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酷似鹿晗的年轻人,打造了「光怪陆离」

来源:凤凰时尚 2018-12-02 20:26:50

近 10 年来的街头文化蓬勃发展,除了美潮、日潮的势头依旧强劲之外,国内亦如雨后春笋般一股地诞生了不少出色的原创服饰品牌。伴随着「国潮」文化的井喷,尽管发展过程中暴露的问题使得「国潮」一词曾被不少人打上了「贬义」的标签,但当中亦有不少出色的「国潮」品牌获得很多人的赞许,随着越来越多国潮品牌走出了国内,「国潮」一词逐渐开始被人认可。

所以在本栏目中,史老湿每期都会邀请国内优秀服饰品牌的主理人,通过数款品牌历年来不同时期最具有代表性的单品来诠释属于他们的品牌故事。

在文章开始之前,想问问大家有没有听过「umami」一词?

umami 译为鲜味,是人的五大基本味觉之一。与酸、甜、苦、咸四味相比,「鲜」是最晚被人们发现的。虽然鲜味不能独立作为菜肴的滋味,但鲜味是食品的一种复杂而醇美的感觉,是体现菜肴滋味的一种十分重要的味道。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都猜到今天的主角了。是的,就是以「鲜味」为名的 UMAMIISM。

▲ UMAMIISM 2018 秋冬系列 VOL.2

正如其名,UMAMIISM 擅长将音乐、电影和小说等等不同文化进行解构重组之后融入到服饰之上,在颜色表达上亦更加丰富,总以光怪陆离的品牌风格给人带来与一众国内原创品牌不同的「鲜味」。

虽然仅仅成军 4 年,但凭借主理人 May 独特的潮流品位,UMAMIISM 早已收获了一大票粉丝,亦是现今最受关注的国内原创品牌之一。

▲ UMAMIISM 主理人 May

所以今期史老湿便邀请了 May 作客《国潮崛起》,除了分享 UMAMIISM 5 个不同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单品之外,May 亦大谈其创立品牌的初心以品牌发展过程当中不为人知的辛酸事迹,和 UMAMIISM 背后的灵感及创作过程等等。

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呀,只是买不到自己觉得特别好看的衣服。

「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呀,只是买不到自己觉得特别好看的衣服。」科班出身的 May 在厦门读大学的时候,由于买不到自己觉得特别好看的衣服而开始尝试自己制作服饰单品。

在几年前史老湿刚认识 May 之处,May 就已经和朋友一起做服装品牌了。即便当时并没有 UMAMIISM 现在这么夺目的成绩,但亦为 May 之后创立 UMAMIISM 积累了不少经验。「那时候觉得在聚光灯下的那几个品牌,我应该能做到人家三分之一好,至少自己能做得比其中一部分好吧!」在不久之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 May 便开始着手打造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 UMAMIISM。

喜欢或是有关注 UMAMIISM 的朋友不难发现,从早期以自主设计的T恤为主到现在产品线日渐丰富,UMAMIISM 在设计风格上发生了不少变化。从厦门移师至广州,经过 May 几季的推敲和探索,UMAMIISM 开始越发成熟,明确了品牌定位之余亦形成了独特的品牌风格。

UMAMIISM

5 件单品,5 个故事

2015 年秋冬:雾霾大衣

MOUNTAIN PARKA

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做出来的产品,在当时的大环境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这件「雾霾大衣」可以说是 UMAMIISM 的第一个转折点,相信很多 UMAMIISM 的粉丝都是通过这件大衣而悉知 UMAMIISM 这个品牌。

在 2015 年秋冬的时候,比较少国内街头/潮流品牌会打造高级灰色调的撞色产品,这件大衣推出之后随即被不少潮流爱好者所追捧。「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做出来的产品,在当时的大环境会有不一样的效果。」这次尝试的成功给 May 带来了不少信心,在之后的设计上亦更加大胆地去尝试自己的想法。

「在厦门做品牌的那段时光虽然很辛苦,我和好朋友章鱼经常要跑到晋江石狮打版样及生产,但也挺有意思的,岛上的阳光和海风很是让人怀念呢!」May 告诉我们。

2016 年秋冬:通勤夹克

TACTICAL COMMUTER JACKET

不管是在产品上,还是在拍摄上,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苛刻了。所以在当时受限的条件下,我觉得是我做得比较用心的一次了。

