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志做了这么多年的娱乐圈,什么人有天分,他自然清清楚楚得

来源:回忆非常美丽 2018-12-02 18:22:19

阮蓉蓉勾着唇角上前,很是礼貌的问好,然后开始表演。 一直到阮蓉蓉表演完,走出片场,所有评委都没有任何异色,只有工作人员开口,“ok,麻烦阮小姐了,请回去等消息吧。” 阮蓉蓉脸上的表情略微一僵,随即就垂下眼帘,柔柔的笑了笑,“谢谢各位评委。” 阮蓉蓉的下面就是季婷婷,阮蓉蓉看着季婷婷进去的背影,嘴角扯起了一抹嘲讽,她下的功夫那么深,只要刘文韬不走后门选择妃色,那这个角色就绝对是她的。 至于季婷婷,原本就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既然季婷婷已经随着她的意思,将话说给其他人听了,自然也没有其他作用。 再没有听身后的任何动静,转身离开。 而试镜间内,每个人看着季婷婷的表演都有了些许动容。 等到试镜结束,季婷婷站定在刘文韬面前的时候,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季婷婷,再回想她在门口被人当枪使的画面。 这时候才明白,以她这么低的情商,到底是怎么在娱乐圈还混到了如今的地位。 季婷婷的演技,天分太好,完全无法让人拒绝。 他相信,如果不是这样,这样情商低的艺人,在娱乐圈恐怕早就被淘汰了。 刘文韬顿了顿开口,“你对吕雉这个人物了解吗?” 季婷婷拿到这简单的部分剧本,不过短短半个月而已。 听到这话,立马就摇摇头,“不了解……” 说完,她似乎又想起了自家经纪人的话,连忙捂住嘴,“我,我是说,不是太了解……” 刘文韬嘴角一抽。 季婷婷脸上有些着急,“拿到剧本的时间比较短,能够查到的资料有限……” “我……”她小声道,“我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进行演绎。”

刘文韬看了看编剧妻子,两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抹讶异。 顾长志也忍不住挑了挑眉梢。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娱乐圈,什么人有天分,什么人没有,他自然了解的清清楚楚。 季婷婷的表演深入人心。 其实所谓的抽选剧情只是个幌子。 这一次的试镜,每个人的镜头都是这一个。 季婷婷完全将吕后应有的惶恐,强韧,以及战中的不疾不徐,被俘后的冷静演绎的异常动人。 剧本异常简单,季婷婷能到这个程度,真的是她看着这一部分的,就可以理解到这个程度,真的是在这上面的天分,太强! 尤其是季婷婷的演技朴实,没有半点华丽的部分,可却越是这样,越是打动人心。 刘文韬也是心动不已,“好,你可以先回去了。” 季婷婷脸色一白,虽然明知道自己被选中的几率不大,可听到刘文韬这么冷淡的声音,依旧忍不住脸上一白,“我……我是不是做错啥了……”

“其实,其实,我是真的有认真揣摩的,真的有认真的揣摩的,但是资料和剧本节选的太少,我……我……”她经纪人好不容易才又帮他接了这一部戏的试镜,万一她要是弄砸了,她家经纪人恐怕会断了她三个月的粮! 刘文韬嘴角抽搐的越发厉害,“好……” “我……”季婷婷犹犹豫豫的还想解释一下,试图改变一下剧组众人对她的印象。 刘文韬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我都明白,都明白了,那什么,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季婷婷顿时就哭丧着一张脸,挣扎着想开口,可刘文韬严肃的样子,让他压根不敢开口。 耷拉下脑袋离开。 她家经纪人,压根没有指望她能得到这么好的角色。 不过指望她刷刷脸,炫一把演技,指望刘导给个其他的角色。

不过…… 她似乎又搞砸了…… 季婷婷走后,刘文韬看了看自家妻子,再看看身边的人,眼神相互交流了一番。 才开口道,“叫下一个号。” 自季婷婷之后,其中一位影后让刘文韬稍稍动容。 影后的实力,自然不逞多让。 可她息影有几年,这一次人物理解上不如妃色,演技上不如季婷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而且,她不是很符合吕后的任务设定。 刘文韬客客气气的与人聊了几句,大抵的意思就是其他角色恐怕还缺人,但就是不知道对方是否有这个兴趣。 对方也明白这个婉拒的意思。 与刘文韬随意聊了聊,便拒绝了。 哪怕是息影几年,可她也不可能降低身份去给其他人当配角。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进入,再出去,再没有让刘文韬神色变化的。 心中已经大概弄清楚,刘文韬开口,“让妃色来吧。” 妃色这会儿正在和董文田大眼瞪小眼。

