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军红:没有互联网时 供给需求的绑定关系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来源:凤凰新闻 2018-12-02 17:19:38

凤凰网财经12月2日讯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举行。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

姚军红提到,在过去几年一直在思考,互联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基因在改造商业,因为有互联网的存在,整个商业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核心的商业里面的最重要的元素,我认为它其实就是每一笔每一笔面向消费者的交付,就是以前在传统叫做零售店的体系,不断因为互联网的变化,不断在这个面产生变化。

姚军红表示,过去没有互联网,每个零售店都有痛点,供给侧和需求侧是绑定的。“一个餐厅只有10个座位、10个桌椅,厨师今天可以炒一百桌的菜,因为前面有10个桌子,所以供给是受到了需求的抑制,是不能被充分发挥的。同样的道理,再多的消费者进来,这个餐厅只有10个桌子,翻台可以翻两遍,只能服务20桌的消费者,这其实是零售业里面最大的弊病,就是它的供给和需求是一一绑定关系,双向都产生了巨大的浪费。”

姚军红认为,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把其中一些零售商需求能力释放,连接一个很大弹性的互联网平台,可以让供给侧上的能力得到充分释放。

以下为演讲实录:

姚军红:谢谢主持人。各位早上好!我想我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汽车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机会,刚刚主持人也提到我之前在神州租车,最早是做民航的,后来搞通讯,2005年开始进入汽车,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纯正的从线下成长起来的人。

在过去几年一直在思考,互联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基因在改造商业,因为我们看到因为有互联网,整个商业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核心的商业里面的最重要的元素,我认为它其实就是每一笔每一笔面向消费者的交付,就是以前在传统叫做零售店的体系,不断因为互联网的变化,不断在这个面产生变化。过去没有互联网,每个零售店都有痛点供给侧和需求侧是绑定我是一个餐厅只有10个座位、10个桌椅,厨师能量做大今天可以炒一百桌的菜,因为前面有10个桌子,所以我们的供给是受到了需求的抑制是不能被充分发挥的。同样的道理,再多的消费者进来,我们这个餐厅只有10个桌子,我翻台可以翻两遍,我也只能服务20桌的消费者,这个其实就是零售业里面最大的弊病,就是它的供给和需求是一一绑定关系,双向都产生了巨大的浪费。

后来有了消费侧的改革,有了消费互联网,刚才靖总将到天猫,是最早先行在需求侧做消费互联网改造的平台。有了这个平台的出现,我们很多零售业产生的变化。还是回到传统零售业的视角我是一个服装店,以前生产的商品通过自己的店铺卖,每个月可以触达一千个消费者,但是有了需求侧的整合,天猫这样的平台,这个平台上聚集了上千万甚至几亿的人群,他们鼓励去线上开一个店,我试一下就开了。开了之后真的在他的需求的整合下,我的效率大大提升,让我这样一个服装品牌的供给者能够触达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用户群,让我的需求得到了释放。由此放弃了线下开店,就专心于我的供给侧,我每天为这个需求提供更好的商品,协同需求侧改造的这些消费不了的平台能够更好的触达下意识。

我想这个可能是我所理解的消费互联网这个时代的一种改造,它把其中一些零售商需求能力释放,连接社会一个很大弹性的互联网平台让自己供给侧上的能力可以得到充分发展。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有很多产业不能用这个方式改变的,比如说一些便利性的,一些抽烟的人要去买包烟,一些重决策的想买汽车,我是需要去触达、需要去体验、需要一个很重要决策才能做出来,所以很多产业依然需要线下的服务网点。在消费互联网改造中国商业十几二十年的历程里面,依然有很多产业没有被改变,而这些产业可能有一个很大的共性就是需要一个线下的触达的点,而这个触达点距离消费者不能太远。因此,就带来了另外一个机会,在供给侧能力做改革的机会,我叫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既然消费者在触达的零售电这个店不能被取代,我们就应该强化,强化到所有能超越原有所有的能力,这种强化当然也包括带来更多的顾客,更重要的是要帮助他重新整合背后的那一条产业链给他提供的赋能。

我们有一个例子,美国军队的变革,在海湾战争之前,中国大家都认为,中国的军队或者是全球的军队都会认为打仗是有规划的,我要打一场战役,指挥部队把计划做出来然后分别去执行。但是在海湾战争中发现,一个士兵在前面碰到任何问题都会呼叫后台所有的力量,包括航空母舰、导弹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帮助他消灭前面的敌人,所以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推动供给侧这部分的改革。

大搜车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做这样的实验,最基础的是就是把前端的物理零零碎碎的产业链里面的零售店先数字化和在线化,连接起来。因为只有把几十万在前端零零碎碎的零售店的数字化和在线化,才有机会联动整个后台的产业,为前端提供支持。所以我们做了第一步就是做SaaS,我们过去花了五六年的给汽车产业链里面各种各样的零售店做SaaS,其中35%的4S店,60%以上的4S店下属的二级客户,包括80%各种各样的二手车商,我们的SaaS为1给他提供整个系统服务。由此,使得他们的工作流在线,因此他工作中间所接触到的所有的可以被用于交易的资产就在线了,这些交易资产是客户、商品和场景。

我们会发现每一个前端的零售店交易市场利润率都不高,很低,越小的店铺浪费越大。往往线下的零售店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客户来了没货,货来了找不到客户,这是他们最大的痛点。因此,我们在SaaS的后台建立的一个数据平台,这个数据平台有两个核心任务,第一个任务是监测所有线下零售店,每一家线下零售店闲置或者是浪费的资产,或者是利用率不高的资产,然后把它挖掘出来。第二个动作连接后台的供给侧,汽车产业里面的供给侧,主供给侧是汽车厂商、汽车制造商,当然还有辅助的供给侧,比如说二手车,其实每个消费者也是一个供给侧,比如说汽车里面需要的资金,我们把前面的浪费资源在线化、数字化之后帮助它把闲置的和后台的供应链形成一一匹配。当然汽车领域只是完全匹配也不能完全完成交易,所以做了SaaS和数据后台之后,又做了建立了第三步,就是建立交易基础设施。

中国建立了40多个仓库中心,200多个城市具备帮助消费者上牌的能力,也尝试和天猫开始实现汽车买卖的交易中心。通过这个结构搭建,使得全行业的供给侧都可以服务于每一个孤立于前端线下的零售店,让它能提供更好的供给给消费者,也能更好转化消费者的资产。

在过去一年里面,我们也盘算了一下我们目前在这个平台上面跑了一些交易量。一个数字是3500亿。我们看到过去一年时间里面,数字化了整个汽车零售行业3500亿交易,使得它电子化。从中我们发现其中有300亿的交易是因为我们挖掘了这些零售店的浪费新增的交易。这就是产业互联网平台本身应该做的事和核心要创造的价值,就是解决行业的巨大存量,帮助存量非常好的完成变现,同时给消费者提供更多的服务。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感谢姚总的分享,我们知道中国行业需要数字化的改造,让中国汽车产业经过调整之后获得更大的增长。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