第二款是 2016 年秋冬的通勤夹克,这是 May 从厦门搬到广州生活的第一个秋冬。「不管是在产品上,还是在拍摄上,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苛刻了。所以在当时受限的条件下,我觉得是我做得比较用心的一次了。」初到广州的 May 在各种困难面前没有丝毫消极怠慢,反而对自己更加地苛刻了。

「那时候真的是究其根本、巨细靡遗地去研究它们的细节,Slogan 的大小调校、位置的摆放以及各种细节出现的发生。」所以在这一件夹克当中能发现不少有趣的细节,像袖口上的裁片撕开就能能看到 Joy Division 的歌词。除此之外,大家亦不难发现 UMAMIISM 这季的产品与之前不一样的是在文艺气息的基础上多出了一些户外机能的感觉。

「明年的话,我还是会把设计这一块好好地尽可能的放大,还原出自我的设计。」May 认为设计始终是设计师们发光发热的部分,作为一个品牌的主理人更应该专注于设计之上。

2017 年秋冬:背包夹克

TACTICAL COMMUTER JACKET

至少在产品完成的那一刻有三分之一打动自己的,才有打动消费者的前提。

从雾霾大衣到通勤夹克,品牌的这些「爆款」似乎点通了 May,他亦开始思考是否这样的设计才是消费者们所喜欢的。但后来 May 发现不能因为消费者的一些喜好,而做出一些妄断。

销量固然重要,但作为设计师的 May 认为能够打动自己的产品才能感染更多的消费者。「至少在产品完成的那一刻有三分之一打动自己的,才有打动消费者的前提。」所以在这款夹克出大货之前,May 还特意为这款夹克临时添加了个可拆卸的背包设计。

2017 年秋冬:七个小矮人卫衣

GRAPHIC HOODED SWEATSHIRT

外界环境带来的压力还是会让自己有些麻木的,因为环境会造就你也会拖累你。我觉得本来可以有十分的出品,在国内现在这种环境下做到自己目标的九分就很不错了。

这款卫衣发生在 May 熬夜最多的那几个月,当时他和生产商乐观估计这款产品批量产生时手工破坏的实现性,以至于临近发货的时候生产商表示效果并不如意,所以 May 就带着 UMAMIISM 团队一起下车间和工人们一起去做「破坏」。

当时 UMAMIISM 团队亦召集了不少朋友一起帮忙,通宵达旦了三天三夜,在 May 快要绝望的时候被其中一位名叫飞飞的男生的乐天精神所感染。「他给了我很多启发,以至于到后面我也开始拥抱生活。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创业也不一定非得苦大仇深的。」May 回忆道,虽然之后 May 碰到供货不足的问题,面对压力 May 却表现得比之前更加从容了。

面对外界种种限制和压力,May 沉思了一会告诉我们:「外界环境带来的压力还是会让自己有些麻木的,因为环境会造就你也会拖累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觉得本来可以有十分的出品,在国内现在这种环境下做到自己目标的九分就很不错了。」

2018 年秋冬

HOODED TRENCH COAT

我很开心今年的作品是和团队一起去完成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同事们的进步。

最后这款产品是今年 May 和女朋友 EK 一起打造的套头风衣,这款风衣在细节上用到了多种材质的拼接,并在帽子上增添了 4 个像怪物耳朵的俏皮设计,May 解释道:「这样看上去会有种工业小怪物的感觉吧,像是卡西莫多或者是格莱分多里面的某个怪物。」在今年秋冬,May 开始在艺术和商业二者中寻求平衡点,品牌在设计上的新尝试亦受到了很多用户甚至艺人们的青睐。

随着品牌的发展,UMAMIISM 今年的人员储备开始亦逐步完善,「我很开心今年的作品是和团队一起去完成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同事们的进步。」May 说到这里亦不禁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问及 UMAMIISM 现在及未来的风格定位,May 则告诉我们:「我认为风格是需要积累的,我们明年会尝试塑造具有独立叛逆精神的指挥家与读者形象。至于理念的话,其实是传达我们所热爱的个人情趣与形象气质,例如世界音乐的乐者和书卷气质的男女生。」

在采访中,史老湿有和 May 聊到他运营 UMAMIISM 这几年来的改变,May 直言不讳地告诉了史老湿:「其实从开始到现在都有在模仿、借鉴及挪用,改变的是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发现了自我的内核。腰杆直了,钱包也鼓了一些,谢谢用户们喜欢我们这桌菜!」

除此之外,May 在最后亦表达了自己对品牌未来的期待:「希望今后我们能还原出我们想表达的一些世界观。希望两年之后我们也可以有实体店吧,可以在海外有一定的受众。」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