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前任“反美总统”内贾德被政府抓捕,他现在怎么样了?

来源:宗哲大综合 2018-12-02 15:49:04

伊朗前任“反美总统”内贾德被政府抓捕,他现在怎么样了?

内贾德是伊朗穷人的代表,是伊朗第一位平民总统,也是伊朗第一个非宗教背景的总统。内贾德,少贫,恭俭,勤学(博士),有大志,二十几军中翘楚(特种部队将领),年三十而封疆大吏(省长),年四十有七选京兆尹(德黑兰市长),年四十九登伊朗总统宝座(2005——2013)。好亮丽的履历,毫无疑问,内贾德是伊朗的名士,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同时内贾德也是伊朗政界里一位执政风格相当独特的风云人物: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对哈梅内伊说不的伊朗总统!

内贾德是伊朗强硬派的代表,主张伊朗实现独立自主,他的反美立场比哈梅内伊更强硬,他主张伊朗和平拥核,当政时期,在反美战线上,他的风头始终高过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这也正是他获得宗教界支持的原因。哈梅内伊是伊朗最高革命领袖,伊朗的总监国,世称政教合一,时称二人为伊朗“双雄”。获得如此高的褒奖,可见内贾德深受伊朗高层和各派的双欢迎。

内贾德还是一个不甘居人下的个性总统,敢于挑战最高革命领袖权威。上台后对哈梅内伊说不的原因是他拥有相当的民意,所以哈梅内伊在他当总统期间也不敢动他。内贾德能当两届总统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强硬反美才受到伊朗人民的普遍欢迎,而是他专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廉洁奉公,严格吏治,同情下层人民,发誓将石油利益放到人民的餐桌。当然,他能当上总统始终离不开伊朗革命卫队和最高领袖的大力支持。这些力量可以影响到他执政的业绩。虽然他们不好过多的直接干涉内贾德,但一直不忘给他施加影响。

但是,在伊朗现行政治体制下,最高领袖虽然不涉足日常政务,但拥有重要事项的最终决定权。伊朗政府的高级官员人事任免和重大政治经济政策通常需要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同意。但在内贾德时代,这样的游戏规则经常被打破。内贾德在国内政策和用人等问题上经常与哈梅内伊发生激烈争论执,甚至拒绝执行监国公哈梅内伊的旨意。比如内贾德主张在经济上扩大私有化,力导国退民进。伊朗石油大权是伊朗政府必须掌握的,是伊朗政权的基石。所以,内贾德的经济思路与伊朗当局并不完全一致,这为他以后调整经济改革措施失败埋下了伏笔。

内贾德的第一任总统工作做得非常出色。外交上处理得井井有条,与各大重要国家的关系很是融洽。特别是反美上,虽喊口号,但实际上参与国际建设,不对欧美设置根本性政策障碍。在国内,他大力发展经济,培植民营经济,提高就业,严打政府官员和军官的职务犯罪等。他的第一任期让伊朗一下子摆脱了困境,重现大国之光,所以内贾德成为了一个处处受到伊朗人民欢迎的总统。内贾德也因此受到各方,特别是来自宗教权威方和温和派的肯定。然而,在伊核问题上内贾德坚决不妥协,并且加快了核武器研究工作。2009年,伊朗好几名顶尖核科学家被暗杀,伊朗与以色列和西方的矛盾也一下子几乎到达了顶点。

功高盖主和独特的性格并不是什么好事,在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时,常常口无遮拦,“美国是伊斯兰世界的公敌”“布什是本拉登的合作者”,还声称将核平以色列,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他过于激进的反欧美立场引起欧美的强烈反弹,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伊朗威胁论”不胫而走,接着联合国的制裁赶到,欧美更是下了死手,一时间,伊朗内交外困,内贾德第二个四年,除了高调反美,几乎一事无成。他过激言行加重伊朗危局,反对派更是借机把反对的矛头指向了伊朗政权高层。高层坐不住了,哈梅内伊出手施压,但没有得到他私人好友内贾德总统的积极回应,他在反美上己经走火入魔,听不下任何建议。其实,哈梅内伊并不想与欧美彻底闹翻,这对伊朗没有任何好处,伊朗还不具备抵抗欧美武力进攻的实力。“”过激反美,让哈梅内伊怀疑他的反美用心,甚至于一度怀疑他阳奉阴违,另有所图谋。最高领袖心里也就此结下了一个疙瘩。

内贾德第二任期,伊朗国内保守派奉行更加激进反欧美政策,目标是任内完成拥核大业。内贾德拒绝与政美和以色列就伊核问题进行对话。欧美为了牵制伊朗核武器计划,给伊朗做出了很多次的经济制裁,而且一次比一次严厉。在西方制裁下,脆弱的伊朗经济迅速崩溃,经济迅速下滑,失业率猛增(30%),扶持穷人政策遭到了富人的抵制,伊朗经济出现了极高的通胀,国计民生非常艰难。伊朗又一次回到了恐慌时期。

由于受到国际制裁,内贾德的国内经济建设开始变得力不从心,经济增长连年达不到预定目标。在国会和宗教方的作用下,反对派爆发了好几次示威活动。以上因素综合下来,使他成了两派都讨厌的政客。从此,内贾德成了一个过气的政治家。

卸任总统后,内贾德回到大学教书,但他的视线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政治,还专注伺机重振强硬保守派的江山。温和派的鲁哈尼总统上台后,遇上了强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按照伊朗政局情况推论,下一届伊朗政府可能会由强硬派来组阁,所以内贾德想再次出山竞选总统。内贾德在2017年4月在伊朗内政部登记为总统候选人后,但不幸的是,他被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了竞选资格。当然,这其中的意思可能来自伊朗高层。 感觉被排斥于伊朗权力圈之外后,内贾德和支持者就开始弄一些政治活动向当局施压,结果政治集会被反对派利用,伊朗爆发了大规模的政治游行,而且死了二十多人,震惊了全世界,美国以此为由,把伊朗告到了联合国。伊朗政府和哈梅内伊倍感压力,从而产生了逮捕内贾德的想法。

2017年12月28日,在布什尔举行的一场民众集会上,内贾德发表演讲,他批评伊朗现任领导人“高高在上,脱离民众,无视民间疾苦,完全不了解社会现实。现在伊朗的遭遇,并非来自资源短缺等问题,而是政府的管理问题”。政治立场转向了反对派一边,而且将矛头直接指向了伊朗总统鲁哈尼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他指责鲁哈尼对国家治理不善,对政府掌控不足”,同时影射伊朗革命卫队“不顾民生,垄断公共资产”。2018年1月,国际盛传内贾德己被伊朗政府逮捕并软禁。而伊朗政府并不承认逮捕内贾德,但自此后就再也听不到内贾德的任何消息。内贾德成为被伊朗政权抛弃的过气强硬派,如果伊朗当局不发生什么大的变化,依然保持今天的局面,那他的余生可能会在监牢里渡完。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策划的正常政治集会活动被对手和反对派给利用了,自己把自己变成伤害自己国家的一口刀子,不仅给国家带来伤痛,同时也毁掉自己的政治前程。 所以,内贾德给人们特别是政治家们的教训就是:对自己的国家一定要有满腔的挚爱,同时要彻底抛弃个人的荣辱得失和私心,不做一丝可能伤害国家的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否则将自食其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