是吓到她了?”

正在打游戏的凌逸脑子里突然闪出了这个念头。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肯定会怀疑世界末日是不是到了,这主可是地震来了都稳稳当当坐在位子上打着游戏的人物啊,当时他的班主任都吓坏了,地震一停就往教学楼里跑,结果看到凌逸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

从此,凌逸这个名字在洛水中学变得异常有名,老师都不管他玩手机了。

也不是不管,可人家地震来了都不怂,你一个老师在那逼逼有用吗?

然后,凌逸就获得了上课玩手机的特权……(我也想要)

最后凌逸忍不住,等“战况”不是那么激烈的时候,偷偷瞄了叶乐萱一眼,然后他就后悔了。

因为此时叶乐萱正看着他,而且不是偷偷的看,是光明正大的侧着身子,手撑着头,像媳妇看着自家老公认真工作的样子看着他。

凌逸又瞄了一眼在讲台上的老师,WTFK……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相信凌逸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因为老师正在一边讲课一边用不爽而又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凌逸十分理解老师现在的想法,因为刚才叶乐萱在那里大喊大叫不说,现在又这样看着自己……是个人都不爽,而且一个是班长,一个是问题学生,管不了啊!

不过理解归理解,自己是不可能因为老师幽怨的眼神而放弃这盘福利局的,所以……抱歉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凌逸的视线,也查觉到自己姿势的不妥,叶乐萱的脸上飞快升起两朵红云,然后速度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但眼睛还是不时望凌逸那边看去……

不过她这一举动让倒是让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十分开心,以为自己的教室威严起作用了,讲课讲得更带劲了,就是不知道他知道真相会怎么样。

大概会放弃教师这一职业吧……

教室就在着堪称诡异的情况下开始了上课这一事件,而凌逸就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他的游戏之旅。

…………………………………………………………………………………………

“终于下课了”

“当初在阿富汗都没这么紧张过……”

凌逸不禁暗暗在心理吐槽到。

然后放下了手机,对旁边一直在偷看自己的叶乐萱说到:“看够了没有?我有那么好看吗?”

“哼!谁看你了,我只是在看风景。”

“还有你怎么这么自恋啊?!”

叶乐萱很是傲娇的回答道,然后把脑袋撇到另一边去,把后脑勺留给了凌逸。

“额……有事吗?”

什么叫帅不过三秒,这就是,叶乐萱头撇过去还没有三秒钟就忍不住回过头继续偷窥,结果被凌逸撞了个正着。

“emmmm……”

现在叶乐萱的脑子有点乱,气氛异常尴尬,不过也是,任谁被抓到这么多次,谁不尴尬,可况人家叶乐萱还是一个女孩子。

“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我耐心有限。”

“哦哦,嗯……”

可能是被凌逸打断脑子有点死机的原因,叶乐萱现在半天都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如果没事的话我继续打游戏了。”

“啊!别,等一下!那个……”

作为班长,她当然知道凌逸现在跟自己说话有多么不容易,平时他都是一天下来,除了上课站起来说个老师好,多一个字都没有。

所以,这次他主动跟自己说话有多么不容易。

“你为什么这么不注重自己的形象?”

叶乐萱最后还是没想到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又忍不住偷偷看了凌逸一眼,由于这次是正脸,所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凌逸是有多邋遢……

这就让有着小洁癖的叶乐萱不高兴了,然后本能的说了出来。

“啊?哦,怕麻烦,习惯了。”

你这回答也太轻描淡写了点吧,感觉好像在说早上吃了什么一样。

“作为学生怎么不可以不注重自己的仪表呢?明天给我收拾干净才能进教室。”

叶乐萱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进行这个话题,不过聊什么都无所谓了,重要的是跟谁聊。

“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凌逸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啊?什么?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再说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又是轻描淡写的回答,但叶乐萱没有发现的是,凌逸说“以前”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和一丝不符合他年龄是沧桑。

“总之,我有洁癖,你明天必须给我整理干净才能进教室。”

凌逸看着眼前发脾气的少女,她的身影渐渐和记忆中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重合在一起。

看来小萱没变呢……

似乎是想到小时候快乐的时光,凌逸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喂,我跟你说话呢,我这么可爱的一个美少女在跟你说话呢?还有你笑什么?”

叶乐萱本来在不停的数落着凌逸,可当她看到凌逸嘴角的笑容的时候,她明白,以前的玩伴回来了。

“哦,没什么。”

凌逸看着眼前刁蛮的少女,忍不住捉弄一番。

“还说我自恋呢,明明自己那么自恋还好意思说我。”

“什么?什么叫我自恋,我明明那么可爱!”

本来还沉浸在玩伴回来的喜悦之中的叶乐萱突然炸毛了。

每个女生都不希望别人说自己不好看,特别是说着话的人还是自己的心上人。

凌逸看着炸了毛的叶乐萱,心情不知为何异常愉悦,继续调戏……嘻嘻嘻。

“咳咳,那个……山峰太过矮小,情绪控制能力太差等等……真怕你嫁不出去啊。”

说完凌逸还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一副痛心疾首样子。

话音未落,叶乐萱的脑门上青筋就直冒。

什么吗,

不就是说自己胸小,脾气暴躁,没人要吗?