演技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 妃色这几天虽然在研究,可的确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 看着是挺有意思,也已经看出些许名堂了。 可真要是要让她来,妃色也就只能是站着眨巴眼睛不懂了。 董文田这两天操心联邦亚裔大学和郑巧玲捣乱的事儿,压根就忘了妃色演技的问题。 看着妃色,最终扯了扯嘴角,“你随即发挥吧……” 道具组和化妆组却都是一脸惊艳的看着妃色,急急忙忙拉着妃色坐下。 只恨不得在妃色的身上,将所有的服装和妆容都试一次。 等到试镜室内催起来,他们才将最满意的一身正红色的长裙替妃色换上,挽起了长发。 试镜间分两边,刘文韬亲自试镜的是吕雉的角色,而隔壁就是虞姬的试镜室。 吕雉的这一幕,略显凄凉,所以没有华服,只有一身较为日常的,却偏正式的长裙。

两个房间同时打开着,妃色和候选虞姬艺人一同走到过道。 一身华丽长裙飘飘的虞姬,怀抱一把长剑。 面无表情,穿着日常裙装的妃色两人同时走进。 妃色步子优雅轻慢,每一步都带着她独特的韵味。 竟然就这么一身常服,就让旁边的虞姬仿佛彻底沦了她的陪衬。 那么华丽的一身衣裙,却在妃色姿态下被碾压的丝毫不剩下。 刘文韬看着妃色。 在第一次看到妃色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妃色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完美华裔。 可哪怕再怎么知道,也不如妃色真的穿着这么一身长裙站在他的面前。 他终于明白,远古时代总有英雄难过美人关说法。 若是妃色这般的美人,哪个英雄能过? 董文田终于松了一口气,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安慰过自己,哪怕再怎么,妃色顶着这张远古华夏裔的脸也可以做好一个花瓶! 现在,至少妃色花瓶的角色做的非常不错。 虞姬的选角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刘文韬看了看妃色,又看了看自己之前挑选出的虞姬角色,只觉得瞬间变得黯然失色。

在历史中,吕雉的年龄偏大,为刘邦育有一子一女。 在历史中,虽是美人,可刘邦偏爱戚夫人,不论才能够哪方面来说。 吕雉都不会是一个是绝色美人。 而另一方面,如果有这样的一位吕雉,那刘文韬恐怕永远都选不出一位虞姬了。 他无奈的摇摇头。 就是对此一知半解的景筱筱都看出了异常。 那试镜虞姬的是一位提名影后的,年龄也不小,名字也大气,程子玉。 看着也是带有亚裔基因,柔柔美美的模样。 不过性格倒是很爽利,看到妃色之后,“我原本以为自己容貌已经算是不错,如今才知道,真正的完美华夏裔是什么。” 她自己也是靠着华夏裔的容貌,才出道。 妃色看了看她,没有吭声。 程子玉似乎对华夏裔很是感兴趣,盯着妃色舍不得挪开眼,“《ex》每一页,每一张图片我都看过,原本以为是设计师和摄影师的功劳,现在才明白,你的美,只有真正看到才明白。” 程子玉越看越惊艳,忍不住靠拢着妃色看。 看得妃色脸上有些无奈。

景筱筱觉得妃色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淡。 又偏话少。 看着妃色的模样暗自好笑,“子玉来的时候就和我打听你,就想要见你的。” “……”妃色冲着程子玉点点头,又往后退开了一步。 “我听说你对远古华夏文化异常了解,有好多事情想问问你。”程子玉一脸火热的看着妃色。 妃色一再后退,程子玉却是一再向前。 景筱筱忍不住笑了,“还是先试镜吧。” 这一部电影的主要部分在项羽身上,那么不言而喻,真正的第一女主自然就是虞姬。 虞姬在整部电影中的作用或许算不上太大。 但是在女性角色当中,确是实打实的女一号。 有副导演他们面试了第一轮,刘文韬依旧要再看一遍。 刘文韬点点头。 虞姬,是楚汉之争当中,西楚霸王项羽的美人。 随同项羽征战多年。 在项羽四面楚歌的困境下依旧在其左右。 虞姬容颜倾城,才艺并重,舞姿美艳。 尤其是在最终的《垓下歌》的剑舞流传长久。 项羽在四面楚歌之际,见大势已去,吟唱《垓下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姬在他身旁把剑起舞,“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剪切和廖胜。” 自此,虞姬为免项羽负担,不让项羽牵挂,无减之后,拔剑自刎。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