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攸随营参赞军机,自然是第一个知晓了於夫罗与吕布要攻打洛阳

来源:娱闻历史 2018-12-02 16:17:34

荀攸随营参赞军机,自然是第一个知晓了於夫罗与吕布要攻打洛阳。頂點小說,当下便大惊失色,进行力劝。於夫罗说不过荀攸,倒也干脆,把荀攸给关进小黑屋了,让留守将士严加看管。 这边前脚一走,后脚荀攸便说动看守将士,把他给放了出来。荀攸一出来,便急得不行,去追於夫罗吧,这人心意已决,再说也是无用。去朝廷和诸州报信吧,时间上又来不及了。思来想去,荀攸眼睛一亮,把突破点放在了吕布身上。 从之前吕布不远千里去投奔刘备的行为来看,这人还是值得挽救一下的。只要说明利害,想必他定然会醒悟过来。荀攸知道貂蝉对吕布有特别的影响力,于是便一头奔貂蝉这里来了。 见了貂蝉,荀攸心中一叹,好个秀丽的女子。旋又正色道:“夫人可知,吕将军危矣!” 貂蝉正为吕布担忧,闻言不觉一惊。

乃道:“先生何出此言?” 荀攸沉声道:“吕将军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下犯上,以臣犯君,攻打洛阳。此番不管洛阳能不能打下来,这天下都将再无吕将军容身之地!” “杀丁原、从董卓,此其罪也。诛董卓,此其功也。吕将军之前有过,而其之诛董卓,则有大功于天下、于社稷。若吕将军亲身入洛阳,觐见天子,尚有位爵之封。为何冒此粉身碎骨之险,不惜一错再错,欲攻洛阳乎?若真如此,四海之内,无人能容吕将军矣。” 貂蝉听见,心中一沉,眼泪就下来了,当下便盈盈拜了下去,泣道:“还请先生教我!” 荀攸双手虚扶,道:“夫人,事尚可为,还请夫人亲书一信,遣使急送至吕将军处,陈说利害。吕将军当世英雄,自当醒悟过来。” 当并州骑一人配三马,人不卸甲马不离鞍的一路飞奔到吕布营中时,人与马都累得直吐白沫了。

吕布听说是貂蝉急信,不由一愣,难道家中出了什么变故?于是一把夺过信件,拆开一看,脸色就变了。 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吕布之所以同意於夫罗提议,一是觉得自己没退路了。二是觉得要是能入洛阳城,到时便是他说了算了。第三,也就是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时间紧迫,他没那么多时间去推敲细想。如今貂蝉得荀攸指点,急信一封,陈说利害。吕布又不是傻子,更何况趋利避害乃人之天性。 信中毫不讳言的告诉吕布,真要攻打洛阳,不管成与不成,将会遭世人遗弃。到时天下真的便无处可容身了。於夫罗则不同,他毕竟是匈奴人,还有返还南匈奴的一条退路。且吕布欲化解诸侯声讨,只要退出河内,天子与诸侯便会松一口气,不会对吕布紧紧相逼。是欲痛改前非,还是欲遗臭万年,信中让吕布自行斟酌决定。 大军最终在平阴停了下来。

吕布和於夫罗发生了合作以来的第一次争吵。 於夫罗想不明白,前方就是洛阳城了,为什么吕布却突然发悔?进了洛阳城,有大把的钱粮、美人可以享受。抓住了天子,天下诸侯哪个敢吱声?谁他妈不服,老子就把天子给剁了!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 吕布却是彻底想通了。诸侯勤王,不过是不想看到如今大汉名义上的共主出现问题。毕竟天子若出事,天下将又会大乱。而诸侯们却还未做好准备。那么自己只需离洛阳远一点,都还不用退出河内,就可以化解这次危机,干嘛反应这么激烈,要和於夫罗绑在一起,去进行一场渔死网破的战争? 而且以河内北部为根基,迅速进攻并州,这才是最紧迫的事情。也是之前出山前定好的策略。不容有变。按现在的分析。自己进攻并州时,除了袁绍会着急,估计其他诸侯都乐见自己如此。之前听说袁绍与幽州公孙瓒多有不和,两家怨隙颇深。

