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风俗:节气与农事

来源:喵妹讲故事 2018-12-02 20:34:25

隋唐时代,幅员广阔,民族众多,土地类型多样,四季差别明显,春耕、夏播、秋收、冬藏,农民一年四季劳作不息。他们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或传承、或形成具有季节性、周期性的民俗活动。他们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汇入土地,把生存的希望投入土地,把许多民俗融入了农业生产,二十四节气就是典型一例。

(一)二十四节气

我国自古以农立国,重视农业收成。天气好坏与否,与农业收成关系极为密切。由于农业生产和气象之间关系密切,农民从长期农业劳动中累积了有关农时与季节变化关系的丰富经验。他们根据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把一年划分为二十四个节气,用来表示季节的更替和气候的变化。这是传统民俗文化的代表,凝聚了中华民族的智慧。

农历每月有两节气。从立春开始,月初叫节气,月中以后的叫中气。闰月没有中气。所以《玉海》:五月为一候,三候为一气,故一岁有二十四气。每月二气,在月首者为节气,在月中者为中气。二十四节气起源于黄河流域,成书于秦都咸阳的《吕氏春秋》,此书“十二月纪”中就有了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等八个节气,汉代已逐步完善,成书于汉武帝时代的《淮南子》,已有完整的二十四节气的记载。

从节气的含义可知,二十四节气又可以分为四类,即:表示寒来暑往变化的有: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八个节气。象征温度变化的有:小暑、大暑、处暑、小寒、大寒五个节气。反映降水量的有:雨水、谷雨、白露、寒露、霜降、小雪、大雪七个节气。反映物候现象或农事活动的有:惊蛰、清明、小满、芒种四个节气。

为了记忆方便,后人把二十四节气名称的一个字,用字连接起来编成歌诀: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二十四节气的制定,综合了天文学和气象学以及农作物生长特点等多方面知识,它比较准确地反映了一年中的自然力特征。所以在农业生产中使用,受到广大农民的喜爱。

在二十四节气中,唐代人重视“八节”。唐人有“四时八节”之语,四时指春、夏、秋、冬。“八节”指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农业生产适应气候的变化规律是保证农业丰收的重要条件之一。一年四季中天气的旱涝、风霜、虫害等直接影响当年的农业收成好坏。因此隋唐时代农民从备耕、播种、防灾、收获、储藏到植树造林,“顺天时、量地利”。

正如唐人所说“冬夏有时,失时不种,禾豆不滋”,千百年来在今黄河流域流传的农谤说:“节气不饶人”、“处人看脾气,种地看节气”、“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春打六九头,遍地走耕牛”,“春分前后,大麦碗豆”,“清明(种)麻,谷雨花,立夏点豆种芝麻”,“谷雨种棉花,满枝尽圪塔”。这些农谚都是适应季节、不违农时、按节气抢种经验的积累,是对农业生产实践规律经验性认识的一种总结,有一定的科学道理。那时,农事一旦违背这些规律、经验,就会遭受损失,甚至颗粒无收,一年的辛劳毁于一旦。

(二)二十四节气民俗诗

唐代农业生产尽管不同地区各有差异,但普遍重视节气,注意耕作的时序、节令,则是一致的。这一文化现象,也反映在文人诗歌中,在绚丽多彩的唐代诗歌中,文人咏节气的诗歌,占有一定的地位,但多是咏某一节的诗,值得庆幸的是在敦煌出现了保存完整的《咏二十四节气诗》。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和农历所属的月份,例如立春是正月节,雨水是正月中,惊蛰是二月节……使人进一步了解二十四节气的相关民俗知识,首先使人认识节气与生产民俗交融在一起,遵守节气,不误农时。

二十四节气诗,除了谈农桑遵守节气外,还谈了唐代动植物与节气的关系。惊蛰二月节,“桃花开蜀锦”;清明三月节,“杨柳先飞絮,梧桐续放花”;立夏四月节,“蚯蚓谁叫出,林鸟哺雏声”。芒种五月节,“螳螂应节生”;夏至五月中,“处处闻蝉响”;小暑六月节,“蟋蟀莫相催”显然,二十四节气诗,较系统且生动地勾勒出动植物与节气的关系,不仅农桑与节气结缘,而且动植物生存仍受节气制约。二十四节气诗,内容丰富多彩,且有明显的民俗文化特色,它描写的虽然是敦煌地区农村二十四节气,但具有代表性,与中原地区有一致性,因此它是研究唐代农业民俗的重要文献,弥足珍贵。

(三)农事民俗著作

唐代记载岁时四季民俗的有韩鄂的《岁华纪丽》和《四时纂要》。韩鄂生卒年代不详。其著《岁华纪丽》4卷,分春夏秋冬四大部分,记有岁时节日习俗,但以四季节气象为主。而《四时纂要》5卷书内采录有《保生月录》的某些文字,则此书的写成,当在《保生月录》之后,可能在唐代末年或者更稍晚一些时期。至于该书的取材和内容,《郡斋读书志》曾有扼要的说明:谔(鄂)遍阅农书,取《广雅》、《尔雅》定土产,取月令、家令叙时宜,采氾胜种树之书,撰崔实试谷之法,兼删韦乐月录、《齐民要术》编成。

此书在北宋真宗天禧四年曾由官府与《齐民要术》并刻,以赐劝农使者。南宋淳熙五年(1178),韩彦直摘录卷下始栽条还说:“接树之法,载之《四时纂要》中”。此书在两宋期间还存在,以后不见著录,可能在南宋后即已失传。1960年日本发现了1590年朝鲜出版的由韩鄂著的《四时纂要》重刻本,并由日本山本书店1961年影印出版,共698条,记一年四季农牧、医药、信仰各类,其中占卜、祈祷等占了348条。虽说是辑录之作,但为旧时农家日用所需,保存了不少古代民俗资料。

此外,隋唐五代人所写的农时著作还有好多种,如孙思邈的《孙氏千金月令》、薛登的《四时记》、裴澄的《乘舆月令》、鹿门老人的《经历撮要》、王从德的《农家事略》、慎温其的《耕谱》以及佚名的《王氏四时录》、《蚕经》等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