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名人眼里的佛教:智信入世兼善还是迷信厌世独善

来源:文章心解 2018-12-02 16:10:34

林语堂说:“中国人得意时信仰儒教,失意时信仰道教、佛教。”所以很多人认为,中国人在生活中受到打击,悲观消极的时候,就有可能脱离红尘世界,遁入空门,出家为僧,这是一种消极厌世的人生态度。所以佛教也应该是消极的、厌世的,甚至还有人认为佛教就是一种迷信。

然而梁启超对此说法却不认同。他说:“佛教是智信而非迷信,是积极而非消极,是入世而非厌世,是兼善而非独善。”

很多人认为佛教宣扬一切皆空的理论是一种迷信,其实不然。佛教认为无常、无我,所以形成“空”的哲学观念,也就是说形成万物的“风、火、水、土”不可能凝聚成一成不变的实体。这和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的“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差不多相同的意思。所以马克思说:“辩证法在佛教那里已达到比较精致的程度。”

鲁迅也说过:“释迦牟尼真是大哲,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答的问题,他居然早已明白地启示了。”确实,佛教宣扬的是破除迷信,它不是神道设教,而是理智的、平等的、自由的、客观的、彻底的、具体的、积极的、入世的、实用的宗教。

佛教是乔达摩·悉达多面对现实世界问题,经过痛苦的思考而产生的一种宗教,因此它对生活和世界所采取的,就是一种现实的态度。它精确而客观地描述我们以及我们周围的世界,提出人生八苦的观点,并且给我们指出了一条通向彻底自由、和平与安宁的幸福之路。

佛教四谛说,解释了人生面对的各种痛苦,这是实实在在的,不可避免的。面对人生八苦味,佛教并没有消极对待,而是分析了造成人生痛苦的原因,并提出相应的解决措施和途径,最终达到涅槃境界。面对人生的痛苦,佛教抱着积极的态度,指出戒、定、慧是通往涅槃解脱之路。

所以陈从周说:“佛教本身蕴藏着极深的智慧,它对宇宙人生的洞察,有着独到和深刻的发现。”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尼采也说:“佛教是历史上唯一真正实证的宗教,它视善良和慈悲促进健康,不可以仇止仇。”尽管佛教的人生观是出世的,对世俗的一切功名利禄看得破,但生活态度则是勤勉进取、积极向上的。

佛教虽然认为四大皆空,人生皆苦味,但是也告诫佛教徒积极修行,超脱痛苦,不沉溺于世俗的享乐,而是要造福社会。十分强调要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也就是要以一种超然的心态服务于现实社会。这种精神对我们淡泊名利,不惊荣辱,而又热爱事业,勤奋工作,也是有相当启迪意义的。

毛泽东就曾经说过:“自己的社会理想就是怀慈悲之心,以救苦海众生,共同走大同圣域。”这便是佛教积极入世的精神。

近代反封建的斗争中,一批资产阶级改良派和民主派,也纷纷从佛教中寻求改革社会的思想资源,如康有为在《大同书》中,把大同世界称为“极乐世界”,并以“去苦求乐”作为实现大同世界的标志,实际上就是以佛教的“慈悲救世”原则作为社会改良的工具。

所谓佛,就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者。佛教不仅宣扬通过自身的修行,摆脱痛苦,还要去帮助他人,去度他人。这是一种济世的精神,而非独善。所以孙中山说:“佛教以牺牲为主义,救济众生。”

对于佛教这种兼善的精神,周恩来说:“科学只要智慧,而没有慈悲,佛教既有智慧又有慈悲。”赵朴初说:“佛法是座宝藏,到这座深山中探宝,一定会有难以想象的收获”。德国著名学者马克思·缪勒说:“佛就是其所宣说的所有美德的化身,在他四五十年间成功而事件繁多的传教生涯中,他将所有的言说都付诸于实践,任何一处都不曾发现他表现过人性的弱点或发泄过任何低劣的感情,佛陀的道德准则,是世间所知道的最完美的道德准则。”

李叔同是近代中国文化艺术史和艺术教育史上不可多得的人物,集绘画、书法、音乐、金石、篆刻以至诗、戏剧等多种才华于一身。中年时期,突然“自以为顿悟”而剃度于杭州虎跑定慧寺。他曾经说过:“出家人是最高尚最伟大的自利利他思想者。”其所内含的精神,即兼善而非独善,是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的统一。他的学生丰子恺先生也是以人生境界的更高追求来解释他的出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