那么自己攻打并州,袁绍能派多少人马出来援助?绝对不多,不然他怎么应付公孙瓒? 只要不是大军来援,吕布就不惧任何人。这是他厮杀多年建立起来的自信。 既然如此,洛阳城便算了吧。虽然有於夫罗之策,吕布觉得夺城机率颇高。但他已经不想再被诸侯围攻了。到时诸侯围了洛阳城,他就是想逃都逃不出去。有什么用。而且於夫罗这个家伙,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可靠的样子。关键时刻还要防备他捅刀子。这个家伙凶残嗜杀,放他进了洛阳,真搞得洛阳腥风血雨,民怨四起,到时於夫罗率兵一退,所有罪名就要推到自己头上了。不划算…… 短短一瞬间,吕布想了很多,都是在权衡利弊。最后得出结论,这洛阳城,还真不能打。打了绝对是弊大于利。得不偿失。 于是召了众将前来征询意见。以张辽、高顺为首的武将们,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表示赞同吕布罢军的计划。

他们早就想反对了,奈何吕布一意孤行。就算是凉州诸将攻打长安,也不过是因为朝廷不赦其罪而想自保而已。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凉州将攻入长安,也只是诛杀了王允一党。长安天子与诸臣,不都好好的么。 按张辽的话说就是:“我等身为汉臣,将军欲以臣伐君,此大逆也,罪在不赦。牵连家小族人不说,死后又有何面目见地下先人?” 吕布叹了一口气,道:“传令三军,回师河内!卿等活命,全仗荀公达,回去之后,当登门致谢。” 然后,吕布不管於夫罗如何咆哮,如何发怒,率着人马就要回师了。临行前,告诉於夫罗,他此番将不在河内逗留太久,将率军出山阳,过蔡城,越过太行山,攻打上党。单于若还想合作,便一同行军。若单于有他意,那么也就好聚好散,就此分别。 最后,吕布看了一眼远方隐约的洛阳城。洛阳,繁花似锦的所在,可惜,不能去了。

吕布并未听从荀攸信中的建议,亲身入城,觐见天子。将军离开了他的军队,离开了他的士兵,便如拨了牙的老虎,还有什么 么用?吕布自负勇力,也不敢拍着胸脯说在皇宫中,能空手对付一群群的刀斧手和弓箭手。还是远远的走开比较好。爵位什么的,不能当饭吃,这年月,有地盘、有军队,才有实力说话。 当张飞与夏侯惇飞奔到洛阳时,吕布和於夫罗早就过了黄河了。而吕布亲书的奏章,也摆在了皇帝的案头。 吕布在奏章中,把自己摆得很低,说昔年受董卓之惑,做了一些错事。如今翻然悔悟,是以听从朝廷听从司徒王子师之命,诛除董卓。而后凉州诸将叛,自己寡不敌众,只好出奔武关。诸侯不念新功,只记旧恶,拒而不纳,自己只好率着残军四处流浪,若不是於夫罗单于所救,自己等人只怕是早已饿死于道旁……今据河内,亦不过是想来河内就食,以养军队罢了。

实无冒犯陛下天威的意思。如今自己既然让天子和诸侯不安,那么自己为了避嫌,将会退出河内。还望陛下明鉴…… “哼!吕布、於夫罗,狼子野心,天下谁人不知?若不是诸侯各遣援兵,其会退兵?”天子忿恨不已。天子今年已经十七岁,少年郎已经懂得了许多。 在他看来,他这个天子,实在是做得没意思。跟春秋、战国时的傀儡周天子差不多。虽然为天下共主,四海至尊。可是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兵没兵。除了河内、河南、河东、弘农这四郡。天下他便竟然任命不了一个县令,一个太守。更不用说州牧了。冀州韩馥要退位,竟然不请示朝廷,就直接与袁绍私下交易了;并州,袁绍说打就打了,说私命州牧就私命州牧了……自己除了事后给他们补上一道手续,以表明他们的正当性,还有什么用? 此时的天子,一想到此节,便无比痛恨起先帝和益州牧刘焉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