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时尚的完美结合使他成为名副其实的钢琴王子,你知道是谁吗

来源:策策说时尚 2018-12-02 18:02:31

心理学研究表明,艺术家能够获得非同寻常的青睐度可能与艺术家不同寻常的想法和对外界事物独特的感觉有关,这是艺术家的人格特质。艺术家在人们眼里往往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远离城市的喧嚣,只身游历在真实与超现实的另类空间里,宁静中带有些许的不安……这种微妙的味道不是只有从艺术家的作品当中才能品味出来的,从艺术家的着装品位中也不难看出他们独有的灵气与个性。

叶锦添,一个费声国际的美术指导、服装造型设计师,曾创造了无数影视作品中的盛世华衣。无论是《大明宫词》中那个衣袂飘摇的盛世公主,还是《橘子红了》里那个披着漫漫长裙的江南女子,或是《卧虎藏龙》里江湖剑客的猎猎芒衣,在他那充满神奇魔想的艺术轨迹中,这些经典的历史琦锦似乎还依稀复活着。对于自己的服装,叶锦添永远只会选择深不可测的黑、白两色阿玛尼服装,戴着黑色的鸭舌帽,黑、白镜框的眼镜,感觉亦正亦邪,又充满哲学的力量。按照他的解释就是:黑色是没有颜色的,永远很安静,以远的方式存在,可以遗留在记忆中思考。

杨丽萍,是我们熟知的著名舞蹈家,她似乎就是对大自然的万物生息有着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很多人将这位从深山里走出来的白族女孩称为“巫女”“舞神”。无论是舞蹈还是个人着装品位她都一直追求着原始的人文气息,保持原生态的艺术形象也是她一直追寻的原则。在服饰上,杨丽萍一直喜爱富有云南民族特色的艳丽服装,简单而精致的绣花鞋,修长的指甲,瀑布般垂直的长发都成为杨丽萍特有的时尚元素。这些元素也构成了杨丽萍超凡脱俗的个性魅力。

谭元元,美国三大芭蕾舞团中唯一的华人首席演员,近几年来,在美国主流芭蕾舞界已是赫赫有名的舞蹈家。曾在1999年朱镕基访问美国的时候,谭元元被克林顿总统邀请到白宫参加国宴,这也是第一位在白宫参加晚宴的华裔舞蹈家。不风魔,不成佛,谭元元就是这样把整个身心与灵魂都投入到了舞蹈当中,她曾一人独演过黑、白天鹅,在悲剧情节的熏陶下,谭元元形成了自己忧郁的东方气质与含蓄的中国韵味。

英国的纽卡斯尔大学有一位心理学家和他的合作者从“与众不同的想法和感觉”“紊乱的思维”“注意障碍”和“社会退缩”等,四个志愿者进行了测量。研究者发现,在“不同寻常的经验”的维度上,艺术家和具有艺术气质的人得分较高。这位心理学家解释说,有艺术气质的人大都有不同于常人的想法,对外界也有自己独特的感觉,因而更有创造力,而创造力会使人具有获得别人注意的精神力量……“如果要在我的墓碑上刻一行字,应该写的是——一个经典的人格分裂的人,他代表了那个时代所有的缺陷。”艾未未如是说。艾未未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旅美艺术家、中国前卫艺术代表、“鸟巢”设计师的中方顾问,还曾担任过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副导演……就是这样一个身兼数职的艺术家曾经说过:“我是一个人格分裂的人。父亲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觉得名利都是非常无耻的东西。”艾未未的不羁与狂妄曾受到社会各界的批评,大胡子,蓝布棉袄,古怪的发型,以及颠覆性的语言表达,这些都是艾未未的符号,王朔曾用“艺术寡头”的词汇来批评他,说他频频以“无赖”作风、“垮掉”的形象示人,以此获得知名度。不和谐因素的集合构成艾未未的整体形象,然而这种对不和谐元素的追求其实也是一种个性表达。

郎朗,一个音乐界的超级明星、神童,在他25岁时就拥有了所有钢琴家所梦想拥有的一切——与顶级指挥家、乐团合作,在著名音乐厅做独奏音乐会演出……他的成功似乎像神话一般。每次演出的时候,郎朗的服装都和他的钢琴一样,黑白分明,艺术与时尚的完美结合使他成为名副其实的钢琴王子。郎朗曾经被美国青少年杂志—《少年人物》列人“20位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也曾登上世界著名时尚杂志“Vogue”德国版的封面。这个年轻的世界级音乐家对时尚的追求同样也是国际化的,的鞋子,GUCCI的裤子,ARMANI的衬衫,DSG的腰带……当艺术与奢华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就连欣赏也变成了奢侈。

弗朗西斯卡·密特朗,一位出生于哥伦比亚,却游历于世界各地的女画家,她是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长子克里斯托夫·密特朗的妻子。从小就在艺术学校读书的弗朗西斯卡·密特朗对热情的色彩格外钟爱,尤其是在晒得金铜色的皮肤与富有巴黎情调的大红花,以及她那深邃的双眸相称之下,使她极富异域风格。弗朗西斯卡·密特朗不认为高级的时尚品牌会磨灭了自己的个性,相反,她也格外喜欢CHANEL、DSG、这些国际品牌,而且她善于把一些好的品牌和一般的品牌混搭起来,绝不会因为流行而改变个性。

1925年,一个墨西哥城的18岁女孩弗里达·卡萝(,1907-1954)在一场车祸中死里逃生,但却因此终身瘫痪,而在那漫长的康复期里,她培养起了对绘画的兴趣,并逐渐展露出惊人的天赋。在墨西哥举行的最后一次画展上,弗里达告诉记者说,“我不是生病,我只是整个碎掉了,但是只要还能画画,我都会很开心。”弗里达的一生都与情人的背叛,身体的残缺以及毒品、同性恋这些问题纠缠着,弗里达爱欲纠缠、恣意妄为的一生是颇为不易的。看看那些匪夷所思的画作,你就不难想象她是怎样一个激进的艺术家,狂热的共产主义者和情感极端强烈、脆弱的爱人。没有一颗偏执和敏感的心,就不会画出扭曲的梦魔,从她的大量画作中,我们看到,弗里达常把情人Diego的脸画在她自己的自画像的眉心中央,她视Diego为神灵。爱他,就如爱一个神一样,不求占据,只望能被容许去爱。

2002年,美国影片《弗里达》作为开幕电影在威尼斯影展亮相,评委会刻意选用了由塞尔玛·海耶克、杰佛瑞·拉什、阿什莉·贾德、爱德华·诺顿和安东尼奥·班德拉斯等全明星阵容演绎这位墨西哥女画家生平的电影,以此来向这位拉美乡土画风的倡导者和超现实主义巨匠致敬。我们往往是通过艺术家的作品来了解艺术家的个性、思维和对世界万物的感知,然而生活当中艺术家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塑造自己,相信艺术家也一定是在意自己的形象的。服饰本身就是艺术,而且很多艺术家称服装为一种软雕塑。艺术家往往是在随意当中流露自己的个性,这种随意有的时候让我们一目了然,有的时候又让我们觉得难以理解,其实艺术家本来就是捉磨不透的,但无论如何,艺术家的形象已经构成社会生活当中一抹超然物外的景象。

文章到这就结束了,喜欢小编本篇文章的看官请点个赞哦,关注小编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文章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