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烟雨犹豫片刻还是自报家门,他并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受到敌意

来源:一只小粉刷酱 2018-12-02 16:15:36

片刻后一行数人驻足在一座冰寒斥骨的寒潭旁,看着素不相识的江烟雨和言子裕一同出现立即有人疑惑地问道:“言师兄,他是?”“刚刚认识的。”言子裕仅仅说出这五个字便将目光投向寒潭中的一座石池,池子正中央不时有汩汩液体向外流淌而出,几乎积满了整座石池,散发出浓郁的元力,众人仅仅吸上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竟然是一口元泉,看样子那株冰参是被元泉中的元力吸引过来的,倒真是改不了喜好糟蹋天材地宝的习惯。”回过神来立即有人道:“那还等什么,派一个人下去抓那株冰参,其他人在上面布置阵法将其困住,这次决不能再让它逃走了。”冰剑门几名外门弟子的目光都落在了言子裕的身上,对方化丹境巅峰的修为在众人中最高,毫无疑问是最适合下去抓冰参的人选,至于谁都不认识的江烟雨自然是被无视掉了。对此他并没有感到奇怪,换做是自己也不会放心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去抓那株冰参,若是真的抓到了的话该不该让其交出来又是一说。

只是让江烟雨没有想到的是之前差点和自己动起手来的言子裕忽地转过身来看着他说道:“这位朋友,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在下言子裕,冰剑门云川寒道驻地外门弟子。”“江烟雨,散修。”江烟雨犹豫片刻还是自报家门,他并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受到敌意,最重要的是因为杨宏志的缘故自己对冰剑门并没有什么恶感,倒不如说颇有几分好感,毕竟冰剑楼可是一块元石都没有要就帮他炼制一柄兵器。“江师弟,我建议由你下去把那株冰参赶上来。”不等江烟雨开口拒绝言子裕便继续说道:“那株冰参手段颇多,就算是我下去也没把握抓到它,依在下之见只要有人能将其从寒潭中逼出来即可,若是江师弟愿意帮这个忙的话言某必当重谢。”其他人这才明白过来江烟雨和言子裕原来真的只是刚刚认识没有多少交情,意识到这一点立即有人道:“言师兄,不用求这个家伙,我下去把那株灵参驱赶出来就是,几位师兄只需布置下锁灵阵在上面等候片刻。”冰剑门的数名外门弟子皆都脸色不善地看着江烟雨,这株灵参是从他们的灵草园中跑出来的,连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散修都敢盯上本就是一种耻辱了,想不到这家伙还摆那么高的姿态。

若不是言子裕没有丝毫表示在场中人一定会在想办法抓到寒潭中的冰参之前就把江烟雨办了,事实上对方化丹境中期的修为压根就不能入众人的眼,他们之中最弱的都已经是化丹境后期。至于言子裕虽说只是化丹境巅峰,但若是论真正实力其实已经不弱于一般的灵脉境初期,只需一掌就能把眼前这个嚣张的化丹境摁到土里扣都扣不出来。“不行,锁灵阵至少需要五人才能发挥出作用,若是孙师弟你下去了就算把那株冰参赶出来也很难用阵法将其困住,到时候反倒是让它跑了。”听到这句话江烟雨总算是明白了言子裕为何要让自己下去把那株冰参弄出来,虽说他对所谓的锁灵阵颇有几分兴趣但却是明白自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下到寒潭中去把那株冰参赶出来。不然眼前这几名冰剑门弟子一定会先把他这个外人解决掉再去抓住那株冰参,不会有第二种可能,念及于此江烟雨挑眉看向言子裕问道:“你们不会用那个什么锁灵阵把我也一起困住吧?”言子裕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江烟雨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这才一跃而下径直朝着寒潭中落去,见状言子裕立即收回目光沉声道:“布阵,这次千万不能再让那株冰参溜走了!”“是,言师兄!”

冰剑门数名外门弟子齐齐祭出手中冰剑,一缕缕由元力而化的剑气从剑刃上散溢而出,缓缓积聚并缠绕在一起,不到一瞬便化作一张巨大剑网笼罩住整座寒潭。寒潭中,刚一下到这里的江烟雨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任他皮糙肉厚也觉得像是掉进了一座冰窟窿,冻地双手双脚都渐渐失去了知觉,只得运转真元抵抗这股无孔不入的寒意。目光四下望去,自己并没有看到冰参的踪迹,整座寒潭中除了那口散发出浓郁元力的元泉眼便再也没有其它可以藏身的地方。强忍住坐在这口元泉附近修炼一番的冲动,江烟雨取出浪尘剑将元泉眼堵住,很快就发现石池中的元液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失,显然有谁在暗中动手脚。见此一幕江烟雨心中一定,看样子那株冰参并没有躲到元泉眼里面去,不然任他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将对方从地底下揪出来,确认这一点翻手取出一柄长枪看也不看朝着石池四周轰去。“轰轰轰……”一连串地炸裂声此起彼伏,寒潭上的众人气得差点忍不住跳下来,照这样子就算找到了冰参这口元泉怕是也要被毁得差不多了,这让他们如何忍受得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