这要忍下去自己就不是个女人……呸,女孩了!

“没人要你收吗?”

OMG

冲动是魔鬼,说完叶乐萱就红着脸低下了头,但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凌逸。

“我可不敢收,我还想多活几年呢,除非你把你的脾气改一改。”

说完凌逸和叶乐萱相视一笑。

呼~还有希望,只要把自己的脾气改一下就行了,加油^0^~

叶乐萱暗暗为自己打气。

然后,抬起头看了一下周围,红脸,继续低头。

原来他们周围的人在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们,而且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暧昧……

凌逸看着低下了头的叶乐萱,心里有些好笑,但还是换上平时的表情,冷冷的看着前排的同学。

“好看吗~”

这声音可不像和叶乐萱说话那样正常,这声音好似九幽地府的寒意。

加上他看死人,垃圾,蛀虫一般的眼神,前排的同学关键回过来头,不敢与之直视。

呵,要是让那些老家伙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样,算了,反正我已经退位了,该怎么样是他们的事。

听到凌逸把同学给吓回了头,叶乐萱才抬起头来,虽然很感激,但还是忍不住说到。

“凌逸,你怎么可以这样,大家毕竟是同学……”

“我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以后也不会有交集,再说和他们成为朋友只会浪费我的时间,有这功夫还不如多打两局游戏。”

叶乐萱还没说完就被凌逸打断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凌逸顿了顿,环视了一下教室,继续说到:“你也要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个道理。”

叶乐萱学着凌逸的样子也环视了一下教室,顿时明白了凌逸的意思。

原来,叶乐萱坐在第一排的时候因为认真听课,没有注意到,但在这最后一排环视了这么一下,她明白了很多,班上的同学十之**都在玩手机,剩下的都在睡觉。

本来,叶乐萱觉得自己待的班级还不错,结果……

幻想和现实之间总有一条深渊,又宽又深……

“凌逸……”

“嗯?”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现在这样有点……”

出于顾虑凌逸的面子,叶乐萱没有把话说完,毕竟一个好的妻子总能留住自家丈夫的面子……咳咳,跑题了。

“太过于现实,无情了吗?”

凌逸反而没有顾虑那么多,直接把话说透。

“诶诶诶?”Σ()

叶乐萱没有想到凌逸居然直接把话挑明了,此时气氛有点沉凝。

“时间总能改变一切。”

凌逸说完着这句话后便不再理会在一旁沉思的叶乐萱,这次他没有玩手机,而是趴桌子上睡觉了。

叶乐萱想了一下刚才凌逸说过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和陌生。

陌生是因为现在的凌逸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天真无邪,每天只会打游戏的废柴男孩,他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心疼是因为这三年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把一个小孩变得如此早熟,甚至于冷漠。

想到这,叶乐萱眼中的心疼更胜,忍不住摸了摸正在熟睡的凌逸的头。

以前我不在你身边帮不了你,但现在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担了。

叶乐萱用力攥紧了粉拳,暗暗下定了决心。

就从学习开始吧,先让他慢慢戒掉手机,然后好好学习,提高成绩……

要是让凌逸知道了恐怕会扇自己两巴掌,早知道就不说那么多话了,你要让凌逸对一个不认识的人多冷漠都行,可不能对从小玩到大的叶乐萱那么冷漠。

其实凌逸骨子里还是很重视朋友的,可自从父母车祸双亡,他进入那个组织后……

一切都变了。

…………………………………………………………………………………………

凌逸十三岁那年……

”什么?!”

凌逸手上的手机从手上掉了下了,这是凌逸最喜欢的手机,还是打工攒了半年才买来的。而此时手机掉在地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想而知刚才的消息有多么惊人。

但凌逸还是快速平复自己的情绪,捡起手机问到:“他们被送到哪个医院?”

对面的人看来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一直很安静的等着,现在听见凌逸回话,快速回答道。

“我会告诉你的,但你要先冷静下了……”

“我知道了,快告诉我!”

凌逸现在十分暴躁的吼道。不过对面并没有发火,而是很平静地回答道。

“那你来XX医院吧。”

凌逸“啪”的一声关掉了手机,然后随便拿了套衣服就冲了出去,在路口拦了辆出租车,一上车就说:“去XX医院,五分钟内到我给三倍车费。”

不得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位出租车司机一听车费加倍,屁都没放一个,直接踩油门向医院冲去。

果然,在金钱的力量下,这位司机连闯三个红灯,把马路当高速开的状态下,终于在五分钟内到了医院。

而凌逸在这高速行驶的车上,脸色一直很平静,但他紧抓着手机的双手暴露了他内心不平静的事实。(不是因为车速)

车到了医院,凌逸废话没说,直接从钱包抽出一沓红票子递给了司机。

“不用找了。”

司机毫不客气接过钱,数了起来。

“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想开点。”

凌逸点了点头,打开车门后径直跑向医院。看着凌逸远去的背影,司机不禁摇了摇头。

凌逸直接跑到护士站,询问到房间号后,慢慢走向了他不愿意去面对但必须面对的事实……

“吱呀。”门开了。

然后凌逸看到了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一个跟凌逸有着几分相似的男人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没错,他的父亲,凌广正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原本刚毅的面容现在只剩下一层层厚厚的绷带……

“小逸~你来了。”

凌父看到凌逸的到来,脸色红润了不少,看上去好多了。

可从小就被凌广灌输各种知识的凌逸很清楚,这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凌广在凌逸很小的时候就对他进行各种训练(折磨)

从武术到医学再到心理等等。而凌逸和其他普通小朋友一样,十分反感这种训练,认为没什么用,而现在派上用场的时候,凌逸却十分痛恨自己知道……

“小逸啊,你是不是很讨厌爸爸~”

“……”

“你不说我也知道,从小我们就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出差,把你和小雪扔在家里,还不告诉你我们的工作是什么,而且每次回来还逼你练一些你不喜欢的东西,我说的对吧~”

“爸~你别说了……”

“不,我要说,再不说我怕没机会了~”

“现在我就把你想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凌逸现在泪流满面,他并不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在自己父亲面前表现出来,可他控制不了啊!现在他的亲生父亲正在用他最后的生命交代后事啊!虽然凌逸并不喜欢他,但是血浓于水,而且凌家没有别的什么亲戚了,就是说,他在世上就只有小学一个亲人了……

“妈妈呢?”

凌逸小心翼翼的问到,然后,他就看到了父亲痛苦的眼神。

“你妈妈她……走了。”

这短短六个字好似九天神雷,把凌逸劈的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呆在那里了。

“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凌逸缓了过来,继续问到。

“事情要从一次任务说起……”

凌广强忍着痛苦,缓缓说到。

原来,凌逸父母都是国安局的一员,在一次任务中,他们击毙了一名毒枭,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不曾想到,这名毒枭有一个哥哥躲在一旁看到了凌逸父母击毙他弟弟的全过程。

仇恨能使一个人变得可怕……

而这位哥哥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他记住了凌逸父母的长相,然后变卖所有家产,一路打点,加入到了一个恐怖的组织,一个杀手组织。

后来事情就简单了,这位大哥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从底层混到了高层,然后对凌逸一家张开了报复……

这次车祸就是他干的!

“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回去报仇,但没有足够实力之前千万不要盲目寻仇,以他现在的地位,想杀他跟杀一位国家领导人没什么区别!”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是什么?”

凌逸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双拳紧握,指甲**肉里也不知道。

凌广摇摇头,想了一下。

“那个组织里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而他的代号是 睚眦”

“我知道了!”

凌逸看着眼前即将死去的父亲,心中充满悲愤,双目赤红,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看着自己父亲的生命渐渐流逝……

“还有一件事。”

凌广突然说到,然后示意凌逸把他枕头下的纸条拿出来。

“这是为父的生死兄弟,也是国安局局长的电话,上面有暗号,如果你决定了帮我们报仇就打过去~”

凌逸看着手上的纸条,跪了下了,凌逸他不笨,他哪里不知道凌广这是为了他,作为父母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冒生命危险来为自己报仇的,可凌广深知自己的这个儿子是肯定会去冒险的,所以提前为他铺好了路。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我这不还没死吗?”

凌广忍不住笑骂道,可即使这样也掩饰不了他眼中的泪水。

“哦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小雪的,你附耳过来……”

凌逸点点头,乖巧的把头伸了过去。

“……”(凌广)

“什么!”

凌逸听完后大叫了起来,完全不顾身旁马上要挂了的老父亲。

“卧槽,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个死妹控……”

凌广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能怪我吗?”凌逸很是委屈道~

“唉~那你说说,这样你还愿意继续照顾小雪吗?”

“当然!”

凌逸秒回道。

还说自己不是妹控……

凌父忍不住腹诽。

“好了,让我睡会,你先出去吧。”凌广的声音仿佛带着无穷的疲惫,闭上了眼睛,渐渐没了呼吸……

而凌逸呆呆的看着床上凌广的尸体,又跪了下了,磕了三个头,重新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犹豫了一会,拨出了电话。

“喂?是凌逸吗?”

我*,说好的暗号呢?

不过凌逸也没有计较,因为这听似普通的问话中带着浓浓的关心与悲痛,所以凌逸对那个局长的印象好了不少。

“对,我是。”

“哦,你是想为你父母报仇吧?”

“对!”

“嗯……本来我是打算阻止你的,可情况有变……”

“这样你还想为你父母报仇吗?”

“当然!”

凌逸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唉~老凌啊!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明天我派人过去接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